[女性创业故事]品读一个服装厂长创业故事 从失败到成功

创业之家收录“[女性创业故事]品读一个服装厂长创业故事 从失败到成功”,希望对您有所启迪,生活在当今世界的人们,都希望命运在自己的手里,有人这么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每个人生下来都是一样的,后天去努力,去...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女性创业故事]品读一个服装厂长创业故事 从失败到成功”吧。

生活在当今世界的人们,都希望命运在自己的手里,有人这么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每个人生下来都是一样的,后天去努力,去奋斗才能改变你的一生。下面来我们分享下身边的财经事。

[女性创业故事]品读一个服装厂长创业故事 从失败到成功

“我的人生就像一条抛物线,曾经到达过成功的顶峰,现在却跌到了人生的大约谷……”,眼前的这个男子前额半秃,耷拉着脑袋叹着气,看他的外表,仿佛远远大于其三十四岁的实际年龄。

 

他曾经意气风发,在一个三百多人的企业里担任要职。如今,他只能在铁窗内回忆曾经的辉煌。日前,吴波因涉嫌参与服装厂机械设备盗窃和销赃,被我市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一九七六年十月一日,吴波出生在四川省广安市一个偏远的农村家庭。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十四岁的吴波也有着异于同龄人的成熟,他认为,男子汉更有责任为家庭分担重任。

 

为此,他中止了学业,选择学手艺。“我挺喜欢上学,但是家里的经济条件确实不好,我不好意思再继续学业。”吴波的想法很简单,有了手艺,将来就不怕饿肚子。

 

经熟人介绍,吴波拜隔壁村一裁缝为师。为了尽快学成手艺,他搬到师傅家,和师傅吃住在一起。吴波学艺非常刻苦,经常起早摸黑干活,加上他肯动脑筋,很得师傅欢心。一年后,无论是熨、烫还是裁、剪、缝、补,吴波都得心应手。很快,他顺利出师,独立承接生意。

 

一九九一年,在外务工的大姐过年回家,吴波和她闲聊时得知,广东经济发达,工资待遇也比较丰厚。他也想见识外面的精彩世界,过完年,他就跟着姐姐到了广州,并进了当地一家服装厂上班。

 

这家服装厂有四百多名工人,吴波只是一名普工。他心里明白,家境不好,更应该加倍努力工作,多挣钱。在这样的念头支撑下,他每天除了睡觉和吃饭,剩余的时间几乎全部用在车间里。而且他手艺在身,干活的速度快,做出的产品质量又好,他每月能拿到五六百元,比别人多了一倍。

 

因为表现突出,两年后,十七岁的吴波被破格提任为组长,管理同组的28名工人,工资也涨到了750。他干得更起劲了。

 

吴波的勤奋也逐渐引起工厂老板的注意,一九九五年,十九岁的吴波被提任为车间主任,负责管理厂里160名工人的生产。他没有辜负老板的信任,以身作则,严格管理,工厂的产值又上了一个台阶。

 

吴波年轻,有技术,能吃苦,有干劲,在管理上也有之处。爱才的老板有了将工厂都交由他管理的打算。一九九六年下半年,老板花重资,将吴波送到香港一家,让他接受企业管理方面的培训。

 

半年的培训结束后,吴波回到广州就被任命为厂长,当时他年仅二十一岁,月薪也涨到了五千多元。

 

在厂里,工人尊敬他,老板器重他,收入更是水涨船高,吴波的事业、前途一片大好。可是他却放弃这一切、离开了广州。这又是为何呢?

