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鸡蛋 连比尔·盖茨都垂青

创业之家文章另类鸡蛋 连比尔·盖茨都垂青,文章关键词,作者,创业路上的你是否迷茫呢,希望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另类鸡蛋 连比尔·盖茨都垂青吧。

时间是早上8点,旧金山卡斯特罗社区的全食超市(WholeFoods)新店开业当天,对于一位推销人类历史上最平淡无奇的食品的人来讲,乔希·蒂特里克(JoshTetrick)的心情有点过于兴奋了。汉普顿克里克食品公司首席执行官乔希·蒂特里克认真打量自家公司新近推出的炒“蛋”产品。

汉普顿克里克食品公司首席执行官乔希·蒂特里克认真打量自家公司新近推出的炒“蛋”产品。

蒂特里克坐立不安,在开放式冷藏柜前面踱来踱去,冰箱里放着做好的藜麦配羽衣甘蓝沙拉,嘴里不断地吆人来公司样品展台试吃。主打产品究竟是什么呀?是汉普顿克里克食品公司(HamptonCreekFoods)出品的植物性蛋黄酱,用它调制的意大利开胃沙拉成了早餐试吃品。

“来尝尝我们的早餐烤面包吧,”眼睛碧蓝、下巴方阔的蒂特里克朝着一位身穿瑜伽裤和霓虹色跑鞋的年轻女孩吆喝道。她转过身,快速走向排队结账的队伍。

作为汉普顿克里克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尽管蒂特里克无法说服所有人,不过正是他说服的这类人,让这家旧金山食品初创公司变得引人注目。比尔·盖茨(BillGates)是他的支持者之一,他专门表扬了这家公司,称其能改变未来食品生产。蒂特里克目前为止已经募集到600万美元,投资者包括彼得·泰尔(PeterThiel)的创始人基金(FoundersFund)、维诺德·科斯拉(VinodKhosla)的科斯拉创投(KhoslaVentures)以及环保亿万富豪汤姆·斯蒂尔(TomSteyer)。刚刚开始吃素的阿尔·戈尔(AlGore)也在考虑投资。

对于盖茨和其他人来说,汉普顿克里克公司的价值在于摆在它面前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商机--淘汰笼养鸡蛋,用植物提取配方取而代之。这种配方更便宜,不含胆固醇,而且更具人文关怀。这是硅谷技术解决主义的最高境界,在一个素来不以创新著称的行业内,专注创业精神与科学。

33岁的蒂特里克称:“我认为食品这个行业已经破产了,原因很多,最好的体现恐怕就是密集型畜牧业这个领域。”他用略微拖长的南方口音讲述了自己格外讨厌禽蛋业的缘由,这个行业以笼养家禽、强迫无喙鸡进食和耗费资源而恶名远扬。

不过,这家公司在强调环境管理的同时也在推销经济概念。鸡产蛋的热量输入转化成食品热量输出的比率为39比1,其转换效率之低仅次于肉用牛羊养殖。汉儿普顿克里克公司的植物性食材的能量转换率维持在2比1。这可以转化成直接的成本节约:人造蛋的成本约合每磅39美分,几乎只有养殖鸡蛋的一半。至于用柠檬汁、醋和其他成分混合的蛋黄酱成品,相比普通的蛋黄酱而言,为全食超市节省了10%的采购费用。科斯拉说,“汉普顿克里克公司正在挑战一个根深蒂固的行业,这个行业多年来采用的都是相同的经营方式。(公司)掌握了核心技术,这种技术能让产品价格从根本上来说更实惠。”

目前这家公司只生产蛋黄酱,不过将从明年2月份开始销售不含鸡蛋的曲奇饼。《福布斯》估计,自从汉普顿克里克公司的产品在零售市场面市以来的大约一个月,其营收已接近100万美元。

