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主阶级

创业之家文章地主阶级,文章关键词地主阶级,作者砺石商业评论,创业路上的你是否迷茫呢,希望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地主阶级吧。

图片来源: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砺石商业评论(ID: libusiness),作者伊查克·爱迪思,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随着创业精神的衰退,公司会从壮年期进入稳定期,并最终到达贵族期。如果不加干预,这是很可怕的过程。

在贵族期的公司,人们之间的相互交往关系变得愈发重要。大家都希望少一些冲突,少一些变化。相比较之下,在成长阶段,尽管变化会引起冲突,但是人们依然鼓励和促进变化,人际关系仅仅具有很小的意义。

处于贵族期的公司有以下特点:

· 发展的欲望降低了。

· 对于征服新市场、新技术和开辟新领域兴趣不大。

· 重视过去的成就,而不是未来的发展前景。

· 对变化产生了怀疑情绪。

· 奖励顺从者、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人。

· 与承担风险相比,对人际关系更感兴趣。

· 将钱花在控制系统、福利及各种设施上。

· 更关心如何做事,而不是做什么和为什么做。

· 重视着装、说话和惯例是否正式。

· 雇用的员工都是关心公司是否有活力的人,但公司运营的箴言却是“别没事找事”。

· 内部只开展微不足道的创新,通过兼并其他公司来获得新产品、市场,甚至创业精神。

· 一切目标都是为了使公司更有钱。

由于缺少长期视角,公司中出现了新的行为方式。贵族期公司中的氛围是相当沉闷的,评价一个人不是看他完成了什么或做了什么,而是看他是如何做的。只要低调一些,不惹事,就会在公司中活得很好,甚至会得到提拔。成绩——或没有成绩——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贵族期公司中的成员显得很特别,他们的行为举止与生命周期其他阶段公司中的人极为不同。看看他们的着装,他们在哪儿开会,他们如何利用空间,他们彼此之间如何称呼对方,彼此如何沟通,以及如何处理冲突,你就明白了。

1

着装规则

在婴儿期公司里,如果你能干,你可以把衣服反过来穿,只要你有成果,没有人会在乎你的衣着。等公司到了学步期,员工开始穿西装或休闲外套,并且打领带,但并没有严格的着装要求。壮年期公司则要求员工看起来更专业,他们穿西装,里面是价格适中的白色或蓝色衬衫,而领带也有一定的款式要求,这样的一致性传递出自信的形象。

等公司进入了贵族期,着装的一致性保留了下来,但不一定在功能上体现出所希望的那种形象。贵族期公司的着装规则为的是表现一致性,管理层的着装就好像要去参加婚礼或葬礼。每个人着装上保守的一致性反映的是每个人在思想上保守的一致性。在这种组织氛围中,重视形式要大于重视功能,这一点也表现在办公室家具、着装规则、公司箴言和人们对空间的使用上。

2

会议室

婴儿期公司的人们在哪里开会?他们没有时间开会,所以也没有正规的开会场所。在去往机场的出租车里、在餐馆吃饭时、在走廊里、在电梯里都可以开会。学步期公司的员工如果有会要开的话,会在创始人的办公室里,也就是权力中心。一边吃早饭、中饭和晚饭,一边工作,是学步期生活方式的常规表现,由于基本上是由创始人做出所有决策,因此讨论都很简短,人们不断地从一项工作转到另一项工作,因此很多时候人们都不知道讨论怎么就得出了这样的决策。

青春期会发生多次权力转移过程,所以会议很多。人们不再是在路上做出决策,而是通过开会来决定责任、规章制度、政策、信息需求,以及奖励制度。存在异常问题的青春期公司中,真正的会议是在正式会议之外,在走廊里或在某个人的家里半夜三更举行的,这些非正式的聚会是谣言制造厂。正式的会议沉闷乏味,充满着紧张和克制的愤怒。到处都是小团体活动,每个人都在警惕地注视着别人:谁正在和谁交谈?谁要和谁一起吃午饭?

