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想不到的职场的小文章:开除厂长

刘平从西南冶金学院毕业后,自愿到源泉冶炼厂工作。进厂五年来工作很出色,年年都是厂里的先进。

1996年,厂长调县上工作,副职的罗化仁掌了实权。没到两年,厂里的经济就开始走下坡路。一些干部和工人在私下里议论:“他罗化仁尽干见不得人的事,自家的楼房盖起来了,公家的钱全搂到他腰包去了。”刘平听了半信半疑,就暗中观察,发现罗化仁成天吃喝玩乐,带女人游山玩水,花公家的钱大手大脚从不顾忌。刘平是个直性子脾气,就直截了当地向罗化仁提了意见。谁知罗化仁没听几句就发了火:“嘿,你这小干部还管起厂长?你比领导还高明呀?”

不久,厂里试行聘用制,没想到刘平和一些平时爱对厂领导提意见、提建议的人却落了聘。之后厂里搞减员增效,凡是落聘的都给下了岗。

下岗之后,刘平与其他下岗工人一样,只得在社会上打些零工,虽有过彷徨和失落感,但对工厂总有一丝难舍之情。他们时时关心着厂里的生产经营,盼望早日兴旺起来,等着有那么一天厂里发通知,让他们再上岗。

盼啊,等啊,但工厂的经营始终不见好转,时不时的又有一些工人下岗。

刘平有时路过厂门口,总要深情地向厂里望几眼,遇到厂里的工友,总要热情地互致问候。有时情不自禁地走进厂里,就像回到久别的家。有一次遇到罗化仁,刘平亲热地招呼他,只见他眼一瞄,头一昂,鼻子一哼。第二天刘平又经过厂门口时,就见贴了一张告示:工厂重地,非本厂上岗工人不得入内。

刘平心里一凉,像是一瓢冷水泼在头上。回家不久,来了几个下岗的工友,说起厂门口的告示,大家都很寒心。刘平劝慰大家:“国家鼓励下岗职工再就业,我们找一个项目吧。”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除了冶炼,我们能干啥呢?”刘平说了自己的打算:“我反复考虑了,我们来个投资入股,吸收我们厂的下岗职工,新办一个冶炼厂。”

“对呀!我们一定要干出个样子让罗化仁看看,离了他我们过得更好。”

大伙推举刘平领头,众人七拼八凑地拿出了存款,还去银行贷了款,并与当地政府联系,得到了支持,引来了资金,不到三个月,新星厂就建立起来了。

由于他们建立了严密的管理制度,瞄准市场及时调整生产经营策略,生产适销对路的优质产品,经济效益出人预料的好。而罗化仁领导的源泉厂不仅品种单一,而且产品质量低,没有销路,生产越多,亏损越严重。对此罗化仁不是从加强管理、调整产品结构、提高质量等多方面下功夫,而是一味的让工人下岗,企图单凭减员来增效,结果是走进了死胡同。

厂里工人领不到工资对他不满,银行追收贷款将他诉上了法庭。眼看撑不下去了,罗化仁变换了一个花招,找到主管部门,说是为了推进源泉厂的改革,也为下岗职工谋出路,请求政府出面将源泉厂与新星厂合并。主管部门召集两厂协商,刘平说:“按现时企业改革的说法,不是合并而是兼并。我在源泉厂工作了多年,很有感情,如果由我们新星厂兼并,正好优势互补。”

罗化仁却不赞成,他说:“新星厂是个小厂,不管咋说也该源泉厂兼并新星厂,况且新星厂的干部和工人都是我们源泉厂的下岗职工。我决定让他们回厂上岗,新星厂撤销后资产和人员回归源泉厂;至于刘平的职务嘛,就担任源泉厂的副厂长吧。”

新星厂的另一名干部当即反对:“像你罗厂长那样领导,要不了两年,新星厂的这点家当就会全部败光,到时又高唱你的减员增效,岂不又要我们下岗?”

