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秘书被骗陷情感沼泽

重要酒宴

黄昏,离下班时间还有几分钟,陆文涛打来电话,“琴语呀,你下班后赶快回家稍作下打扮,晚上七点,司机老李会到你楼下接你。”还未等我说话,他便已挂了电话。

私下里,我对陆文涛可不像公司同仁,一副毕恭毕敬、唯唯诺诺的模样,因为除了上下属关系外,我和他早多了层非同寻常的关联。陆文涛名下的这家公司涉及业务广泛,房产,建材,土地买卖,还有各种代理,在业界,他眼界颇高,志向高远,多次在重大项目中光鲜亮相,算得上颇具灵气的企业家。当年,我可是以能够进入这家公司为荣的,对毕业于三流学校文秘专业的我来说,这样的工作机遇无疑是人生中的重大转折。入行后不久,陆文涛就对我说,往后不用再住这种出租房了。人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于是我默认了所谓职场“潜规则”,实现了三级跳。

对随其出席这一类临时性的社交应酬,我早都习以为常了,一面体面地交朋结友,一面辅助他攻克几桩大单。基本上,他比较偏袒我,很有保护自己女人的一套,一班跟在他左右的心腹,对我们的关系心知肚明,不是迫不得已,从不推我出去挡酒。

这一语说中了陆文涛此番招待的目的,他扯着嗓门,冲门外大嚷一声:“服务员,再拿两瓶五粮液!”

50度白酒一启,一群人就像开车上了高速路,猛踩油门。我被灌完酒,就跑去洗手间吐,回来接着喝,到后来实在撑不住了,偷偷在卫生间发短信向陆文涛求援,他的回复简单明确:“这次就吃点亏,以后再做补偿。”

就这样,饭局一直持续到深夜,也不知何时我就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了。

次日,我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居然发现自己躺在宾馆的大床上,身边酣睡的人竟是昨晚一同狂斟豪饮的罗总。天啦!我不敢再往下想,悄悄地草草收拾一番,飞也似地逃离了现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