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亿美元买来教训:不做“流氓”照样成功

他被人称之为互联网的“战争之王”,因为他与百度抢地盘,甚至法庭上相见,与阿里巴巴总裁马云互掐过,还抢过网易的生意,甚至和管网站注册报备的CNNIC也差点“擦火”。而现在,他则搅乱了互联网安全的平静,让同行寝食难安。

虽然他不是中国互联网最成功的企业家,但他却是最能折腾的一个。他就是湖北小个子男人周鸿祎,虽然貌不惊人,但口才超好。

抢订了婚的女孩做老婆

“我有过十亿美元的教训!”这是周鸿祎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或许他是想以此来不断提醒自己,十亿美元的教训一个足矣!

百度现在已经垄断了国内70%以上的搜索市场,而当年周鸿祎的3721和百度市场份额差不多,而且在市场渠道建设上还领先于对手。而最后,百度成就了今天的伟业,“你想想百度现在的市值,而3721已经消失了,这就是10亿美元的教训。”周鸿祎平静地解释道。

周鸿祎涉足IT业,还要从一个寒假说起。那年他在西安交大管理学院系统工程系读硕士研究生三年级,这个寒假他没有回家过年,因为创立的两个公司都失败了,他想在寒假期间留下来整理一下纷乱的思绪。躺在宿舍的床上他久久难以入眠,仅有的一点积蓄也给折腾个精光,下一步该怎么办呢?而且马上就要毕业了,到底是留在稳定的事业单位还是到南方淘金呢?

这时,一个在方正工作的师兄得知他的困境后,劝他:“到方正来吧,好歹这里是软件行业的老大。”周鸿祎点了点头,他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最起码可以让自己见识一下世面,不能太土老帽了。毕业后,周鸿祎就直奔中关村,来到了方正,从一个最普通的程序员做起。

刚进方正没多久,周鸿祎就闻名全公司。

那时候,电脑配置是根据员工的级别来的,普通程序员电脑配置2M内存,部门经理的电脑是4M内存。周鸿祎觉得2M内存不够用,就自己花6000块人民币买了一台电脑,扛着去上班。这一下在全公司引起了轰动,很多人在下班时,早早地守在电梯口一睹这位“牛人”风采。很多人都说他拉风,而他则反问道:“我自己花钱配电脑为工作,有什么不好?”

而事实证明,周鸿祎确实是一个干活的好手,一路从程序员到项目主管、部门经理、事业部总经理,最后做到方正研发中心副主任。他自称“我是方正最好的程序员”,还不带“之一”。

在方正,周鸿祎除了在工作上做到最好,还把一个快出嫁的女孩胡欢抢来做老婆,他说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收获。

周鸿祎和胡欢都是方正的员工,但两人却是在水清木华的BBS上开始联系的。周鸿祎早从看到胡欢的第一眼起,心里就开始小鹿乱撞,但一直不敢表白,一是因为胡欢已经名花有主,而且即将结婚;二是因为胡欢不仅人长的漂亮,而且为人大方,处事得体,家庭背景也很不错,是当时的方正之花,而周鸿祎只是外地来的一个小程序员。

单相思了很长时间,在得知胡欢将在十几天后成为别人的新娘时,周鸿祎一下子来了勇气,他当即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主动追求再说。

当天晚上,周鸿祎凭借娴熟的计算机技术,找到了胡欢在网上聊天时的地址,两个人聊了起来。聊着聊着,周鸿祎得知胡欢竟然对自己的婚事充满了犹豫,他一下子觉得机会来了。

周鸿祎一鼓作气,请胡欢看电影、喝咖啡,表露心迹......最终,胡欢取消了婚礼,并在11个月之后嫁给了周鸿祎。

梦醒“豪门”

在方正,周鸿祎接触了互联网,还组织开发了中国第一款拥有自主版权的免费互联网软件--飞扬电子邮件系统。周鸿祎觉得自己找到了创业的方向--做中文网址,就是在浏览器上直接输入中文就能链接到想要的网址。