 

在广州的工厂里打拼了六年,吴波凭借自己的勤奋,终于有所成就。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温州地区的服装业崛起,服装企业的员工薪水很高,一名普通的车工一个月能拿四五千元,福利待遇远远大于广州。吴波厂里的不少工人辞职,去了温州谋生。以前的同事小高极力劝吴波到温州发展。但吴波心想,老板对自己不薄,不能这样忘恩负义离开,就婉拒了对方的提议。

 

一九九八年六月的一天,小高带了个温州的朋友,介绍给吴波认识。这位“温州朋友”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是平阳县一家中外合资服装企业的老板。

 

温州老板开门见山提出,想高薪聘请吴波去他的企业工作。原来,小高就在这家服装企业工作,他向老板说起了吴波的为人和才干,引起了老板的兴趣。老板让小高当说客,想请吴波来温州,谁知道被吴波拒绝。为了表示诚意,老板此番亲自来广州请吴波。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温州老板表现出十足的诚意,先后三次亲自来广州邀请吴波,他提出的薪水是吴波现在的两倍。同年十月,温州老板第四次来广州找吴波。这一次,他开出的条件是:每个月1800底薪,另加每件出厂产品0。5元的提成。

 

粗粗算了一下,吴波再也无法平静了。“按照这样的计算方法,我每个月至少能拿4万元。”吴波终于答应来温工作。两个月后,吴波向广州的老板递交了辞职信,说自己要回四川老家盖房子。老板很爽快答应了。

 

一九九八年 年底,吴波来到平阳。这是一家中小规模的服装企业,全厂六十多名员工。吴波一上任,就被委以副总经理的要职。很快,他发现这个企业的管理非常混乱,工人生产积极性普遍不高。“我刚过去的时候,全厂上下甚至连流水线是什么都没有听说过。”吴波说。

 

吴波立即开展大刀阔斧的改革,并亲自上岗,为厂里培训出了3名组长,大家各司其职,分工明确。仅仅过了1年,企业的经济效益蒸蒸日上,员工也从一年前的六十人发展到三百多人。

 

“那时候,我的月薪至少在4万元以上,多的时候,一个月拿到过7。6万元。”回忆起那段时间,吴波的脸上闪现出几许自豪。也就是在那一年,一个叫阿婷的瑞安女孩子出现了。

温州老板“四顾茅庐”,将吴波从广州请到平阳。吴波在自己熟悉的服装行业如鱼得水。但不久后发生的一件小事,却使他和老板的关系破裂。吴波的人生也开始走下坡路。

 

二○○二年的一天,吴波和老板一起吃饭,喝了不少酒。带着几分醉意的老板在酒桌上对其他朋友说:“我少花几倍的钱请个管理,也能干吴波这么多事情。”

 

吴波是个自尊心较强的人,这句话听在耳里,就像刀刺在心里一样,他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严重伤害了。为了争一口气,他决心辞职。“我当时在气头上,情愿去拿一个月几千元的工资,也不想受这窝囊气。”

 

虽然老板后来多次找他道歉,挽留吴波,但都无济于事。一个月后,吴波辞去副总一职离开。二○○二年底,离职不久的吴波很快找到了新的工作。温州三板桥附近,有一家新开工的服装厂,吴波前去应聘,很顺利地被聘为厂长。由于这家工厂处于创业初期,资金有限,他的月薪只有三千多元。这时的吴波还没有从上次自尊受挫中恢复过来,就这样混着日子挨到了过年。

 

之后,吴波不断换工作,但他失去了往日的激情,再也找不回往日的风光,转眼就到了二○○六年初。此时,吴波已和瑞安女子阿婷开始第二段婚姻生活。一九九四年,十八岁的吴波在广州一服装厂时,认识了同乡姑娘阿静(化名)。

 

阿静是吴波姐姐电子厂的同事,比吴波大四岁,非常欣赏吴波的能力。吴波也是情窦初开,两人坠入爱河,并结了婚,育下一女一子。可是,生活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一帆风顺。很多想法和观念上的不同,导致夫妻俩经常吵架。吴波一个人跑到温州工作后,和妻子之间的关系越发冷淡。二○○四年,吴波和阿静办理了离婚手续,儿子由他抚养。

 

二十八岁的吴波离婚后,感情世界陷入空白。这时,吴波认识阿婷已经两年。阿婷是瑞安人,善解人意,贤惠体贴,平时吴波对她就有好感。不久,两人开始了正式交往,并于二○○五年登记结婚。之后,他和阿婷也育有一子一女,夫妻俩后来还花了一百四十万元在温州市区买了一套房子,小家庭生活得有滋有味。

 

吴波在温州算是安家落户了,生活也挺不错。可他觉得,替别人打工,还不如自己当老板。当老板就那么容易吗?

