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故事大道理:买来的奖牌

本世纪元年春季,由某行业协会牵头在北京举办了一次国际性的产品展销会。阿辉他们单位是该协会的会员,所以他带着几名员工和一台新出的样机,也去参加了会议。

他们想借着此次会议,一是多拿一些产品订单,二是在会议上通过专家和客户对产品的评选,争取得到奖项。

而在同期,行业协会还要召开一年一度的年会,要求会员单位的厂长(经理)参加。两个会议同时举行,展销会的地址在北京市西头的海淀区,而年会的地址在北京市东头朝阳区和通县交界处。这么远的距离,阿辉不可能来回跑,所以他参加了展销会的开幕式后,安排几位同事继续参会,自己便打道东行,去了年会会场。

在年会上,阿辉接到了销售副厂长打来的电话,说这次展销会对参展产品设金奖、银奖、铜奖三种奖项。不过,会议取消了以往的评比方式,让参展单位交钱买奖牌:金奖两千元、银奖八百元、铜奖三百元,并请示阿辉是买还是不买?

听了销售副厂长的话后,阿辉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次本来是信心满满地来参评的,谁知却变成了花钱买奖牌了,虽然钱不算太多,但是心里总感觉别扭。可是你不买,人家协会方也不怕,愿意出钱买牌子的企业肯定不会少,想来想去还是认头吧。所以他告诉销售副厂长:交八百,买一个银质奖。

过了一段儿时间,那枚银质奖牌制成后邮寄过来。奖牌有32开书那么大,做得挺精致,褐色的边框,银灰色拉丝牌面,上面有会议名称、获奖项目名称、协会落款等等。

阿辉无奈地想到:“嗨!看到这个买来的奖牌心里就发虚,因为它不是评比出来的。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咱即使想参加评比,可是人家行业协会不组织,咱也没辙呀!不管怎么说,有了奖牌总比没有强,权且用它壮壮门面,糊弄那些不知情的客户们吧!”

年复一年地过去了,阿辉发现很多单位获取的行业奖牌都是以类似方法得到的,只要肯花钱,就能得到奖牌、证书。只不过,价码却逐年水涨船高:当年八百元可以买到一个银奖,现在八千都买不来了,动辄上万!

怨不得市场上充斥着那么多的伪劣产品、到处都有豆腐渣工程,仅从花钱买奖这件“小事情”便可窥一斑而见全豹,现在物欲横流、充满铜臭的各行各业几乎没有了净土,以前总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或许也能成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