就在他犹豫不决,难以割舍掉在方正的高薪时,胡欢说:“你去做吧,我打工挣钱供你吃饭。”有了这句话,周鸿祎毫不犹豫地辞了职,开始创业。

1998年10月,周鸿祎成立了国风因特软件有限公司,网站名叫3721--不管3721,你都能找到想要的。因为资金有限,周鸿祎将公司设在北京南城租来的家中。周鸿祎的家是两居室,从卧室到客厅到处放满了机器。周鸿祎和共同创业的几个伙伴一起窝在家里,白天马不停蹄地编写程序,晚上把机器拆散挪出空来睡觉。在这个破旧的民宅里,这群年轻人不分白天黑夜地在主机裸露的电脑前挥汗如雨,已成为一道标志性的风景。

而胡欢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创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周鸿祎因为挣不到钱,全靠夫人打工养着。而胡欢的理由是:“我们这辈子不会挣不到钱,最不济,可以去打工。”

当时的互联网还没有大规模普及,中文网址好多人都在做,周鸿祎选择了自建渠道加小区域独家代理的策略。他亲自杀到一线去招募代理商,把重点放在中国最发达的区域:长三角、珠三角以及福建、广东潮汕等地区,这是中小企业聚集最密集的地区。经常一天跑三四个地方,比如,一早从北京出发,中午飞到福州,忙完后下午赶到石狮,晚上和代理商谈完事情后,第二天一早坐车到厦门,基本上是连轴转。周鸿祎靠着超于常人的酒量以及口才,让那些代理商纷纷签约。

就在一切越来越好时,两个最厉害的竞争对手半路杀了出来,一个是CNNIC,一个是百度。CNNIC全称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也开始推广中文域名,因为起步晚,与3721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于是想收编3721。

周鸿祎也有投靠之心,但看到对方条件开出来之后,他傻眼了:技术、注册系统、源代码交出,营运费由自己出,得到的只是5年的特许经营权,还要分回去很大一部分,貌似成了CNNIC的总代理。这不是周鸿祎所能容忍的,他开始叫板CNNIC主任毛伟。官司打到了信息产业部,最终不了了之。2002年,3721的销售额达到2亿元,毛利有6000万元,一时风光无限。

而此时,百度也开始发力。这一次两家争夺的是浏览器的插件。

几年前在IE浏览器一统天下的日子里,上网时总会遇到奇奇怪怪的提示要装某个搜索插件,安装后浏览器就彻底被绑架了。有时甚至莫名其妙地就被安装了,删不掉也清不了。而占据这个客户端,就意味着流量、客户和收入。这种插件,后来被称为“流氓软件”,周鸿祎也因第一个做而被称为“流氓软件之父”。时至今日,周鸿祎坦承:“这是3721的一大污点,我认账,我当时只沉醉于争斗,而忽略了用户。”

周鸿祎和很多共享软件商合作,让用户在安装时被迫装了插件,而百度也开始效仿,最后演变到两家公司产品相互卸载的程度。最后,百度和3721对簿公堂,甚至官司打完出了法院,两家公司CEO还差点发生武斗。

就在百度和3721激战正酣的时候,另一个搜索巨人Google开始敲打中国的大门。一时,周鸿祎感觉形势危急,他没有了信心。就在此时,世界互联网巨头雅虎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雅虎想通过并购百度或3721,以和Google全面拼争。以当时的眼光看,3721很不错:拥有45万个中小企业客户,这可是在互联网商业里最有价值的资源。3721要价1.2亿美元,比百度低3000万,还不谋求单独上市。雅虎选择了3721,周鸿祎希望“用雅虎的资金、品牌和技术,再加上我的渠道、客户端和运作能力。我们不仅能灭了百度,把Google都能给灭了,所以就加入了豪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