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德国考公务员

你要记住:这种考试就像剥洋葱,一层层的考验很多。如果稍不留神,就可能在哪一层让你流泪。

“公务员热”近年来在国内持续升温,许多高校毕业生在就业时纷纷将公务员视为首选,一时出现了千军万马争挤独木桥的火爆场面。而在德国,因受经济危机影响,一些年轻人也重新把目光转向公务员。据德国人力资源营销机构的调查显示,目前德国大学生毕业后想当国家公务员的近20%,仅次于进入汽车制造业。来自中国沈阳的女孩李丹,2010年10月的时候,就曾在柏林参加了一次德国公务员考试。前不久,回国探亲的她,向笔者讲述了这段让人回味无穷的经历......

一波三折

2007年8月,我在国内念完大学本科之后,远涉重洋投奔在德国生活的父母,同时开始了在法兰克福大学读MBA的留学生涯。

2009年圣诞节前夕,我偶然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消息,那上面说德国联邦政府公开招聘政府公务员,并在招聘的人选中进行筛选考试。我不由眼前一亮:出国前在大学读书时,导师曾经多次提到,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从政都是年轻人就业的一个主流职业选择。他曾经对我说:“要真正了解社会,就必须到政府里面去。判断一所学校的实力,就要看这所学校的教授和学者对政策的影响程度。”

来到德国之后,我发现德国社会也有主流意识的说法--从商或从政。只不过在一些欧美国家,从商从政并不那么泾渭分明,在德国也有很多著名的政治家同时也是成功的商人。我想如果参加这次公务员考试,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份宝贵的人生经历。

按照报纸上刊登的邮箱,我发出了自己的报名申请函。没想到三个工作日之后,我却收到了招考委员会的拒绝回复,上面清晰地写着:“德国联邦政府公务员考试的资格要求之一,就是参与者需拥有德国国籍。而李丹小姐,您现在的身份只是一名留学生,显然在这方面存在问题。”

面对拒绝,让人扼腕叹息。导师康拉德教授在知道我被拒绝后,想了很久说:“在理论上,德国是不允许非德国国籍的外国人报考的。虽然你不是出生在德国,但父母已经获得永久居住权,你拿到德国国籍只是时间问题。当然,要想得到招考委员会的认可,必须有学校的推荐信,证明你很优秀,能够胜任一些普通人无法胜任的工作。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建议学校推荐你参加,但是你要考虑清楚,你最后胜出的可能很小。”这一番话让我重新找到了希望。

2010年1月12日,康拉德教授带着我来到法兰克福大学的就业部。在与就业部工作人员的交谈中,他们详细地了解了我的经历。当听说我曾经以实习生的身份在黑森州州政府工作过,他们要求我拿出证明。看到有希望被推荐,我马上拨通了以前工作过的黑森州财政部的电话,得到对方的认可后,学校就业部很快为我向组委会发送了推荐信。

接下去的等待,让人感到心焦。推荐信发出快两个星期了,我仍然没有接到来自组委会报名处的通知,我有些绝望了。1月26日这天,康拉德教授来到了我的公寓,微笑着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封快递,“学校替你发出的申请,组委会已经通过了!”

“真的?”我抢过来信,飞快地浏览了一遍上面的内容,顿时兴奋地跳了起来。

“陷阱”多多

我曾经研究过德国联邦政府公务员的起步工资,月薪约1500欧元左右,这与BMW、西门子等那些著名的大公司相比,实在是没有什么诱惑力。但是在德国政府工作,工资虽然不算很高,但无需缴纳社会保险和养老保险,圣诞节前还能拿到第13个月工资。这里能第一时间接触到政府决策,也能因此和社会各界人士展开交往,培养自己的人脉。同时,德国政府的管理经验也非常值得学习。

德国联邦政府公务员面试时间,是每年的4月。去柏林之前,大学就业部特意安排了主任助理汉斯对我进行面试前的陪训。除此之外,他还找来了以往德国公务员考试样题。由于这样的试题是保密的,我所做的试卷只是冰山一角。

这套试卷分为4个部分,每个部分45分钟。因为题目分数不同,而我又是按照前后顺序来完成,所以在这里吃了个小亏。汉斯惋惜地说:“这套试卷本身就是一个陷阱,考验人的反应能力。每个部分只允许用45分钟时间去做,如果你没有把握完全做完的话,那么就要先从高分题做起,这样你的分数就会得到提升。”出题人这么“狡猾”?我表示了自己的不满。汉斯笑笑说:“你去面试的时候,这样的陷阱更多,你可要当心哦!”

有了这次培训,我心里踏实了许多。来到柏林的第二天,我早早地赶到了考试地点--帝国大厦。

从进大门开始,要经过两次安检才能进入到考场。我所在的6号考场让我心里轻松了一下,6在中国的意思是“顺”,代表大吉大利。考场前台的大屏上放着一张投影仪投射出来的图片。“总理府,是总理府!”我兴奋地说道。“小姐,你错了!”我身边一个德国小伙子低声对我说,“这个洋葱头建筑是国会大厦,不是总理府。去年我就在这上面吃了亏。”

经过攀谈,我才知道,原来包括德国人在内,很多人都容易将国会大厦与总理府混淆。联邦政府用这两个建筑做了小小的“陷阱”来考问,如果回答错误,印象分就会打不少的折扣,因为考生连德国的政治中心都认错,可见平时对国家的关心程度不够。我头上不由冒出了冷汗,没想到这陷阱还真是设置得巧妙啊!那个德国小伙子告诉我,他是第二次参加联邦政府的公务员考试了,他说:“小姐,你要当心些!面试和笔试虽然看上去简单,实际上却是一环套着一环,必须时刻让自己的思路保持清晰。”

我正暗自庆幸,这时台上有工作人员开始叫号面试。那个德国小伙子握了握我的手说:“你要记住:这种考试就像剥洋葱,一层层的考验很多。如果稍不留神,就可能在哪一层让你流泪。小姐,祝你好运!”我感激地冲他点了点头。

面试提问的都是一些常识性的问题,也会问一些你对你居住的当地州政府的看法。有了先前的提醒,我谨慎起来,每个问题都认真思考后才做出回答。

笔试和我先前接受的培训差不多。刚拿到试卷,我就找各部分的高分题先完成。考试的最后有一些心智测试题,无所谓正确答案,主要是考察这个人是什么样的性格。

考试整整进行了两个小时。从考场出来,我头晕眼花,眼前到处飞舞着A、B、C、D。周围的考生长吁短叹,恨自己做题速度太慢。我心里暗暗高兴,看来,面试前陷阱里的失分,会在笔试上补回来。

我却自豪

2010年4月初,我收到了接受组委会面试的通知。康拉德教授和汉斯先生都很高兴,学校还为我组织了一场小型的派对。

在面试中通过的考生,4月下旬要到柏林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培训。这些人在德国被称为“入选者”。能走到入选者这个程序,在当地人看来就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了。

不过,汉斯的话却引起了我的深思。他说,入选者培训结束后,联邦政府会颁发毕业证书,这就意味着你得到了政府的认可。但是,想要得到公务员的工作,还要参加一个联邦各部门联合举行的“招聘会”,有部门接收,你才算彻底通过了考验。但奇怪的是,很多培训期间成绩优秀的入选者却在招聘会递简历时被淘汰,不知道那些部门是凭什么作为依据而拒绝这些优秀人员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