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做一名默默无闻的酸学究和清贫自乐的教书匠

玩,顾名之玩耍也,又有使用(不正当手段)之意。

本人天性不会玩,也不善玩。无论玩耍,还是玩弄其手段或心计均无此天智和特长。记得小时候,别的孩子玩游戏、拍纸宝、捉迷藏等,自己却不乐意积极参与,常常只是伫立一旁看热闹而已。上学后,学校操场上除了上体育课外,很难寻到我的身影。我一直体育活动不太感兴趣,至今还不会玩各种球类,也许自己生来就不喜欢体育运动。现在追想起来,还常常为之抱憾。走上社会参加工作后,业余时间唯有玩文字嚼书本之嗜好,虽然偶尔玩一次麻将、扑克,但那也是缺人玩不起时凑一手而已,并非感兴趣。有时,看到别人不分昼夜,玩得昏天黑地,不但不羡慕,反而深感厌恶。本人更无斗心计、耍手段之先天素质。一生在玩的领域里,无能涉足。也许宿命决定了我这辈子,只能看别人在玩,而自己却无能玩,不会玩。

目观现时,满世界都在玩。玩赌、玩假、玩游戏、玩权术、玩政治、玩阴谋、玩女人,甚至玩“生命”。现在一些在政界、商界获得成功者可以说皆属大玩家。玩,当今已成为一个很时尚的字眼,是一门充满奥妙的新学问,令多少人为之苦思深究,也令多少人为之痴迷追求。此乃轻薄世风所致也。

我素来不屑于玩,一生夙愿认认真真地想做一些无愧于人生、无愧于良心的事情;踏踏实实地想干有利于社会、有益于他人的事业。因之,一生选择了育人的事业。然而,偏偏在世人眼中,自己反而成了一个不谙世事、不识时务、不随潮流、愚顽不化的老“顽童”了。

现在,有时遽然羡慕起那些具有高明而精湛的玩术者。特别是那些擅长于玩权术、玩政治、玩心计者。每当,自己看到一个个玩权术和玩政治者,青云直上,飞黄腾达,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时候,自惭形秽,深感枉此一生。每当看到一个个玩心计,玩阴谋者,如愿以偿后,那种获益菲薄,得意忘形,幸灾乐祸,自命不凡的狂态,虽内心生厌,但还是自愧不已。自幼在家人和世人心目中,我就是一个缺心眼、太实诚的“榆木疙瘩”。妻子也常抱怨我:“别人长十个心眼,你却连一个也没有”。过去,我还自慰,实实在在做人是一种高尚美德,现在愈感,那只是痴人之愚见。后来,有时常自怨,老天爷怎么就不给自己多长一个心眼呢?

鉴于自己不善玩,我就显得较有点自知自明了。一贯能正确认识自己,经常能经常能称量自己,时刻将自己放在一个适当的砝码和位置上。因此,一生远离宦海,不涉足仕途;不投入商海,不拼杀商场;只选择遨游学海,苦攀书山,教书育人,甘做一名默默无闻的酸学究和清贫自乐的教书匠。

有时,一些朋友和同事对我惋叹到:“凭你的能力和自身素质,应该在仕途上有所追求”。但我对此笑之以答:“实属过奖”。倘若,我真的有做官的才能,但也不具备做官的素质。那就是无心计、不善玩、心不毒、手不辣。

嗟呼!善玩者,,官运亨通,财源滚滚;不善玩者,荆棘丛生,贫困潦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