对于高中毕业成绩全年级倒数第三的蒂特里克来说,能取得这份成功着实不赖。蒂特里克来自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打小常吃鸡翅和黄油饼干,梦想成为职业橄榄球选手。作为美发师的儿子,他加入了西弗吉尼亚大学(WestVirginiaUniversity)的橄榄球队,打了一年半的中后卫,然后意识到做学问才是摆脱贫困的更优方法。他转学到康奈尔大学(Cornell),以全班名列前茅的成绩从该校毕业。2008年在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ofMichigan)获得法学学位后,他致力于气候变化战略,创办了现在已经解散的33needs网站,为社会公益创业筹集资金。

蒂特里克在大学时代成为素食主义者,经常和童年好友约书亚·巴尔克(JoshuaBalk)讨论粮食生产的道德规范。巴尔克是美国人道协会(HumaneSociety)的企业政策主管,他经常跟蒂特里克说,食品公司也想关怀动物,但也热切希望能推出一种廉价,且不在口味上妥协的禽蛋产品。这正是蒂特里克需要的建议,2011年,他自掏腰包拿出3。7万美元,创办了这家以巴尔克家的宠物狗命名的企业。

科斯拉创投合伙人萨米尔·考尔(SamirKaul)向汉普顿克里克公司投资了50万美元,他表示,“这个小伙子在做一项对动物和对环境都友好的事业,他面对的这份机遇或许会变得非常有趣。他在生活中一直是意志坚定、坚韧不拔的人。”

两年后,汉普顿克里克食品公司成为坐落在旧金山市场街(MarketStreet)南边旧仓库的众多创业公司之一。不过公司里没有用着苹果电脑的众多软件开发人员,而有着汉普顿克里克公司从联合利华(Unilever)和奥蒂斯斯朋克梅尔(OtisSpunkmeyer)招募的生物化学家,他们身旁,大厨正用黄豌豆和高粱制作的食材烘焙法式吐司和饼干。汉普顿克里克公司筛选了1,500种植物的分子特性,找到了具有最佳特性的品种,适合乳化制成蛋黄酱,或是在锅中受热,凝结成炒鸡蛋。

这些研究成果--以及后续宣传--已经迫使传统鸡蛋生产商展开反击。美国禽蛋委员会(AmericanEggBoard)在10月份启动了一项教育宣传活动,旨在劝说消费者“拒绝替代鸡蛋”。禽蛋委员会主席乔安妮·艾维(JoanneIvy)坚持认为这次宣传活动并非针对汉普顿克里克公司,实际上,康尼格拉公司(ConAgra)的EggBeaters等鸡蛋替代品早已问世多年。但是,这些产品都是由黄原胶、瓜尔胶等填料制作的。乔安妮表示,“消费者希望购买天然成分,贴放心标签的产品。还有什么比鸡蛋更天然呢。”

蒂特里克对此不敢苟同。作为证明,他指出公司推出的JustMayo蛋黄酱上的标签注明了有机糖和菜籽油等成分。他回答道,“把母鸡关在空间狭小的笼子里,连扇动翅膀都不行,而且要这么关上两年,我觉得这才是反自然的行为。”

某些地区的全食超市门店已经验证了消费者对这种新型蛋黄酱的态度--JustMayo蛋黄酱目前在120家门店发售,将于年底遍及全美各地。如果谈判按计划进行,这种蛋黄酱或于明年初在一家大型超市上架。蒂特里克正在和一家快餐连锁巨头谈判,让对方使用这种蛋黄酱作为调味品,不过他的成功也取决于汉普顿克里克公司的蛋黄酱比现有产品更便宜的优势。同样,该公司和通用磨坊(GeneralMills)的联合研究部门正在探索汉普顿克里克的调料能否用在后者的产品上,该公司旗下有贝蒂妙厨(BettyCrocker)和贝氏堡(Pillsbury)等海外品牌。

说不定,全球市场规模113亿美元的蛋黄酱仅仅是个开始。汉普顿克里克公司将于明年2月推出耐存放的曲奇饼,另一种仿制炒鸡蛋的食材配方则正处在紧锣密鼓地研发当中。这个价值425亿美元的市场一直为养殖户和他们饲养的母鸡所主宰。随着多位亿万富豪密切关注他的产品,蒂特里克和汉普顿克里克公司只希望,在拯救地球的这段征途上不要搞得鸡飞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