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下钱的猫头鹰

7岁那年,父母离异。

父母都不肯要他,看着母亲牵着姐姐,父亲牵着弟弟离开家门的背影,他没有哭,没有闹,有的只是心寒后的绝望。

爷爷走过来,将他抱起说:“我们回家。”于是,爷爷带着他回到了那个窗户用木条定成十字架的土房子里。

以后的日子,他看见谁都不说话,也不笑,成天僵硬着一张并不难看的脸。爷爷唠叨说这个孩子将来肯定是个哑巴。

有一次,半夜,躺在席子上的他,眼神空洞。爷爷问他,娃子你想什么呢?他不吭声。爷爷再问,他翻身下床,坐在椅子上,表情麻木。爷爷也下床,用手在他眼睛前左右摇晃着。他的眼睛眨了一下“活着没有意思!”爷爷听了心里一惊。

爷爷没有说话,转身出去了。过会儿,爷爷回来了。但是爷爷没有说话,就躺到床上睡了。夜深人静,他站在窗子边,听到窗外有猫头鹰“咕咕”的叫声。生性胆小的他,知道爷爷以前讲过,听到猫头鹰叫了,就是要死人了。他暗想:也许我会死掉的!这样一想,他就着从破窗子里射进来的朦胧月光,摸索着爬上床,在爷爷身边躺下。

迷糊中,爷爷摇醒他说,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院子里樟树上的那只猫头鹰下钱了。他一下子振作起来:“猫头鹰下钱了?我去看看是不是真的。”

他顾不上爷爷的允许,忘记了不能触摸猫头鹰的忌讳,就径直下床。他站在窗户旁,有点害怕,不敢打开屋子的门,出去。从那扇破窗户里,他看见盛满月光的院子,月光皎洁,星星明亮,树影婆婆娑。柔软的夜风一荡一荡的,飘忽又美妙。院子里的樟树上,栖息着两只猫头鹰,它们的眼睛发出闪亮的光芒。他忽发奇想,要是能够去摸一下猫头鹰的头,该多美妙啊。他忘记了一切,开门走了出去。

站在树下,他没有片刻的犹豫,就像猴子一样攀援着上了树枝。枝丫上的鸟巢上,一边站着一只猫头鹰。它们的目光温柔而又明亮。他伸出手,摸了摸其中的一只。它没有啄他,只是用它的喙轻轻地摩擦着他的手指,很温馨很舒服的感觉。夜出奇的安静,心如风的温暖。他就那么和它对视着,没有一点慌张,也没有一点恐惧。过了好久,他用手捧着把猫头鹰放回窝里:“你睡吧!”无意中,他的手触摸到鸟窝里的一张纸币。他拿起来,对着月光一看。哇,是一张2角的纸币!

他揣着钱,急忙跑回家,站在床边,很兴奋地告诉爷爷这件事情。爷爷平淡的哦了一声。他把那张毛票子捏在手里,躺在爷爷身边还一直咕噜:“钱从那里来的呢?”爷爷翻个身说猫头鹰下的呗。那猫头鹰以后还会下不?爷爷说,它心情好了就下,心情不好就不下。他咯咯的笑着说:“原来这样啊。”然后,就捧着那张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后来,他隔三差五的在有月光的夜半,爬到树上去摸钱。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有的时候,他就着实的笑,没有的时候,他也不哭,他觉得等得有希望。到猫头鹰的窝里摸钱的事情一直持续到他小学毕业。

初中毕业后,他出去闯荡。先后下过煤矿,在海上捕过鱼,在炎炎烈日下的工地上做过小工,在车间里当过工人。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他都没有气馁过。他一直坚持学习,休息日上夜大补习班,通过几年的打拼,他的英语过了八级,他拥有了大专文凭,应聘到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

一次,因为他设计的广告图案受到了客户的好评,老板嘉奖了他。加上他平日比较健谈,总有阳光般的微笑挂在脸庞,老板一直很器重他,把一个分公司交给他打理。

10年后,爷爷弥留之际对他说:“你在猫头鹰窝里拿的那些钱,都是我放的,我只是希望通过这样的事情,你能够变得胆子大一些,勇敢一些!”然后爷爷就咽气了。从来没有哭过的他,瞬时泪雨滂沱。

他终于明白:无论到天涯,无论到海角,那些温柔的情愫,一直滋润着他的心灵,并成为他一生难舍的财富。

童年那盛满月光的院子,那订着木条十字架的破窗户,以及猫头鹰窝里的零碎钱,改变了他一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