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早有预谋

人生不可能是一条笔直大道,很多时候它好像一条胡同,从这头到那头许多路过许多岔路口。走着走着抬起头,眼前就是一座墙或者人家院子,根本就不用设什么八卦阵,自己就可以将自己绕晕。

毕业的5年后,全部昔日的大学同学都已换了工作地点,甚至是换了行业。我们常常为那些大学所浪费的时光感叹不已,所学几乎跟现实是脱节的,我们不得不为了生存一切重新开始。

其实大多数人在走出大学校门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会干什么、能干什么,所以本着广撒同的原则到处应聘。我一个好朋友的父亲把我介绍到一家IT公司,那会儿,我根本不懂什么叫IT,迷迷瞪瞪就去报到了。后来才知道,那公司就是一个卖电脑的,前台桌子底下还堆放着一堆盗版软件。

公司的经理是一位下海的大学老师,为了在授课和生意之余还能腾出空来追求文化修养,他每天交给我的工作任务就是铰报纸。于是,我每天自掏腰包,买来一大堆杂七杂八的报纸,在公司找个角落一坐,手里举着一把剪子,从早晨剪到天黑。几周下来,剪报贴了好几本,可那位经理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后来,我被这种无用功折磨得百无聊赖,毅然辞了职,走的时候把那几本剪报都扛走了,因为都是按照我个人的喜好剪的。

虽然第一份自谋生路的工作泡了汤,可剪了半个月的报纸,却让我对整个新闻行业有了初步的了解,尤其是副刊。

不久后的一天,一个北京的朋友说有个饭局,让我去凑个数。进了包间,大家谁也不认识谁,自顾自地说着话。我赶紧找了个蹭饭的好位置坐下了。席间,我没话找话地跟旁边的人瞎聊,絮絮叨叨瞎掰了好几个小时。

晚上散伙回到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对方居然是那个坐在我旁边的八。他自我介绍说是出版社的,希望我把饭局上聊的选题写成一本小说。当时我喝得有点大,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吃饭的时候白话了些什么。我稀里糊涂想蒙混过关,但若干月后,那个人又打电话过来,追问我书写得怎么样。我听得心惊肉跳,因为我还一个字也没开始写但对方郑重其事地告诉我,他会马上报选题、批书号。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说“快写完了。”随后,我用27天的时间写出了第一本长篇小说,并且获得了读者的认同。

这是一个瞎猫碰到死耗子的开始,却开启了我跟出版的渊源。人生就是在胡同里穿梭的过程,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个路口会撞上什么。但人生的起点很多时候是早有预谋的,当我们在不停地寻找一个新的开始的时候,其实它早已经把虚掩的一扇门推开了一条小缝,等待着你注意到那丝透进来的阳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