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栖富豪”郭敬明圈钱有术:从作家变身商人

创业之家文章“多栖富豪”郭敬明圈钱有术:从作家变身商人,文章关键词,作者,创业路上的你是否迷茫呢,希望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多栖富豪”郭敬明圈钱有术:从作家变身商人吧。

他被80后不屑,他被90后崇拜。他有很多身份和头衔:作家、杂志主编、商人、偶像明星。他是最能赚钱的作家、最畅销青春杂志的主编、独力拯救一家出版社的商人,有万千粉丝的偶像明星。

上海的繁华市区静安区被冠以“人文”名号,在这里处处渗透着张爱玲小说中的痕迹,绵密而细长,纠缠在故事的情节与细节里,触动着人们的神经,永远就像罩着一个梦,带着饧饧的笑意和花影......而郭敬明及其公司就藏匿在这样具有文学意境的区域里,似乎再合适不过了。

小四其人

12月2日下午,记者来到一栋格调雅致的行政公寓大楼下,向门卫大叔道明来意,却受到了多番盘问和阻挠,直到在大叔面前拨通郭敬明助理的电话,他才放松了警惕。“不好意思啊,平时来找郭老师的粉丝太多了,我们这里要严格把把关。”大叔略有歉意地表示。

坐落在26楼的柯艾公司也镌刻着其青春小说的风格,米白纯净的主色调,明媚简洁的格局,一幅幅年轻洋溢的照片和漫画是办公室里的装饰画。在会议室稍坐片刻后,主人公郭敬明向我款款走来。

在以自己为原型的小说《夏至未至》中,郭敬明将自己描写成了一个帅气、温柔、“眼睛里弥漫着经年不散的雾气”的男孩。而记者也终于得偿所愿,见到了那张传说中洗脸要用十个步骤,光洁白皙的精致面庞,还有那刻意凌乱微卷很有空气感的华发,以及让那些少男少女魅惑的深邃忧郁的眼神。虽已过了偶像崇拜的年纪,心中也不禁感叹,好一个从青春系漫画中走出来的花样美男,那唯美阴柔的气质让人存有不真实感。

但很快,他收敛了自己的眼神,跟记者礼貌地握了握手后,他给自己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跷起二郎腿,右手随意地插在牛仔裤口袋里,陷在米白色的松软沙发里,开始接受记者的发问。眉宇间流露出的从容和自信,话语中透露出的谦逊和沉稳,才开始渐渐令人相信坐在面前这是个年收入几千万的作家富豪,是个在出版界青春文学领域最会“捞钱”的文化商人。

他被80后不屑,他被90后崇拜。他有很多身份和头衔:作家、杂志主编、商人、偶像明星。他是最能赚钱的作家、最畅销青春杂志的主编、独力拯救一家出版社的商人,有万千粉丝的偶像明星。

华丽转身

在蜕变成为一个文化商人之前,郭敬明走的是偶像派作家之路。2003年,他的《幻城》一炮打响,该书从2003年1月底上市后至12月,累计销售84万册。很快,他被春风文艺出版社买断了大学期间所写作品的首发权。不满20岁的郭敬明,在文坛上身价百万。短短两年时间内,郭敬明出版了《幻城》、《爱与痛的边缘》、《左手倒影,右手年华》、《梦里花落知多少》4部作品。

但很快,他已经不满足仅仅靠自己个人的写作来获得名声与财富,文学期刊是会成为比出书更赚钱的形式,他寻找到新的财富积聚路径。

自2004年“岛”工作室的浅尝试水,两年前,郭敬明在上海成立了“柯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与此同时他离开了春风文艺出版社,与长江文艺出版社展开紧密合作。

用他的话来说,这次是真正“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合作”,是“人生的一个新阶段”。

郭敬明公司的主打产品是《最小说》,一本青春文学系列刊物。除了为刊物撰写连载以集聚人气,郭敬明将更大的精力放在推新人、创品牌上。

“我觉得他已经是一个符号。作为符号,只要亮出它,就有人买单,它一出现,就会在市场上有号召力。”制定作家富豪榜的吴怀尧说。

这种号召力,体现在了由他主编的期刊杂志《最小说》的销量上。目前《最小说》售价12.8元,据介绍平均每月销量近100万册,远远超过了《人民文学》、《当代》等主流文学杂志。7月25日上市的《人民文学》600期专号,因收入郭敬明的《小时代2.0之虚铜时代》而脱销了。而其标价99元的限量珍藏本在淘宝网上的预售价竟然最高被炒到999元天价。这些天文数字,让你不得不信服,“郭敬明”牢牢与“畅销书”相挂钩。

极致伸展

围绕出版文化领域,他进行了极致的伸展。除了作家、主编、董事长,还是出版社副社长,天娱公司的艺人。

2008年末,郭敬明签约天娱。在签约仪式上,天娱掌门人龙丹妮宣布郭敬明不仅是天娱的艺人,还为其特意度身定做了一个重要头衔:文字总监。有传《还珠格格》以及天娱即将投拍的一些电视剧,郭敬明都将参与编剧。郭敬明对进入新的圈钱领域毫不避讳:“我希望签约天娱以后能赚更多的钱!”

