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直销

三个月后,我已经快适应了美国的生活,一边在服装公司工作,并且还在一间华文报社兼职编稿。生活已经没有压力,可是总想做些什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当上了直销。

直销在美国可谓热得炙手。据称,全美注册的直销单位有1万多家,真正营业的有5000多家,有效益的近百家。而1995年成立的IHI直销公司则后来居上,成为美国直销行业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我参加直销也纯属偶然。在法拉盛邮局,我交信时巧遇一位华文杂志社的朋友,她告诉我:“我有一个朋友,正在做一种事业,很赚钱。一个礼拜就有1000多美金,很可观。我发现你很适合这种工作。”交完信,她带我去见这位朋友。她的这位朋友是北京某歌舞团的歌唱演员,旅美8年多。现在为一家长途电话公司服务,兼做直销。

“做直销,关键看公司的主管是否有实力。IHI的3位主管在美国可谓赫赫有名,一位是美国的著名银行家斯坦力·繁阿顿,另一位是原美国直销龙头老大AMWAY(安利)副总裁拉瑞·史密斯,还有一位是全美最富有的14家海鲜店老板山德韦需。”这位歌唱家声音如江河流水,悦耳动听,让你不能不听下去:“你要知道,在美国40%的百万富翁是由直销起家的,现在IHI已有14人跻身百万富翁行列。美、加两地已发展会员8万多人,但其中的华人不足5000。因此,华人市场很有潜力。”她说,她只参加了4个多月,投入风险资金1750元,已赚了3000多元。她的上线每个月平均进账近1万元。好令人羡煞!

“怎么样,参加吧?保你有利润赚。投资按250元、750元、1750元三个等级投。所谓投,即是定货。如实在做不起来,还可以把产品买出来,你又不受损失。何乐而不为!”

我犹豫了。次日,这位歌唱家与杂志社的朋友及她们的上线(纽约华人社区的第一位直销人)3人一同到我家游说。经不住盛情,反正是尝试吧,也欣然交了750元定金,做起了直销。时间是1997年2月12日。

以后,我忙着打电话找人,对方一听“直销”就说是骗人的。尤其是来美很多年的,很有经验地劝我不要参加。一听我参加了就说,你上当了。真的上当了吗?我后来也找过两三个人去听课,但都无结果。一个旅美多年的朋友对我说:“所谓直销,我们俗称‘老鼠会’,即老会员发展新会员。发展会员的人被称为新会员的‘上线’(大老鼠),新会员则被称为‘下线’(小老鼠)。有的因此发了小财,甚至辞掉工作,专心干直销。”我认识一个原来在湖南新闻界工作的朋友,也专干起了直销,甚至开起了办公室,蛮起劲的。问他收效如何,他答:略有起色。而那位歌唱家,办公室越开越大,下线越来越多,她可是赚了。

一天,我原来的邻居陈先生打电话给我,叫我到他家吃顿便饭。到他家时,已有一对年轻夫妇在座。便餐完后,他请那对夫妇讲课。一块小黑板挂在墙上,粉笔往黑板上一抹:“IHI直销赚钱法......”

我忍俊不禁,原来又是IHI。我只好说,我已经参加了。陈先生略显尴尬:“哦,哦,你怎么也参加了,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他妻子更性急:“能不能退,参加我们这条线?”

我要真能退,我还参加吗?

他们说,美国人做直销都做疯了!为了40%的百万富翁发财梦。但华人市场依然风平浪静,只有极少数敢冒风险的人在如履薄冰地尝试。虽然有极少数成功者,但大多数人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平心而论,那些少数成功者赚的也是朋友的钱,能安心吗?

两个月以后,我无所建树,给上线(那位歌唱家)提出退会,理由是:我拟近期回国。她爽快地答应了,并且非常热心地帮我写信申明理由,要求公司退款。一周后,750元支票寄到我家中。

直销术与我无缘,我只好与它“拜拜”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