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广军:做好人的感觉真好

强烈的对比:好人和坏人的区别

1977年7月,赵广军出生在广州市西关杨巷一个普通工人家庭里。1993年,赵广军考入广州市一所中专学校,很快迷上了电子游戏。赵广军是一个憨厚老实的男孩,在他居住的那条街道,有几个爱寻衅滋事的地痞流氓,经常逮住玩电子游戏的赵广军,殴打他,并勒索他的钱财。

被逼急了,赵广军想出了一条自认为最好的办法:找个江湖上的人做靠山。于是,他认了程哥做老大。后来,程哥带人揍了一顿那几个地痞流氓。从那以后,赵广军开始极度崇拜程哥,每天放学后都跟在他背后,成了一个“古惑仔”。程哥为了争地盘,经常和别人打架。赵广军第一次参与打群架后,全身足足颤栗了三天。

中专毕业后,赵广军被分到一家船舶修造厂上班。父母见儿子每天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多次苦劝,要他好好地工作。可赵广军一听到父母的话就烦躁,经常夜不归宿。

不久,程哥出事了。程哥带人打群架时把对方的一个人砍残废了,吓得逃走了。后来,赵广军打听到逃到外地的程哥遇车祸身亡。出于情义,他精心为程哥布置了灵堂,但没有一个人来参加追悼会,就连程哥的父母也不肯来。赵广军感到既难过又迷惑。几天后,赵广军的一位远房表叔过世了。由于远房表叔生前热心助人,有上千人参加追悼会。强烈的对比给了赵广军极大的震撼。他带着疑惑问父亲,父亲说:“这就是好人和坏人的区别。”

过了很长时间,赵广军才领悟:在这个世上,只有做好人才不会被人抛弃。

1997年,广州团市委向社会大规模招募志愿者,19岁的赵广军去报了名。他还是一副不良少年的打扮,但工作人员并没有把他拒之门外,而是宽容地接受了他。

成为志愿者后,赵广军在周围邻居面前总是一副认错学好的样子,说的都是入情入理的话。忽然像变了个人,人们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了,还是一见到他就躲得远远的。看到大家不信任的眼光,赵广军有时特想哭,但他硬是把眼泪收了回去,一下班就和别的志愿者一起去帮助别人。

做了一段时间的志愿者工作,赵广军发现自己每天穿的奇装异服也是一个“优势”,因为那些边缘少年一看到他,就以为他也是一个混混,很快就跟他熟悉了。于是,赵广军主动请缨,要去帮助游走在社会边缘的“后进孩子”。

一天晚上,赵广军接到一个电话,通过交谈,得知一位患了肝癌将不久于人世的单亲母亲,想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后进儿子”走回正道。赵广军马上赶过去找到了那个男孩,假扮自己是黑社会老大,要他跟着自己“混”。这个叫小明的男孩子正在读高一,他原本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可自从父母离婚后,他便无心念书,特别是知道妈妈患了绝症后,他经常旷课,和校外一些小混混呆在一起,幻想在“江湖”中挣到大钱为妈妈治病。赵广军震惊了,这是一个本质并不坏的孩子,如果不把他引到正道上来,他就会在人生的路上越滑越远。

经过深思熟虑,赵广军亮出了自己是志愿者的身份,以亲身经历唤醒了小明。小明立即赶回家跪在妈妈的病床前忏悔,妈妈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不久,这位母亲离开了人世。小明继续回到学校读书,通过努力,他的成绩很快在班上排在了前10名。赵广军去给小明送生活费时,听到这个消息开心地说:“小明,只要你肯读书,再苦再难我也要供你上大学。”小明扑到赵广军怀里大哭:“军哥,你是个好人,是你救了我!这一辈子你就是我的亲哥哥,今后我一定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赵广军也泪如雨下。这是他第一次单独帮助别人,他发现,这样关爱着一个人时,自己的心中竟是如此的快乐和温暖,特别是当小明说他是个好人时,他仿佛有了脱胎换骨的感觉。

更让赵广军开心的是,周围的邻居见他真的学好了,不再回避他,主动和他打招呼、聊天,有的还和他成了朋友。

以心灵撼心灵,用真情换真情

那以后,赵广军利用自己过去在江湖上“漂”的经历教育一些边缘少年,并把他们拉回到正道上。在救助的过程中,他领悟到,正确与错误只有一步之遥。很多边缘少年如果不正确引导,就会自暴自弃,在歧途上越走越远。