今年1月,郭敬明获长江出版集团聘任,出任该集团北京图书中心副总编辑,薪资待遇与出版社社长一个级别,也是“80后”作家中担任出版社社长级别职务的第一人。

“当年他一人拯救春风文艺。2008年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图书销量达到了两个亿,而郭敬明的图书销量便占了一半。既然出版社已进入市场化运作,郭敬明适应市场的能力强,让市场选择他做副总编有何不可?”一位出版社人士的表态让郭敬明的市场价值昭然若是。

2008年5月,《纽约时报》以《中国流行小说家》为题报道郭敬明,称郭敬明是中国最成功的作家,文章一出,国内媒体哗然。该文章的作者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说:“虽然郭敬明很孩子气,好像做过手术改变了自己的相貌,而且用外表和身材宣传书,但他身上的确有令人欣赏之处,他办杂志、开公司,不顾别人的‘妖魔化’,走自己的路。”

郭敬明说:“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但我比任何人都喜欢回首自己来时的路,我不断地回首,伫足,然后时光扔下我轰轰烈烈的向前奔去。”

他被80后不屑,他被90后崇拜。

他有很多身份和头衔:作家、杂志主编、商人、偶像明星。

他是最能赚钱的作家、最畅销青春杂志的主编、独力拯救一家出版社的商人,有万千粉丝的偶像明星。

现在他最看重的身份是老板,超过40名作家的老板,他最看重的品牌是“郭敬明”,这三个字是他所有事业的核心。

他曾两度获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读书时期便成为声名鹊起的80后新秀作家,拥有无数拥趸,《幻城》、《梦里花落知多少》、《小时代》等更是让他多年来稳居全国图书畅销榜(虚构类)榜首,不断创造销量奇迹。

如今的郭敬明是最年轻的中国作家协会成员,同时自己开公司创办《最小说》担当主编。2009年,26岁的郭敬明连续第六年入选福布斯中国名人财富榜。

日前,郭敬明在上海接受《理财周报》记者专访,谈起自己对财富名利,对商业逻辑、对经营思路的独特见解和感悟。

“版税收入只占20%”

去年,很多人,风投、基金各种资本都有,拿着钱来,说求你了,把我这笔钱花出去吧。

理财周报:最近,2009年作家财富榜刚刚出炉,童话大王郑渊洁名列榜首,之前几年一直稳居榜首的你屈居亚军,怎么看待这份榜单?

郭敬明:其实今年我还是应该第一的,(榜单)还没有把我12月出的《小时代2.0》收入算进去。

理财周报:其实榜单应该只是反映了你的版税收入,但你还有老板、主编、艺人等多重身份。1000多万的版税并没有准确地反映你的财富吧?

郭敬明:实际上版税只是一小部分,公司的盈利占了我大部分收入。

理财周报:版税在你的收入中占的比例是多少?

郭敬明:挺少的吧。

理财周报:十分之一有吗?

郭敬明:可能再高一点吧,20%左右。

理财周报:记不记得财富在增长的过程中,突然出现膨胀是在什么阶段?

郭敬明:在成立了公司之后,(我的财富)有了比较明显的飞跃。之前还是作为一个简单纯粹的作家,靠每年写书拿版税积累财富。虽然销量是很可观的,但毕竟还是有一个度,一年只能写一本书,(财富)增长还是比较平稳的。但当我成立公司一年之后,就会发现手里拥有的钱明显多了。

理财周报:你觉得你是在文化圈里比较有商业头脑的一个人?

郭敬明:我算是比较奇特的。每个人的志向不一样。有些人想成为很伟大的作家,有些人想成为思想领导者。我的兴趣是,做一个好的平台,来实现我的一些想法,逐步来做大影响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向。

理财周报:你是天娱公司旗下的艺人,收入会占到你总收入的多少?

郭敬明:也不多。因为主要是,我不太接广告代言。找过来要我代言的品牌,我会去考虑,对我这个品牌到底是消耗还是帮助。如果这个品牌是互相借力的过程,我很愿意来做。如果只是单纯消耗的话,即使有几十万的收入,我们一般也就不接了。

理财周报:那在天娱主要会做什么呢?

