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幽默网站创业故事:笑着把钱赚了

创业之家文章美国幽默网站创业故事:笑着把钱赚了,文章关键词,作者,创业路上的你是否迷茫呢,希望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美国幽默网站创业故事:笑着把钱赚了吧。

美国的幽默笑话产业引起了风投们的关注,而在中国,由于版权难以保护,幽默内容仍或以纸质出版物、手机短信形式存在,或散落在各个网站,即使现在出现了微博,似乎也难成气候,叫好不叫座。

近日,社交网站Badoo。com的一项在线调查结果称,美国人最具幽默感,而德国人是最不幽默的民族。这一网站的营销总监说,幽默感或许是我们认识新朋友时最重要的元素了。

与幽默的美国人相对应的是,美国幽默产业发展得如火如荼。2011年5月,有着“网络奥斯卡奖”之美誉的第15届“韦比奖”上,幽默搞笑网站“娱乐至死”(funnyordie。com)卷走8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流行歌星贾斯廷·比伯凭借一段搞笑视频获得了由公众评选的“人民选择奖”。

无独有偶,2011年1月,美国幽默出版商Cheezburger获得了3000万美元的风投,这家公司提供的核心内容是“可爱的动物图片+搞笑的拼写错误”。

笑中自有“黄金屋”

“我们的投资者绝对是我们的忠实粉丝。”Cheezburger网站总编辑Emily在给南方周末记者的回复邮件中不无自豪地说。她是公司总裁Ben的妻子,被认为是“站在幽默背后的女人”。名人创业故事

Ben曾是一名记者,Emily曾是一名全职博客写手,他们夫妻俩在2007年创建了一个有趣的小宠物网站Itchmo。com,内容包含宠物幽默、滑稽图片,同时也发布一些产品信息。

在建立之初的一个月里,这个网站几乎无人问津,但随后美国圣保罗沙门菌疫情发生之后,网站流量疯狂上升到每月150万。不过,由于Ben在网站公布三聚氰胺和相关化合物的宠物食品测试,他不得不接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质询。

Emily在这个时候辞掉了工作,专职博客写作,而Ben也开始对做记者产生了厌倦感,决定专注于做“有趣的事情”。

在和朋友的一次聊天中,Ben说:“我喜欢Cheezburger。”这家网站同样诞生在2007年,起初的内容是猫的搞笑图片,由夏威夷的一对情侣博客写手创建。Ben的朋友回答道:“那你为什么不买下它?”

于是就有了Ben向天使投资者的一段有趣告白:“我想成立一个媒体公司,但我要先买下Cheezburger,你能不能给我225万美元?”Ben曾有过投资互联网失败的案例,并因此欠下了4万美元的债务,但这次他还是拿到钱了。

2007年9月,交易完成,Ben支付了200万美元,成为Cheezburger网站的新主人,不少人说他疯了,但现在看来是其最成功的投资之一。

Ben对记者说,这家网站“从第一天起就有利可图”。接手之后,他并没有对网站做任何改变:“什么都不要改,用同样的方式运行,我只是继承了一个网站的收入。”

在Ben依靠Cheezburger声名鹊起之后,人们开始猜测为什么猫会给他带来这么有效的商业灵感,其实,Ben不养猫--因为过敏。但他坚信:人们每天用5分钟时间寻找快乐,是他所能给予的,而这也是他的商业模式的根基。

后来,Ben又收购了Failblog。com。到目前为止,通过收购和自建,Cheezburger集团拥有50家网站,涵盖幽默产业的各个领域,现有用户1650万人,每月上传超过50万个照片和视频,每月页面浏览量为3。75亿次,视频浏览量为1。1亿次。Ben和妻子乐此不疲--没有什么比让人笑着掏钱更可乐的事情了。

“如果我建好了,他们就会来”,这是Ben对用户的态度,快速推出新产品和保证内容质量是网站成功的关键,好的幽默笑话经常以病毒营销的方式被广泛传播,“哪怕你讽刺一下生活,也能引起很大的共鸣。”现在,他加大了广告攻势,组建的小型营销团队跳过了中间机构,直接与广告主取得联系。

