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不免狭路相逢

初到公司,就有同事偷偷提醒过赫蓉:一定要小心莫言,那是一个不简单的女子。

莫言非常年轻,有一张略显妩媚的小狐狸脸,眉角上翘,瘦却身形柔软。开口就是命令式,配着犀利目光,浑身散发着冷冰冰的气息。听说,莫言只有高中学历,能做到主管的位置,是因为跟公司的幕后老总的关系不简单。

赫蓉刚去报到,就遭遇了她的下马威。莫言找赫蓉谈话,内容简洁:三个月试用期,不能完成任务额度自动走人,工作中如给公司带来麻烦,责任自行承担......

听明白了吗?不等赫蓉回答又说一句,对了,以后尽量衣着严谨些,不要穿得太像大学生。

谈话从头到尾,没容赫蓉说一个字。

工作远比想象中艰难得多。没有经验,脸皮也薄,一天连着被拒绝三次,赫蓉的勇气丧失殆尽,坐在马路边上直想哭。

周一例会,赫蓉看到自己的名字排在业绩末尾,下面画了红线。又一周,赫蓉名字下面的红线加粗了。莫言把赫蓉叫到办公室,严厉责备。

有反驳的念头,却没有反驳的理由。事实摆在那里,赫蓉开不了口,只是低着头朝外走,走到门边时,莫言喊住她,丢给她一个小本,你可以跑跑这几家,是以前一个业务员的客户。

赫蓉有些吃惊,抬头看莫言,依然是冷冰冰的表情,我只是不想把客户丢了,如果你连这也做不到,赫蓉,你的试用期就可以提前结束了。

赫蓉一咬牙,终于没有把那个小本丢回去。

按照那个小本上的电话和地址,赫蓉再一次鼓起勇气去敲那些冷漠的门。在她第六次敲开同一扇门时,那个一脸暴脾气的中年男人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你这丫头,比你前面那个同事还固执。他来过三次,你倒好,翻了一番。

赫蓉咧嘴笑了,笑的时候,觉得脸有些疼--太阳晒的。

终于在月底前打破零纪录。

赫蓉把台约送到莫言那里,她没有一点儿笑意,说,继续吧,你还不见得最终能留下来。

赫蓉不明白这个年轻女子为何一定要如此犀利。总有一天,她想,她要打败她的冷漠,让她在她面前低头。

有了成功的个案,又有倔犟的愿望,赫蓉更加努力。

第二个月,赫蓉把业绩拉了上去。第三个月,赫蓉以第二名的业绩通过试用期。去莫言那里送合约,赫蓉理直气壮。

两年后,赫蓉可以不再东奔西跑,靠着长期单子吃提成,比一些老业务员还舒适。

那天,去银行打工资卡,看着上面的数字,赫蓉的心剧烈地跳了半天,竟然那么多。

赫蓉埋藏在心底的愿望重新蠢蠢欲动,学了四年的广告设计,绝不是为了日后做个拉广告的。她的愿望是有一家自己的公司。

那天,赫蓉看到本市一家影响力颇大的报纸登出了寻求周末女性版代理的广告。赫蓉迅速抓住这个机会,找到基础最牢固的客户拉了一部分资金,竟然顺利拿到了三年的承包合同。

将辞职信放到莫言桌上,这一次,她没有给对方开口的机会,放下信,转身走了出去,把自信坚挺的背影留在了莫言的视线里。

新公司筹办起来,年轻的赫蓉,坐在了经理的位置上。

一年后,赫蓉偿还了借贷的资金,公司扩大规模贴出了招聘广告。

应聘的年轻人很多,只是,赫蓉都不太满意。那些年轻面孔,在赫蓉眼中,缺乏耐力。

这时听到门外有个清脆的女声,能给我几分钟时间吗?似乎有些耳熟,赫蓉愣住了。

随着声音走进来的美貌女子,略显妩媚的狐狸脸,微微上扬的眉角......不是那个被她驱逐出记忆的莫言吗?

赫蓉张了张嘴,没说出话。倒是莫言,不露一丝意外与尴尬,平静地说,您好,我叫莫言,我想应聘广告业务员。

怎么是你?你不是......

公司出了问题,半个月前关门了,很巧,那天看到你们的招聘广告,我想,我应该是适合的。平静地介绍着自己。

赫蓉忽然想起王菲的一首歌中的歌词:终不免狭路相逢。上天真是公平啊。只是莫言,她难道忘记曾经是如何苛责自己的?

你觉得,我会聘用你?

为什么不?比起他们,我不是更适合?莫言反问,让赫蓉一怔。

可是以前......

人生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以前我做主管,我行使我的权力,按照我的方式工作。现在我做员工,同样会听从你的安排,努力工作。难道你不接受?

即使是这样的境地,莫言的口吻依然不改,锋利的个性依然显露无遗。这个女子,除了美貌,除了冷漠,除了绯闻,何融不得不承认,她有独到之处。

赫蓉却故意板下脸,不怕我会报复你?以前你对我那么不好。

莫言摇头,不怕,相比我们的关系来说,公司利益重要很多。而且,我没有对你不好,我只是不习惯和同事做朋友。如果你真计较,那么,是你小气,如此小气的领导,我也不会选择的。

说完,莫言转身便走。赫蓉站起来一把拉住她,莫言,我也有三个月试用期。

莫言回过头来,也许一个月,你就会给我转正了。

赫蓉笑了,面对她的笑,莫言却没有回应静静地看着她,我会很努力,他出事了,公司破产,妻离子散,我需要钱,也许帮不了他什么,但至少在他出来以后,我可以给他一个家。那时候,你们听到的传闻,其实都是真的。

赫蓉的心底,忽然泛起莫名的酸涩和感伤。莫言,她是个不一样的女子,活在自己的个性里,爱着自己爱的人,从容应对人生从高潮到低谷的落差。不虚荣、不气馁,不认输,更不放弃。她们不是一样的女子,注定做不成朋友,可是,她不值得尊重和敬佩吗?

何融,谢谢你给我一个机会。人生难料,但是我想,一切都会好起来。

莫言走了。在她身后,赫蓉喃喃地说,明天记得来上班。然后,她说了一句放在自己心里很久却从没有对任何人说的话,莫言,谢谢你。当初如果不是你的“苛刻”,我想,我走不到今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