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换的人生

闫妮大学读的是财经学校,毕业后,跟大多数同学一样,找了份跟她专业对口地会计工作。但是,她对乏味的数字一点兴趣都没有,每天浑浑噩噩,看着天空发愣,想辞掉这份工作。妈妈劝她:“一个女孩子家,做一个会计挺不错的,不累不哭。”她淡然一笑,决然辞掉了这份令人羡慕的会计工作。

辞职后,待在家里的闫妮发现自己迷上了表演,常常陶醉于电影里演员的出色表演。她发现模仿表演的时候,自己再也不迷糊。她知道,这是自己真正要走的路。经过刻苦训练,她考上了兰州军区战斗歌舞团,然后到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表演,毕业后分到空政话剧团,成为一名专业演员。天道酬勤。12年后,她凭借在《武林外传》中成功饰演风情万种的佟湘玉而一举成功。

现实中的闫妮和剧中精明算计的佟湘玉相差甚远,和她合作过的一个明星直言不讳:“人家丢三落四,闫妮是丢五落八。”闫妮微笑着说,母亲现在还会给她打电话念叨:“幸好你没干会计,要是让你管钱,人家肯定得把你法办了。”

还有一个女孩,与闫妮的人生一样。

她是柴静,17岁时考上长沙铁道学院会计专业。为什么要学这个专业呢?母亲说祖上开过票号,再说山西人天生会算账。但她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做会计,无法成为那种中规中矩的会计。别的女孩子的课本永远是干净整洁,重要的知识点下永远有用尺子打着的红线,可是她的课本,永远是卷着边的。她是班里最沉默、最灰色、最普通的孩子,不爱张扬,学习成绩在班里从来没有进过前十名。

大学毕业后,柴静的工作单位已经分配好了,一份稳定的会计工作。然而当时的她,并不想选择这条路。平时听话的她不顾母亲的劝阻,听从内心的声音,去了湖南文艺广播电台,做一档名叫《夜色温柔》的晚间谈话节目。“关键不是别人给我做什么,而是我要做什么,然后就寻找一个空间去做。”从她瘦弱的身上,我们能感受到一种拼搏之美。三年后,她北上寻找更大的舞台,到了央视《新闻调查》节目做记者。跋山涉水,她却乐此不疲,辛苦并快乐着。“如果让我做会计,我应该是史上最糟糕的会计之一。”已经成为央视知名记者的柴静给自己这样一个评价。

闫妮,也许不是一名好会计,却成为一名优秀的影视演员;柴静,也许做会计真的会糟糕,却成为一名眼神犀利的新闻女侠。

人生都是在不断变换着的,有许多人终其一生在一条道路上奔走,但他们没有想过,这条路适合不适合他们。而有些人,能够把握自己的优势,让自己走在属于自己的道路上。那么,如何选择自己的路呢?木桶理论说:一只桶能盛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那根木板。没错,但我们毕竟不是死板的木桶,而是变通的有思想的抉择者。陈景润教不好中学数学,却能证明出哥德巴赫猜想;沈从文在西南联大课堂上说得结结巴巴,却写得风生水起,成为文坛大家。对闫妮,会计是短板,表演是长板;对柴静,会计是短板,新闻是长板。

成功者大多都不是“略懂”的平均主义者,而是独树一帜、独当一面的“精深”专家。一个人能登多高、能走多远,最终还是取决于自己最擅长、最精通的专业能力。人生就是这样,总有适合你的一份工作,总有展现你才华的舞台。关键是你要学会变换,敢于变换,才能活出最精彩的自己。

那根弦弹走寒冷,留下暖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