中国的“幽默者”们

中国人其实并不缺乏幽默精神,在互联网发展早期,有不少笑话网站生机勃勃,但现在大都难觅踪影,活着的几家也多是“复制+粘贴”式的内容采集方式,好多挂着googleadsense或百度推广的广告聊以度日。

当然也有出类拔萃者,比如“我们爱讲冷笑话”(lengxiaohua。net),架构虽然简单,就像是一个博客,但人气指数高,每篇小文章的点击量都超过10万人次;截至7月上旬,其同名新浪微博的粉丝数量,就将近200万,不少广告主盯上了它。

“幽默产业虽然值得关注,但在中国很难赚到钱。”互联网业天使投资人蔡文胜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国内版权意识比较薄弱,大家都是一大抄。”

像韩寒等作家声讨百度文库侵权一样,在版权明晰的图书领域都存在难度,更不用说图片和笑话了。而在微博、APP(智能应用程序)等新载体推出之后,维权成了一件更困难的事。

李旭,一位专职的JAVA开发工程师,在百度推出开放平台以后加入了赚钱的队伍,到目前开发了大约20个百度APP,其中有一个名为“笑话之家”。现在李旭的团队成员只是两人,一起设计开发关于笑话的应用程序。

这是一个“赚快钱”的团队,在李旭的规划中,其团队构成应该是“一个设计,一个开发,实在不行再加一个运营”。

至于内容,李旭说:“内容谁都好找,网上有的是。”

有时候他们不得不面对被抄袭的困境,李旭曾发现百度里有一个应用抄袭自他们,“没办法,一没注册,二没版权,人家说就是抄的你的,你怎么办?”解决这一问题只能依靠技术手段,李旭考虑着把所有软件都加密。

到目前为止,李旭的“笑话之家”共从各家网站搜罗来了1000-1200条笑话,这会给他带来每天500元左右的收入,“收入能赶上出本《笑话大王》。”李旭说。

同样发扬这一“精神”的还有尹光旭,一个“85后”的小伙子,两年前发现新浪微博这一平台之后,他专门注册了10个跟笑话有关的微博账号,发扬“搬运工”精神,从各大笑话网站直接取材,编成140个字的“微博体”,一周后他发现,“冷笑话精选”账号最能吸引粉丝,遂将其作为主打。现在,这一账号的粉丝数量将近450万。

重视人们的“内心戏”

Cheezburger并不是美国最早的获得投资的幽默笑话网站。4年前,财经幽默网站WallStrip以500万美元的价格被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收购,这家网站凭借幽默视频吸引了大批用户,主持人坎贝尔的天赋被认为是交易成功的重要砝码。

不过,Cheezburger是获得投资最大的幽默产业公司,在获得3000万美元融资之后,其愿景是成为“互联网文化的终极领导者和影响者”。

Cheezburger也曾被其他网站抄袭,它是如何处理的呢?“当发生这种情况,我们会联系他们,如果对方能说明抄袭我们的原因,我们就会思考自己是否可以提供帮助。我们允许他人使用我们的内容,但他们必须为我们的网站提供反链接。”Emily说。

Cheezburger创造了完善的机制促进用户上传内容,他们对内容抱有“采购理念”,会协助用户创建更让人惊讶的内容。当用户上传的内容面貌一新的时候,他们会通过邮件告诉用户--去欢呼吧。“这是他们的世界,我们只是帮助他们。”Ben说。

中国诞生不了Cheezburger,就算诞生了,也难以获得同等的源动力,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美国人更崇尚幽默,他们认为这是人际沟通的好方法;而中国人更喜欢谦虚。

不过,Emily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们并没有激励我们的用户贡献优秀的内容。我们网站的成功在于直指人们的内心行为。人们渴望笑。他们喜欢笑,他们想分享在别人身上找到的滑稽事。同时,别人因为自己提供的内容开怀大笑,人们会觉得这能表现出自己的幽默感,这在他们看来是一种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