郭敬明:其实在跟天娱合作的过程中,很多是在品牌规划,在做杂志出书方面可以配合我们的宣传,包括在作品改编成影视作品,它会帮你接洽,谈一些商业上的合作。这点他们是对我们有帮助的。但是我也不会彻底把自己当作一个艺人去经营,因为对天娱来说,那也是不现实的,在艺人里面我也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

理财周报:你前段时间有带你旗下的作家去参加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也是天娱公司的安排?

郭敬明:正好我公司的作家身上有宣传期在,那个档期都在出书。因为我们的主题是,关于我和我的杂志,对我们的团队和出版作品也是一个宣传。

理财周报:你自己有没有进行经济管理方面的学习,以便于更好的管理公司?

郭敬明:没有专业地去学校,但是平时看书看杂志会多一些。

理财周报:有没有在商业上比较崇拜的人物作为标杆?

郭敬明:这个倒没有。鼎鼎有名的人,能够被大家知道的都是很表面的,很虚的。我觉得更多的还是生活中的朋友对我的影响。比如说龙丹妮、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啊,我可能朋友圈子里是一些40多岁的成功人士居多,都是各行各业比较顶尖的人物。通过跟他们聊天,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另外,我财经杂志看得比文学杂志还要多一些。

理财周报:会看什么呢?

郭敬明:像一些财经周刊,房地产杂志,哈佛商业评论这些的。

理财周报:公司有没有到了需要资本扩张的阶段,会不会考虑运用融资的手段来发展壮大?

郭敬明:其实现在已经遇到这个问题了。去年,很多人,风投、基金各种资本都有,拿着钱来,说求你了,把我这笔钱花出去吧。

我的考虑是,目前我们公司的现金流不愁,也不需要有投入的东西,一定是要有一个项目急需用钱,那才会牺牲公司的股权让别人进来。

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个比较大的企划,一旦这个方案完成,我就会拿出来卖,让人来投钱。也在跟各种各样的资金方在聊,他们也很感兴趣。一两年之内,我可能就会做一个比较大的动作出来。

理财周报:是关于什么呢?

郭敬明:文化领域方面的,出版还是太小了。

理财周报:公司的股权是你一人独股吗?

郭敬明:没有独股,但是接近,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理财周报:作为83年出生的“80后”,你比同龄人更早地拥有了财富,你的财富观是怎样的?

郭敬明:我做这个公司,倒不一定是赚钱多少给我最大的满足,更在乎的是所做出来的事情产生的影响力,对我事业心的满足和对个人价值的实现。

当然在这个过程里面,随之而来的一定会有财富。这是个结果,不是目标,也不是过程。对于我而言,有钱当然好,你可以过得更开心,父母可以有更好的生活,生活上不用去考虑那么多现实的问题。但这并不是你人生终极的目的,怎么去实现自己的价值,怎么在社会上留下你的印迹,才是最重要的。

“明年做到垄断的地位”

因为庞大的销量,所以我们的销售方式是每个月现款不退货。

所以说,资金上从来都没有面临过压力。

理财周报:当初怎么考虑到,从文化圈跨界从事商业,自己开公司?

郭敬明:大概因为从小是理科生,所以对于经济、金融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刚开始,我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作者,渐渐成名后,拥有了越来越多的自主权和话语权。

在和出版社的沟通中,很多的出版环节我都可以参与和表达自己的意见。从最开始的“想要什么样的封面”,“想要什么样的排版”,“用什么样的纸张”到后期的市场定位,甚至这本书的成本是多少,怎么去印刷,这些都参与得越来越多。当自己有了一定的积累和了解后,就发觉这些东西自己都可以来做。2004年的时候,正好身边有几个朋友志同道合,就先尝试做了一个小的工作室。

理财周报:名字叫“岛”对吧?

郭敬明:对。然后在那两年多的时间里,就用来积累各种经验,包括遇到各种困难。

理财周报:当时投了多少钱进去?

郭敬明:我们那个时候不用投钱,因为还是和出版社合作的。

理财周报:盈利方面呢?

郭敬明:一直都挺好的,但是不能跟现在比了。那个时候“岛”系列是两个月一本,还是简单地向作者拿版税,和出版社合作,我们负责找作者,策划和排版,停留在比较简单的层面。

理财周报:然后是怎样的机缘巧合,从工作室转型做公司?

