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你的命运

昨夜,下着大雨,在我即将熟睡之际,被窗外的嘈杂声惊醒。

“跑,你还跑?!”男人声厉声大喝。随即是许多人打一个人的声音,那位被打的是名男人,哪些打人的也全是男人。

“哥,我错了;哥,我错了......”一连串的求饶,但拳脚并没有随着他的哀求而停下。惊心动魄中,我不知道那被打的是个小偷还是人家的仇人,但我仿佛可以看到,他摔倒在泥水中,抱着头,蜷缩着身子,无数只脚朝他身上的各个部位狠劲踹去。

“走,起来。”有人说。随着他们离去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夜又重新恢复了宁静,只听到雨打在万物上所发出的朴拙的声响。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村抓住了一个小偷,吊在大队会议室的大梁上,被扒光了上衣鞭打。门外是黑压压的村民,我钻进入群的缝隙中看到他,他像死了一样垂着脑袋。后来,那个场景,那个被打的小偷,成为我整个童年的噩梦。

大概13岁,搬了家,我们后面那家邻居、男人醉酒后经常打老婆。有一次,也是深夜,我们全家都睡了,又被他们家的哭喊打骂声惊醒。男人从卧室里面反锁了门,对女人进行毒打。他们的四个孩子,拍着门,撕心裂肺地哭喊:“不要打妈妈,爸爸,求求你了,不要打妈妈......”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几分钟,女人打开门跑了出来,就那样光着身子,光着脚,逃出了家。女人跑了,他们家的动静渐渐消停了。然而,我再也睡不着。我惊悚,我颤抖,我流泪,世界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长大后,我家在一个市场上开了一个小店面,卖副食调料。一天下午,一个年轻男人以疯跑的姿态经过我家店面,后面是陆续迫来的另几个男人。那疯跑的是一个小偷。

追他最紧的一个男人,在距他大概半米左右时,抄起手中的啤酒瓶朝他头上砸去。瞬间,随着啤酒瓶爆炸声和周围路人的尖叫声,小偷头脸上血流如注。此情此景,强烈刺激着我们的视觉与听觉。他是小偷,是可恶,但不要这样对待他!

有一次晚饭后,我去操场散步。一处阴影中,一个男人很响亮地扇一个女孩子的耳光,并且大声骂她,女孩吓得动也不敢动。我经过那里,我竟然无能为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的心恨得生疼,但是我发不出声音。我经过他们,并渐渐远离他们,而久久远离不了的是我内心的愧疚。当看到那一幕,我竟然不能张开口,或伸出手援救一下那个女孩,我恨自己可耻的懦弱。

由于家里发生一些变故,我们又一次搬家。前段时间,和我们住一层楼的北边那两口子,半夜打起来。他们对门住的一个女孩子,才20岁左右,在那样危急的时刻,她竟然挺身而出,护住对门被打的女人,并把她拉到自己屋内。那男人下不了手,便破口大骂他老婆。女孩也发起怒来,对他吼:“谁都是娘生的,说归说,你不准骂人!”男人的火气瞬间被压制下去不少,但仍叫嚣着要女人出来,跟他回家。女孩害怕男人再打女人,不开门,不放女人出来,男人就奚落女孩,“你跟她亲,你跟她亲,她是你亲妈?”女孩叫女人嫂子,这会儿毫不示弱,接着男人的话茬大声说:“是,她就是我亲嫂子,就是我亲妈,我就是不准你欺负她!”这一下,男人的气焰几乎完全被压制下去了,悻悻地说:“你开门,叫她跟我回家,我不打她。”女孩说:“好,她可以跟你回家,但我不准你再欺负她,我就在这儿听着。”开了门,女人怯怯地跟男人回去,女孩果真在窗前静静站了好大一会儿,确定女人安全后,才回自己家。

在我30年的人生中,在我认识的人中,没有一人像这个女孩子一样令我敬佩、令我无地自容--她用她的行动告知天下男人:“我不准你们欺负女人!”

曾经看过这样一段话:“在一个社会里,没有人的命运是单独的,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你的命运。”是的,我们该惊醒了,不要等到暴行施加到你头上的时候,才体会到那是自己种下的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