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看的职场故事:谁伸的“咸猪手”

这天,宏泰公司财务主管黄文弼带着几个职员外出办事回来,正巧和公司总经理马小茹乘坐同一部电梯上楼。马小茹比黄文弼的年纪还要小很多,而且非常漂亮迷人。

电梯正在上升,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电梯里的灯突然灭了,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只听一个女人“啊”的一声惊叫,然后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性骚扰!大家都瞪圆了眼睛,可是什么也看不清,正在这时,电梯里的灯又亮了,只见马小茹脸色绯红地瞪了身边的黄文弼一眼,快步走出了电梯,而黄文弼的脸上赫然留着几道手指印。

不到一个小时,财务主管黄文弼竟然在电梯里非礼马小茹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公司,黄文弼再次成了公司里的头号新闻人物。黄文弼真是有嘴说不清,在电梯里时,他确实离马小茹最近,可他压根儿就没敢对马小茹动过心思,更别说向她伸“咸猪手”。他黄文弼的脑子可没进水,马小茹是公司马董事长的千金小姐,他的衣食父母啊!当时电梯里除了他黄文弼,剩下的男性就只有财务部的会计沈伟城了,莫非是这小子?

沈伟城长得一表人才,很有才干,但生来不善与异性打交道,平日里和女孩子多说几句话也会脸红,要说他敢对马小茹性骚扰,那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老实人往往会干出不老实的事情,如果沈伟城心里对漂亮的马小茹倾慕已久,偶尔做出糊涂事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黄文弼把沈伟城叫进办公室,委婉地说了自己的想法,并建议沈伟城在他查清事情真相之前,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获得马小茹的谅解。没想到沈伟城一听,顿时气得脸红脖子粗,说他绝对没有非礼马小茹。

黄文弼本来对这事儿就拿不准,这会儿见了沈伟城的反应,心里更是没了谱。黄文弼头脑转得快,他好言安慰了沈伟城一番后,话锋一转,暗示说如果沈伟城承认自己就是骚扰马小茹的人,凭他和马董事长的关系,不仅可以保证沈伟城不会被开除,而且以后还将提拔重用沈伟城。沈伟城的脸色再度由红变白,他硬生生地丢下一句话:“这样的黑锅你最好找别人来背!”然后甩门而去。

黄文弼闹了个大花脸,对不识好歹的沈伟城气恼不已,不过眼下不是他盘算怎样收拾沈伟城的时候,找出真正的骚扰者才是最重要的,要不然还没等他收拾别人,就已经先让马董事长收拾了,马董事长再怎么宽容,也不会放过骚扰他女儿的家伙。

黄文弼仔细想了想当时电梯里的情形,假如不是沈伟城干的,那么还会是谁?黄文弼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人:出纳张小婷!张小婷是财务部的美女,身材婀娜多姿,黄文弼曾经多次故意要她加班,安排自己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趁机对她进行言语挑逗,捎带着搂搂摸摸。没想到张小婷外表柔弱,内里却是个很刚强的女子,她不像黄文弼以前骚扰的女部下那样忍气吞声,而是直接把状告到了马董事长那里。但马董事长认为这是工作以外的事情,又没真的发生什么,并没有追究黄文弼的责任。

黄文弼清楚地记得当时在电梯里,张小婷就站在自己的另一侧,要不是马小茹也在电梯里,他还想暗地里掐两下张小婷的小蛮腰呢!如果张小婷存心要报复他,很有可能借机“骚扰”马小茹,让马小茹误会,谁让他当时离马小茹最近,又有骚扰女员工的不良记录呢?

可是怎么才能让张小婷承认她就是骚扰者呢?张小婷既然想出了这么一个能置他于死地的狠招,又怎么会轻易放弃?要想请她开口还自己一个“清白”,也只能采取最常用也是最管用的一招:用钱来砸!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也能买到张小婷的一句话,买回他的主管宝座!

黄文弼把张小婷叫进办公室,开门见山地提出,要张小婷去跟马小茹坦白电梯骚扰事件的真相,张小婷开始不肯承认,后来见黄文弼抽屉里拿出厚厚一沓钞票,便不再坚持了,改口说可以去向马小茹汇报。

张小婷拿着钞票出了办公室,没多久黄文弼就接到了马小茹的电话,让他去总经理办公室一趟。黄文弼见钞票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兴奋得一路小跑着去了.

总经理办公室内除了马小茹,张小婷也在,黄文弼感激地看了一眼张小婷,在马小茹对面坐下了。他还没坐稳,马小茹就甩手扔给他一沓钞票,黄文弼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这分明是刚刚他拿给张小婷的钱。

马小茹说:“黄主管,这些钱是你给张小婷的吗?”

一向口齿伶俐的黄文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是的,可是......”

马小茹又问:“是你让张小婷来说,是她骚扰了我?”

黄文弼这下才体会到有理说不清的滋味:“是的,可是......”

马小茹打断了黄文弼的回答:“好的,没有什么可是了,从明天起你开始休假,不用来公司上班了!”

黄文弼哭丧着脸说:“可是这回真的不是我,我要见马董事长!”

马小茹摆摆手:“不必了,马董事长听说你的老毛病犯到了他女儿身上,非常生气,让你休假就是他的决定!”

看到黄文弼垂头丧气地走出总经理办公室,张小婷乐坏了,她好奇地问马小茹:“这个家伙真的色胆包天,连你也敢骚扰吗?”

马小茹开心地笑了:“敢性骚扰我,借他一个胆,他也不敢。告诉你吧,那天黄文弼在电梯里一直死死地盯着你的胸脯,看到他那副色眯眯的样子我就来气,正好电梯停了一会儿电,我就顺手给了他一巴掌--我相信大家都会以为,他是因为骚扰我才被搧的耳光。我一直在找机会教训这个色鬼。爸爸总是认为一个人工作做好了,其他事情只要不犯法就行,所以对黄文弼这种骚扰行为从来不当回事。可是今天爸爸一听到黄文弼竟然对我动手动脚,再也沉不住气了,还说以后只要公司里再有人敢对女同事进行性骚扰,一律不客气!”“哦,原来是这样!”张小婷恍然大悟,对马小茹佩服得五体投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