郭敬明:经过两年的积累,2006年的时候觉得,各方面时机都挺好的,决定自己做一家公司。

那时候,我正好开始进入自己人生的新的阶段,从春风文艺出版社跳出来,和长江开始合作,我希望跟出版社有更多的合作,是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合作。在这样的前提下,涉足了这个领域。公司成立运作到现在是三年多的时间,也是在不断的发展。

理财周报:出版行业被公认是个烧钱的行业,有没有经历过比较艰难的阶段?

郭敬明:我们并不烧钱,我们经营的都是非常盈利的项目。《最小说》从诞生的第一个月就有了20多万、接近30万的销量,之后就一路发展,从30万到40万,到50万......

理财周报:现在销量是多少?

郭敬明:每个月两本,每本平均50万,接近一个月100万的销量。

因为庞大的销量,所以我们的销售方式是每个月现款不退货。所以说,资金上从来都没有面临过压力。

理财周报:对于《最小说》,有没有中长期的规划。

郭敬明:我们今年的刊态是上下半月刊两本,每本50万,加起来是100万的数量。然后明年做了一个计划,每个月只做一本,把现在两本的精华都浓缩到一本上。其实在商业价值上是牺牲了一部分的利润的。

理财周报:价格怎么定?是怎么考虑的?

郭敬明:明年一本只卖15块。

我们明年有个口号,要打造“中国青春文艺的阅读旗舰”,最后追求的目标就是,青春读物你只要看这一本就可以了,不需要再看其他的东西。我们希望用所有精华的卖点,集中到一本刊物上,让它占领更大的市场,接近做到垄断的地位。

理财周报:现在《最小说》在青春文学刊物的市场占有率是多少?

郭敬明:我们现在的占有率是60%-70%,但是希望将来占到80%,90%。把价格压低一点,让平台更宽广一点,产生的影响力也更大一点。

理财周报:除了在做《最小说》这本杂志,你们公司还涉足什么其他方面?

郭敬明:现在在涉足漫画领域了。《最漫画》现在还是增刊,明年就会做成真正具备杂志形态的东西,但还是随《最小说》附送,我们准备再培养一年这个市场,然后才把它独立成单独的刊物出来。

另外,作家经纪是我们这边比较重要的环节,我们现在公司签约大概40个作家,出版他们的图书也是我们在制作杂志之外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理财周报:方不方便透露公司这几年的盈利状况?

郭敬明:你看我的收入大概就知道公司的情况了。公司还是挺不错的,公司的盈利占了我的大部分收入。

理财周报:公司的规划经营,是由你来主导,还是有专门的经营团队来主导?

郭敬明:是我在做构想,他们来帮我实现。我来做概念,我来提各种执行的方案。因为我始终是在做上游,去把计划变成现实需要很多人一起来努力。

“将‘郭敬明’变得可复制”

任何产品只有具有完善的复制性,才可以称之为商业。而我们个人,郭敬明也好,余秋雨也好,或者安妮宝贝也好,它是没有可以复制的模式的。

理财周报:你是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副社长,跟这个出版社是怎样的关系?

郭敬明:我们公司在成立之初,就和它是以比较紧密的战略合作形态来诞生的,各种图书和杂志会得到长江百分之百的资源配合,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毕竟目前中国还是没有开放私人出版的领域,还是需要国家来出版。

长江作为我们下游的承接方,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我们把上游的内容开发全部做完,图书的印刷、发行、销售就交给他们去做,我们是互相做各自的部分。

理财周报:那如何分成?

郭敬明:这涉及比较隐私的部分。

理财周报:你现在拥有这么多重的身份,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不再写小说了,将精力专注于商业经营?

郭敬明:目前对我来说,在创作欲望和精力方面,都是比较黄金的时刻,现在肯定不会停下来,至于将来,看自己的创作心态而定吧,可能再后期一点会。

到那个时候,我的公司也不会仅仅是经营出版行业。

毕竟出版只是文化下面一个小的领域,局限在出版领域还是没办法扩张,我想做得更多的是围绕在

文化这个大的框架下面。这些也都已经提上了计划,在按步推进中。

理财周报:很多人说,是“郭敬明”这个品牌让你的《最小说》杂志和公司办得如此成功。对于你自己这个品牌,你是如何规划考虑的?

