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头很硬,掌心很暖

陈顺达站在我面前时,过长的头发令他看上去有些疲乏。戴着一副眼镜,有些磕口。背包非常大,显得人极其瘦弱。

这次从哈尔滨千里奔波来北京,为了了却多年的一个心愿。他通过电视台联系到了厂家,为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帮助的周梅安装假肢。周梅9岁时被山体滑坡的巨石砸中,从大腿部截肢。12年中,陈顺达不断给她帮助,教她单腿骑自行车、逼她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如今,周梅已经坐在大学教室里读书,而且还是陈顺达支教群体的志愿者。

陈顺达经常这样的奔波,从黑龙江到贵州、广西,在广袤的国土上自东北到西南画一条长长的斜线。

陈顺达,1984年出生,是一个靠着国家助学贷款读书的贫困大学生,却组织了1000多人的志愿者队伍,为1000多个孩子找到资助者,为西部学校筹集物资100多万。

“我是一个从山里面走出来,不,应该是爬出来的孩子。”2008年1月25日,中央电视台希望工程圆梦行动录制现场,主持人敬一丹问陈顺达为什么坚持做助学、支教这件事时,他这样回答。

“从小我们就穿得很破,记得我闹过一个笑话,学校要开运动会,要求穿运动裤,我回家跟妈妈说了,妈妈不知道运动短裤是什么,但是在电视上看过运动员穿的短裤和小裤衩一样,于是就在家里找了一条裤衩给我,让我穿着去参加运动会,结果可想而知,我被全校人嘲笑得不知道怎么逃跑。”

2003年,陈顺达以优异的成绩取得了西南师范大学援藏班的入学资格,这时父亲突然重病住进了医院。

“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可笑,其实这个援藏班是不收学费的,当时也不知道。即使收费也可以申请贷款啊,唉,山里太闭塞了,当时就觉得穷,哪有钱读书?”

高考结束的那个夏天,他去了贵州黔西县树嘎小学当了一名代课教师。讲好的苞谷或生活费村里常常兑现不了,那也没关系,山里太缺老师了,糊弄饱肚皮给娃娃上课就行了。从黔西北跑到黔东南,他一路走一路教,自嘲说自己像个“云游诗人”。

一年半后的2005年,陈顺达回到了久违的黔西县家中。父亲住院了,妹妹偷偷辍学了,手术费还没有着落。

元旦刚过,陈顺达就开始不停地签字:爸爸的病危通知书,高利贷借条。父亲这次病危,动摇了陈顺达支教的想法。自己作为家里面最能读书的孩子,应该承担起一家人生活的重担。

他照顾爸爸之余捡起书本,偶尔回到原来的高中听课,好赖复习了几个月,陈顺达竟然以555分的好成绩被黑龙江大学录取了。

可是,又为什么要跑那么远去黑龙江读书?陈顺达有自己的私心。填报志愿时,他拿来地图,找到离贵州最远的省份--黑龙江。他要远离常常回忆起的山区孩子们,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梦想而拖累负债累累的家庭。然而,徒劳无功。那些简陋的校舍,那些无瑕的眼神,常常令他感到温馨、感到难过。

“那都是些富有人情味的地方。玉米熟了,老乡们要留给我尝鲜;哪家的猪、牛死了,老乡们第一个想到的是喊我去吃;感冒了,孩子们会弄来草药给我熬。”

陈顺达的高中同学都先于他两年上大学。通过QQ他认识了很多他们所在大学的志愿者,一个关注西部教育的志愿者群体不断壮大。

陈顺达提议,寒假我们去贵州山区,把那里贫穷但成绩优秀的孩子的真实现状带出来,告诉大山外面的人!

2006年1月11日,五个人的志愿者队伍从贵阳出发,奔赴陈顺达的家乡黔西县新仁苗族乡。

他们翻山越岭,按照学校提供的贫困生名单,逐家逐户地调查核实,然后为每个孩子制作小资料--秀梅:12岁,女孩,五年一班,语文79.5分,数学97分,总分第二名。满足现有生活条件,放学后打猪草,做饭吃,家里通电,但不开灯,爬到山坡上看书。

像这样的资料,陈顺达和同学们在一个寒假总共搜集了103个,陈顺达把其中40人的资料带回了黑大,在学校里招募志愿者,为这些优秀贫困孩子寻找结对资助。像这样的调查,陈顺达每年寒暑假都会组织,足迹踏遍除西藏外的西部11个省(区、市)。

近年来,陈顺达和他的志愿团队募集衣物3万件,裤子2.5万条,文具3000多套,为1000多名贫困地区的孩子找到了资助者,而他自己亲自资助过的就有100多人。

“我们多走一里路,就有可能多帮助一个孩子;多活动一天,就可能多让一个孩子的未来充满希望!”要知道,陈顺达自己还是个靠着助学贷款读书的特困生。

他常常每天两顿饭,吃食堂里最便宜的青菜,顺便喝一碗免费汤。他把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来打工赚钱,扫大街、发传单、当家教。每月五六百元的收入有近一半都寄给了他所资助的贫困生。

这个时代,人们不喜欢被拔高的典型。陈顺达自己都说,我没大家想的那么高尚,我仅仅是觉得那些孩子可爱、可怜、可培养,然后就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们,希望他们今后都能有一个出路。

2008年底,陈顺达荣获中国青春梦想奖。他在博客里这样写自己来京领奖:坐在五星酒店的客房里,其实心里面是一阵痛,我想告诉接待老师,要是住在一个稍微差一点的地方,我们这10个人省下来的钱就够修一个操场的了。

陈顺达的青春梦想是,尽快修完研究生的功课,然后去援藏。

握手告别,那是我握过的最瘦小的一双手,骨头很硬,掌心很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