 

转眼到了二○○六年初,此时的吴波家庭幸福美满,收入稳定,可他的心里又渐渐不满足了。从十五岁到现在,在服装业已经摸爬滚打了整整15年的吴波,觉得自己各方面的条件已经成熟,是自己创业当老板的时候了。“我手头已积累了较多的资金,自己懂企业管理,有较好的客户网络,很多工人愿意跟我,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想是时候自己创业了。”吴波回忆道。

 

二○○六年五月,吴波在瓯海区高翔工业区内承租了一间三千多平方米的厂房,购置生产设备,招聘员工,正式成立了自己独资的温州市金泉服饰有限公司,生产牛仔裤。

 

二○○七年上半年,正当吴波的事业发展态势良好时,金融危机开始显现,企业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少,初次出现了亏损现象。到了这一年的五六月份,企业亏损的缺口越来越大。吴波当机立断,决定减少经营规模,厂房也迁移到了温州市潘桥镇的锦绣路一带。但即便如此,企业的亏损还在继续,一方面接不到订单;另一方面,工人的工资、厂房租金等支出又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到了二○○八年,因厂里经常发不出工资,很多工人相继辞工离开,企业经营雪上加霜。到了年底,吴波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候,又发生了一件意外,并终导致吴波企业的倒闭,而他也因此走向堕落。

 

上次说到,受金融危机等的影响,吴波的公司快撑不下去了。屋漏偏逢连夜雨,二○○八年十二月十二日中午,一伙窃贼“光顾”了吴波的工厂,价值数万元、用于生产的埋夹机和双针机等数台主要设备被盗。

 

没有了机器设备,企业根本无法继续生产和运转。就在吴波一筹莫展之际,有个叫阿兴的人给吴波打来电话,说有人欠了他朋友钱,拿了一台埋夹机来抵债,他朋友想把埋夹机低价卖掉,他向吴波打听有没有人想买。

 

吴波刚好缺这样的机器,也没有细想,就以3500买下那台3万多元的埋夹机。阿婷的父母向亲友们筹借到了20万元现金。吴波又用这笔钱购置了新的机器设备,重新投入生产,艰难地维系着工厂的运转。他还把轿车换成一辆二手七座面包车。

 

二○○九年四月三日,不幸再一次降临到吴波头上——工厂再次遭窃,埋夹机、套结机等重要设备不翼而飞。他感觉自己连末了翻身的资本都没有了。

 

七月底,吴波的工厂宣告倒闭,剩下的机器设备全部变卖。除用来清偿工人的工资外,还欠下了30万元的债务。万念俱灰的吴波开始整天在外面喝酒买醉,经常在瓯海区潘桥镇一些小旅馆内过夜。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3个多月。二○○九年11月九日凌晨二时多,身心俱疲的吴波正躺在潘桥一家小旅馆房间内睡觉。突然,阿兴打来电话,说自己和朋友在永嘉县瓯北镇玩,太晚了打不到出租车,想让吴波开七座面包车去接一下他们。

 

半个小时后,吴波开车到达瓯北约定地点,看见路边除了阿兴外,还有两名陌生的青年男子,其中一人手里提了一个行李包。在车上,大家有说有笑,看不出任何异常。没多久,吴波将阿兴等3人送到瓯海区慈湖路口,3人下车道谢后便离开了。

 

3天后,阿兴找到吴波,说是“酬谢费”。吴波恍然大悟,原来那天晚上他们是去干“见不得人的勾当”。

 

吴波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内心一阵恐慌。一周后的一天夜里,阿兴又给他打来电话,同样叫他开车接送。吴波意识到他们又要去行窃了,就借口说车子几天前进了水,正在厂里维修。之后的几天,他还是那样回复阿兴。阿兴感觉出了异样:“你不要以为这样就没事,我们出事的话你也逃不了!”在电话里,阿兴对吴波说了一通狠话。吴波很害怕,怕阿兴他们会来报复。

