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天文玩出财富来

她是一个骨灰级天文爱好者,为了能亲睹百年难遇的日全食,不惜辞职,变卖心爱之物。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被亲朋好友称为比男孩还野的少女,却从不停追逐的脚步中寻找到了商机,建立了一所天文俱乐部。

追日追出创业灵感

25岁的曾荃英是个活泼开朗、喜欢追求时尚的女孩。2008年,从湖南师范大学毕业后,她来到了广州,凭着出色的表现,很快加盟了一家外资公司,做业务销售。工作之余,曾荃英最大的爱好,就是和天文爱好者相互切磋。

转眼,到了2009年,曾荃英去姐姐曾莫英那里玩耍,遇到了姐姐的同事钟志龙。钟志龙是湖南桃江人,性格开朗,喜欢旅游。两人一见钟情,很快陷入热恋之中。

这年4月22日,宇宙中会出现一场视觉盛宴,地球、金星、火星在东方低空近距离相遇。这天正好是农历二十八,一弯残月犹如镰刀。天空中会出现两个“弯月”的奇观。这是天文爱好者期待的一天。曾荃英早就盘算去衡山观赏,和钟志龙说后,两人一拍即合。

4月21日,曾荃英向公司请了一周假,两人带着望远镜、观测仪,登上了去衡山的汽车。在衡山玩了一周,两人才意犹未尽地回到广州。

尔后,曾荃英又将目光锁定在7月22日的日全食,这可是500年难遇一次的机会。

7月18日,曾荃英再次向公司请假,请假未准。眼看自己即将与日全食擦肩而过,曾荃英经过一夜思考,决定辞职。为了筹集旅行经费,她把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块瑞士手表低价卖了,刚买的笔记本也折价卖了。

7月19日,曾荃英和男友钟志龙一起踏上了开往成都的列车,到达时已是7月21日了。因为旅途劳累,曾荃英病了,住进了医院。这一呆就是两天,有关日全食的消息,她只能在报纸上看到。

7月23日,从医院出来,曾荃英依然愁眉苦脸。男友钟志龙若有所思地说:“这样来回奔波也不是办法,为什么不弄一个俱乐部,足不出户就观看到各地的天文奇观呢......”曾荃英先是愣了一下,继而一拍大腿:“对,就这么干。”

弥补遗憾,天文俱乐部横空出世

曾荃英打听到,在国内,北京和上海有两家天文馆。很快,她和男友来到上海,一到上海,就扎进了天文馆。经过两天的仔细考察,曾荃英不仅接触到了许多先进的天文观测仪器,也弄清楚了天文馆的操作流程。与参观者的交流,也更加坚定了她的想法:天文也有大市场,绝对能受到都市人的喜爱与追捧。

2009年8月13日,曾荃英用男友家里资助的5万元,在广州火车站附近的一条巷子里,开了自己第一家天文俱乐部。俱乐部分两层,楼上是天文观望台,有一台望远镜,两台天文观测仪,一书架的天文书籍。楼下分三个小房间,一间天文景象展厅,一间投影室,一间交流室。室内装饰全都仿照上海天文馆设计,如果不是地方太小,观众会以为真进了国家级天文馆。

广州开了家民间天文俱乐部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开业第一天,小店里就被围得水泄不通。因为消费不高,又时髦,许多年轻人喜欢在下班后或者周末,前来转转。考虑到南方很多人没有看到完整的日全食过程,曾荃英动用朋友的力量,将他们传来的影像资料,找了家专业摄像馆,进行剪辑和整理,制作了一个完整的日全食视频,又在门口贴了一张2009年天文观测指南。

生意就这样一天天好了起来。9月17日,将上演天王星冲日奇观,9月23日,用望远镜能观察到4颗完整的著名的伽利略卫星。对于这个一月双喜的事情,曾荃英敏锐地捕捉到了其中的商机。9月1日,曾荃英推出了“天文爱好者会员制”,一旦加入,会员们就可以把自己观测拍摄的视频传过来,收入按照三七分成。这对于世界各地的天文发烧友来说,确实是个天大的好消息。短短一周时间,通过网络、短信报名的人数就超过了1000人。很多会员提出不要回报。对于他们来说,能把自己的视频与更多人分享,就是最大的快乐。