由于双方的意见分歧太大,加上新星厂的干部、工人齐声反对,两个厂的协商没有结果。

不久,源泉厂惹起经济官司,厂里仅有的一点资金被冻结,没有流动资金再生产,只得停产。后经清算,已是严重的资不抵债,法院审理后宣告破产还债。

消息传来,新星厂的许多工人哭了。他们眼泪汪汪地望着刘平说:“源泉厂是我们亲手建立起来的呀,这么便宜就拍卖,落入别人之手,我们实在不忍心。你出面给买过来吧,不然,厂里的失业工人就苦了!”

此时,刘平何尝不是这种难舍的心情呢,他就听了工人们的劝,设法凑钱把源泉厂买了过来,并接收了厂里的失业工人。一天晚上,刘平回家不久,听到有人叩门。他打开门一看,站在面前的竟是罗化仁。刘平没表示热情,堵在门口说:“是罗厂长呀?”

罗化仁想往屋里钻,却被刘平拦在门边,“你有话就说吧!”

罗化仁犹豫了一下说:“我当厂长,对你不起......”

“说这些干啥?”刘平冷冷地说。

罗化仁小声地说:“进你厂,如果当......”说到此吞吞吐吐地问:“当个副厂长,给多少价?”

刘平哈哈一笑:“哦,你想买一个副厂长?这你想错了,我们厂是民主选举,你想当副厂长,谁会投你的票?”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罗化仁又来叩门。

刘平开门一见,严肃地说:“想买官,你走错门了!”

罗化仁摇头说:“我不当干部,在你们厂当一名工人,行不?”

听了这话,刘平很觉意外。“开玩笑啊,你甘心当一名工人?再说,你这大腹便便的派头,能上炉台铲煤?坐办公室,我又用不上。”

罗化仁想当工人的新闻迅速传遍了全厂,有人反对,有人赞成,一时成了大家议论的话题。反对的人说:“他当工人,能干啥呀?还不如养条狗可以看门呢!”赞成的人说:“这也好,也给有些人做个反面教员,别只顾整国家害企业,企业一旦破了产,他也没好下场。”

经过工人们的反复讨论,最后通过罗化仁进厂当了一名扫院坎冲厕所的清洁工。他虽然当工人了,但他当官老爷的派头依然没改。他把扫院坎的差事推给他老婆,他只偶尔去冲洗一下厕所。另外的时间,抖起一身西装,耍起派头,装模作样地站在厂门口,像在巡视工作一样,不时地把手机拿在手里炫耀着,似乎大权依然在握。

有一天上午,一辆皇冠小轿车驶进厂里,罗化仁低头一瞅,见是好久不见面的一位港商,他笑着迎上去。港商下车一见他,高兴地喊了一声:“罗厂长呀,我正找你呀!”

见周围没别人,罗化仁充起厂长派头:“好久不见,你谈生意?”

港商笑嘻嘻地说:“猜对了呀,找你商谈呀!”

罗化仁脑子一转,说:“你要谈,先找我手下的刘厂长谈。”

港商有点迷惑不解:“这......哦,我明白了,你升官了呀,一定是当董事长了!”

罗化仁默认地一点头,悄声说:“你跟刘厂长谈好,回扣按老规矩,给我保密哟,电话再联系。”

港商与刘厂长谈了两个小时,最终达成了双方都满意的长期供货合同。临近结束时,港商翘起大拇指笑着说:“刘厂长是个人才呀,你们罗董事长没有看错你呀!”

“罗董事长?”刘平有点莫名其妙,“我们厂没有董事长啊!”

港商先是一愣,尔后又笑着摆手,“不说了,你们内地喜欢保守小秘密呀!”

刘平略加思索,一下子想到罗化仁,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他送港商出门后,立即就与厂办公室的赵主任交换了看法。

不到一小时,刘平拿到了罗化仁骗取港商1万元回扣的证据。他立即召开了工人代表会议,通报情况并讨论了对这件事的处理意见。

第二天上午,新星厂召开全厂干部、工人大会,刘平代表厂部宣布了一个决定:鉴于罗化仁假冒董事长骗取港商1万元回扣,给新星厂的声誉和形象造成了损害,决定将其开除出厂。

决定一宣布,全场立即爆发出“哗哗”的掌声。

从此以后,“下岗工人开除罗厂长”的笑话故事成了工人们茶余饭后的龙门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