 

就在这样一种复杂纠结的心态驱使下,吴波屈服了。11月二十一日夜里,吴波开车去慈湖接了阿兴等4人,随后在阿兴的指引下,开车到了市区锦湖街道某服装厂附近。吴波在车上等,阿兴等人撬开服装厂的铁卷门,盗取了一台价值数千元的电动剪刀。随后,一行人又窜至附近另一家服装厂,撬门入室,盗得埋夹机、套结机等贵重设备各一台,涉案金额5万余元。事后,吴波又开车带他们返回温州,并分得2400。

 

那段时间,吴波经常睡不着觉。为了躲开阿兴等人的“纠缠”,二○○九年12月以来,吴波干脆关掉手机,躲了起来。经过一个冬天的煎熬和休整,吴波痛定思痛,决心重整旗鼓,临近过年还四处奔波打听工作事宜。今年2月十四日,温州新桥一家服装厂聘请吴波当厂长。

 

正当吴波准备重新开始的时候,一个月后,3月十六日下午,市公安局的几名便衣刑警出现在了吴波的办公室里……

 

三十四岁的吴波曾经意气风发,在一个300多人的服装厂担任厂长。然而他之后的经历令人痛惜,创业失败后的他,无力振作,甚至因误交朋友,沦为“阶下囚”。一个曾经有着大好前程的年轻人,就这样毁了。希望吴波将来能走出这段阴霾,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网友“老地方见”:担任厂长,年薪一度大于50万元,这样的成绩,让我们很多替人打工的本地人都自叹不如呀。曾经的青年才俊,若不是命运多舛,这个出身贫苦的年轻人应该还会有更大成就的。

 

网友“墙角的阳光”:“我的人生就像一条抛物线,曾经到达过成功的顶峰,现在却跌到了人生的大约谷……”想必吴波发出的感慨,能表达他的心声。

 

网友“时光线条”:我们办公室的人天天追着看这个故事连载,这股兴奋劲都快赶上看电视连续剧啦。大家都为他感到惋惜。就因为老板酒后失言,他放弃了已有的成绩,离开了工厂,太冲动了。真不该为了所谓的自尊,放弃大好前途呀。

 

网友“熬着吧”:我倒为吴波为了自尊放弃工作的做法表示理解。一个外地人在本地有这么出色的成绩,多不容易呀,他的老板一句话却否定了他的成绩,自尊心稍微强点的人都受不了。不过,我也在想,吴波辞职不干也有一定的性。一帆风顺太久了,他可能把很多事情想得理想化了,所以稍遇挫折,就不计后果冲动行事。

 

记者:在看守所与吴波交谈时,记者问他,回想起自己的抛物线人生,觉得是什么原因促使自己末了走上了这样的道路。吴波坦言,是因为自尊心太强。他说,看着经过自己管理的一个 个工厂效益都见好,自己就有了创业的打算。不过当时他的创业条件尚未成熟。怎料,老板的一句酒后失言,让他有了“名正言顺”离开的理由。吴波还说,当他后来再外出务工时,自己的待遇日渐下降,心里也后悔。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他终为自己的冲动行为付出了惨重代价。

 

网友“没心小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呀,倒是苦了他的两个小孩。网友“小白桦”:我倒觉得,吴波的经历给那些刚刚踏入职场的大学生提了醒: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如何面对挫折,如何重新振作。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很容易因一时冲动而做出将来后悔的事。

 

网友“Seven”:不该意气用事呀。好在吴波有这样的成绩靠的是自己的真本事。如果他能走出这段阴霾,找准自己的位置,东山再起也是有可能的。

 

通过故事的介绍我们知道了,吴波靠自己的真本事。走出这段阴霾,找准自己的位置,东山再起成就他的致富梦想,希望你也能不怕失败,不用意气做事,靠自己的努力,成就创业的人生价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