曾荃英接着向都市年轻人打出了“好事成双”的广告:你为周末没地方去而烦恼吗?那么,请来俱乐部吧!在这里,你可以体验刺激,制造浪漫。17日到23日,俱乐部推出一带一活动。你还犹豫什么呢?这样一宣传,有情侣的,带情侣,没情侣的带朋友,既能体验一把天文发烧友的感觉,又可以趁机寻找属于自己的缘分。

今年26岁的杨帆,就是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女友杨玉的。两人都是天文爱好者,经常周末来这里转转,一来二往就谈起了恋爱。

随着生意的火爆,客源更广泛了,既有上至80岁的老人,也有小到3岁的孩子。曾荃英特意准备了一个意见簿悬挂在墙壁上。很快就有人提出了建议:能不能制作一些科普性的宣传小册子,给孩子阅读。顾客的建议引起了曾荃英的注意,她联系厂家,赶制了一批天文科普知识图册,低价卖给顾客。因为图册内容充实,且图文并茂,一问世,就受到了顾客的喜爱。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参观,离开仍不忘带一本。有位母亲反映,自从孩子来了一次后,天天缠着要学图册上的文字,还表示要好好读书,将来当一名科学家。

一本小小的读物,能起到这么好的激励作用,曾荃英自然百般高兴。短短三个月,曾荃英的账号里就有了15万元存款。去掉投资的5万,净赚10万。

2009年11月15日,曾荃英的店里迎来了一位重要客人:乔治·泡森。泡森是美国塔夫斯大学的教授,资深天文专家。这次他特意带来了一台40厘米双筒折射望远镜,两箱子珍贵物品。第一箱为仿制文物和仪器,有丹容菱镜等高仪,清代漏壶,氢原子钟等等;第二箱为中外天文学杰出人物的照片和近现代运用观测仪器所拍到的成果,比如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拍摄到的太阳黑子照片,弥足珍贵。

此时,距一年一度的狮子座流星雨爆发只有两天了,曾荃英正在为缺少深度望远镜发愁。泡森教授的到来简直是雪中送炭。在曾荃英的盛情挽留下,泡森教授呆了3天,主讲了三场天文知识兴趣讲座。离开时,他伸出大拇指说:“一个弱女子,就能办出这么高水平的天文馆,真令人惊讶。中国女人,很了不起!”

天文风暴旋出财富大舞台

此时的曾荃英已经不满足于仅靠参观和展览来积累财富。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荃英创意工作室成立了。工作室专门以设计各种各样的天文产品为主,比如“狮子座双星兔”,小巧玲珑的情侣兔子上缀满流星雨的图案令人爱不释手;“追日太阳帽”是以2010年1月15日的日环食为背景图案,既时尚,又实用;粉红色的“双月映日”抱枕,由于采用高质量棉絮所做,抱着它睡觉,既前卫,又耐用......上百种与天文奇观有关的天文产品一下就迷住了进店的顾客。有的顾客为了收齐2009年一整套天文产品,不惜向其他顾客高价收购。

对于2010年的日环食景观,曾荃英早就拿出了自己的计划。她决心利用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组织一次大理追日行动,以弥补上年的遗憾;为了提高人气,活动还设置了三个奖项,最高奖项是一架价值万元的天文望远镜。曾荃英的追日计划一公布,立刻受到了天文迷的追捧,短短一周内,报名人数就达到了1000人。曾荃英最终挑选了50人组团去大理茶马古道开展科普旅游及观测活动。为了让其他天文爱好者也能够欣赏到这一天象奇观,所有的视频资料同时传到俱乐部的电脑上,进行同步直播。

在曾荃英的努力下,俱乐部每天都精彩不断。如今,俱乐部每年创造的纯利润达到40万元。曾荃英兴奋地对男友说:“没想到,我这个比男孩子还野的女孩子竟然也能把天文爱好转变成生产力,而且越做越大。我相信有一天,我的俱乐部能开遍中国的每一个城市,天文迷也将遍布大江南北。”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