为了方便做志愿者工作,1999年10月,赵广军辞去了船舶修造厂的工作,到市内一家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做了一名物管员。换了工作后,赵广军对志愿者的工作更加投入了。一次,为了救助东莞市一个打工妹,赵广军接到求救电话后立刻飞奔过去,自己的钱包却在路上被偷走了。等做通了这个打工妹的思想工作,已是夜里11点了。那个深夜,身无分文的赵广军沿着公路往回赶,累了就停一停,然后再接着走。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走回到广州,一双皮鞋被磨得底都要掉了。

后来,因为求助的对象太多,赵广军开通了“生命热线”。当志愿者以来,赵广军没给过家里的亲人1分钱,每月的工资都花在了被救助者身上。

赵广军花的最大的一笔钱,是救助韶关的一个女孩。2003年10月,广东省韶关市一个名叫黄娟的15岁女孩被邻居一男子强暴,后又被他囚禁、蹂躏长达3年之久。为达到长期控制并霸占黄娟的目的,丧心病狂的男子竟用缝衣针蘸着墨水把自己的姓名刺在了女孩的双乳之间......黄娟被解救后,男子虽然得到了法律的严惩,但刻在黄娟身上的“耻辱”却难以去除,这使她走上了自暴自弃的路。赵广军知道后,想方设法联系上了黄娟。

当黄娟得知素昧平生的赵广军要资助她清除身上的文身时,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从有了那段惨痛经历,黄娟对男人都怀有很大的戒心,她在电话里坚持要赵广军说出他这么做的目的。赵广军只是把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以心灵撼心灵,用真情换真情,最终,黄娟被赵广军的诚意和爱心所感动,当初的怀疑也转变成了深深的感激。

赵广军决定带黄娟到广州中医院做文身清除手术。他回家向妈妈借8000元钱。妈妈心里明白,用这笔钱的人一般来说肯定还不起,但她什么都没说就把钱凑给了儿子。笔者采访时,这位老人说:“很多人都跟我说这是个无底洞。但既然儿子选好了路,我们就要尽力帮他。”

2003年11月16日上午,早就等候在广州火车站出站口的赵广军接到了黄娟和她的妈妈。尽管他们已在电话中有过多次的联系,可真的面对面了,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赵广军只是充满怜爱地拍了拍黄娟的手。黄娟紧紧拉住赵广军的手喊了一声“哥哥”后,眼泪就如断线的珠子般滚落下来,哽咽着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手术定在11月19日进行。于是,11月18日那天,赵广军带着黄娟去了深圳市大梅沙海滩。他希望黄娟看到大海后,心情能变得像大海一样宽广,也希望她能从此走向新的生活,人生的道路上春暖花开,不再有忧伤。两人赤着脚在海边一起追波逐浪,堆沙戏水,像一对亲兄妹。此情此景,让黄娟的妈妈感慨不已,泪水盈眶。

11月19日上午,赵广军在办好一切就医手续并交清了第一次手术需要的6900元治疗费后,带着黄娟来到了广州中医院皮肤激光中心。进手术室前,黄娟脸色苍白,十分紧张,赵广军握着她的手,不停地鼓励她,并说他会一直在门外守候着,等她走出手术室。

中午12点刚过,做完手术的黄娟不顾医生的反对,坚持下床走出了手术室。见到脸颊上还挂着泪珠的黄娟,赵广军赶紧迎上去搀扶住了她。“哥哥,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就让我一辈子都做你的妹妹吧!”黄娟动情地说。听说黄娟的手术非常成功,赵广军也激动得眼含泪花,认真地对黄娟点了点头......

爱人者,人爱之

从“古惑仔”到好人“老大”,成长的代价也如影相随。赵广军得到了许多,也失去了许多。

赵广军和女友是一起做志愿者时认识的。她很爱他,但他一直很犹豫。他对她说:“我是最穷的广州仔,我怕你跟着我受苦。”女友说:“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绝不会抱怨!”但女友的父母坚决反对他们的恋情。他们对赵广军说:“社会上这种事太多了,你帮得过来吗?况且你家并不宽裕,女儿跟着你,我们不放心。”女友对他说:“你放心,我自己的事自己能做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