郭敬明:这确实是一个现象,但很多人看得太浅显,太片面了。

每一个人的品牌有他最黄金的时候,可能3年、5年,或者再长一些。但是他一定会有一个衰落的过程。我郭敬明如果今天不做我自己的公司,不做我自己的杂志,那我的地位可能持续一段时间就会往下走。

如何去避免这个情况,那就是在我这个品牌最黄金的时候,成立一个新的品牌出来。我先要把自己的名气赋予到《最小说》上,把我的品牌价值转换到《最小说》这个品牌价值上。在不断转化过程中,反过来,当《最小说》推出的新人成名了,他们也会回过头来把作用力反馈给我,让《最小说》变得更有含金量,这是一个可复制的过程。

任何产品只有具有完善的复制性,才可以称之为商业。而我们个人,郭敬明也好,余秋雨也好,或者安妮宝贝也好,它是没有可以复制的模式的。你一年也就写这么一本书,你写不出来,没有人可以来复制你,这是很个性、很特例的东西,不能称之为商业。

所以,我要在自己最黄金的时候,将不可复制变得可复制。

理财周报:这将形成良性的循环。

郭敬明:对。可能有一天我不写了,我公司的作家他们加起来的价值,可能是十个郭敬明都赶不上的。因为我一年也就写那么一本书,我所产生的价值实在是太小了。你如果把它理解为一个长尾理论的话,虽然是曲线下降,其实后面的人加起来的价值远远超越最领头的人的。而且第一个的成本太大了。

不断强化“郭敬明”这个品牌是目前我们公司正在做的事情,目的是要把《最小说》带起来。当有一天,我已经没有太多创作精力的时候,其实这个品牌已经完善了,成熟了。没有我,它还是《最小说》。

理财周报:现在青春读物的市场开始繁盛起来,包括著名出版人路金波的公司旗下,饶雪漫也出了一本杂志,与《最小说》展开竞争。

郭敬明:《最女生》,学我们的嘛。

理财周报:她也是比较当红的青春作家,你是怎么来看待你们的竞争关系,如何来保住你的市场地位?

郭敬明:不太会介意这种东西。我也看其他的青春杂志,但不太谦虚地讲,我们不是一个竞争级别的。如果比,我们是它的七八倍,甚至10倍的销量级别,在这样的销量悬殊差距上,我们对他们并不在乎。

其实我们更难的是怎么去突破自己,怎么去创新。2010年的《最小说》,如何去超越2009年的最小说,这是很关键的问题。我永远不会去想,我如何去超越《最女生》。因为《最女生》是学着我们出来的,我去超越它没有意义,那只是过去的我。

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反倒是困难最大的,你是实验品,你的商业模式成功了,它拿过来用就可以了。所以我们在前面去试,去闯,去流血。不过这也是很值得的。冲在最前面的人,往往也是得到疆域最多的人。你的市场份额占得越多,你产生的价值也越大。

而且,我跟他们不太一样。我是一个作家的同时,对品牌有很清晰的经营规划的。这方面还是没有太多的等同性。如果今天出现了一个像郭敬明这样的人,我就会去仔细研究他的发展。

2009年度中国作家富豪榜

1郑渊洁2000万

人称“童话大王”,一个人写一本月刊23年世界纪录保持者。

2郭敬明1700万

80后作家及出版人,《最小说》主编,著有《幻城》、《小时代》等。

3杨红樱1200万

儿童文学作家。著有“杨红樱校园小说系列”、“淘气包马小跳系列”“笑猫日记系列”等。

4当年明月1000万

堪称草根讲史的集大成者,以《明朝那些事儿》起于网络江湖,受到读者的热捧。

5吴晓波750万

财经作家,“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著有《激荡三十年》、《大败局》等。

6饶雪漫600万

青春文学作家。写有“青春爱情系列”“青春疗伤系列”“青春疼痛系列”等系列作品。

7钱文忠500万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著有《钱文忠解读三字经》等。

8韩寒380万

80后作家,著有《他的国》、《三重门》、《像少年啦飞驰》等。

9李可350万

著有职场小说《杜拉拉升职记》和《华年似水-杜拉拉2》。

10石康300万

著名作家、编剧。著有《奋斗》等。

擅长写作官场小说。著有长篇小说《致命旋涡》、《少年本色》、《驻京办主任》等。

11王晓方280万

12易中天270万厦门大学教授、百家讲坛著名主讲人。

13余秋雨240万散文家、戏剧学家。著有《文化苦旅》、《问学》等。

14蔡骏215万悬疑小说作家,著有《幽灵客栈》、《荒村公寓》等。

15马未都200万

16刘震云180万著有《手机》、《温故一九四二》、《一句顶一万句》等。

17崔曼莉175万某高科技公司执行总裁,著有职场小说《浮沉》等。

18安意如160万著有《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惜春纪》等。

19王蒙150万

20阎连科135万著名作家,著有《风雅颂》、《我与父辈》等。。

21阿来130万

22麦家125万著有《暗算》、《风声》等。

23叶永烈120万

24孔二狗115万著有《黑道风云二十年》等。

25于丹1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