等公司到了壮年期,会有非常正式的会议室,执行委员会就是在那工作的。会议室配备的用具,实用性超过舒适性:结实的椅子和桌子、很好的照明、大的黑板架,以及配有各种彩色标记笔的白板。

贵族期公司所设计的会议室通常都会让人惊讶于它的与众不同。在一个典型的会议室里,几乎可以肯定你会看到一张巨大的、闪闪发光的黑色木质桌子,围着一圈与之配套的豪华椅子。地毯很厚,光线昏暗,而窗户则被厚重的窗帘遮挡着。一幅比真人还大的创始人照片,表情严肃,注视着整个房间,仿佛是在提醒每个人都要记住他的地位。当然,不是所有的贵族公司都把创始人的照片挂在会议室的墙上,许多公司悬挂的是历任总裁的照片,或者一些非常古典的美术作品。

寂静笼罩着一切。当与会者进入这样一个会议室时,昏暗的灯光、统一的黑色西装,以及那幅表情冷峻的照片,使得他们感到浑身不自在。他们怎么可能告诉公司的领导者:“嗨,伙计,我们正在失去市场份额!”我曾经为一家大银行做过顾问,这家银行的会议室位于大楼最重要的楼层,会议室的门可能称为关卡更好一些:有两层楼那么高,做成了凯旋门的样子,好像是纪念从西奈山上上帝那儿拿回十条戒律的摩西。门上没有把手,每当有人接近时,门会感应到并自动打开。当我走进这个会议室时,我有一种超自然的感觉,仿佛是天堂之门在向我打开,一个长长的红木桌子占据了房间的大部分,大得足够容纳30人,每个与会者都坐在带有厚厚坐垫的椅子上,面前有麦克风,房间里很暗,因为沉重的窗帘把外面的世界遮挡在外,我真切地体会到了一种胁迫感。

工业心理学家指出,空间、灯光和色彩等会影响人的行为,高管们也不例外。这种正式的会议室在提示每个进来的人:“别没事找事。”

3

空间的使用

婴儿期公司没有空间概念,大家共享桌子、打字机和电话,从事小本经营的每位成员,成本观念都非常强。在典型的学步期公司里,员工分散在全市或全国各处,可能销售部位于主大道,财务部位于几英里之外的另一个大楼里,而公司总部则位于另一个城市。为什么?因为学步期公司是受机会所推动的公司,它没有计划,只是做出反应。当销售上升时,它就会做出反应:租用另外的办公场所,并招聘新的人手。随着学步期公司变得成熟并进入青春期,公司会把分散的办公场所集中到一起,但同时其作用就如同为制造小道消息的机器添加了催化剂。

当公司到达壮年期时,其办公场所会固定下来,并搬到一个能容纳所有部门的地方去。大家会为他们有效利用空间的方式而感到自豪。办公场所安排得非常好,并根据职能要求配齐各种设备。壮年期公司不会迷恋于过分的豪华、奢侈或吸人眼球。

然而,等公司到了贵族期,形式压倒了功能,仅仅是它那空荡荡的走廊就足以满足好几个婴儿期公司的需要。总裁套房的租金——具有私人浴室、餐厅和秘书办公室——可能就会超过在学步期时公司为所有设施所付的租金。对于一家贵族期公司来说,为它的总裁办公室、家具和装修花上100万美元,是很常见的事。我曾见到过一套有着超豪华浴室的总裁套间。

4

彼此如何相称

婴儿期和学步期公司里的人在相互称呼时,习惯上用名字相称(不称其姓)。在青春期公司里,人们直接称呼对方名字的方式不适用于正式文件了。当公司进入壮年期时,人们彼此相称时,会同时使用姓和名。

等公司进入贵族期,在会议上彼此相称时,几乎无一例外地称呼姓了,他们变得非常正式:这是史密斯先生,这是琼斯小姐。在办公室里,他们可能比较随意地称呼名字,如鲍勃、玛丽,但在正规的会议室里,称呼就会变得十分正式。

在某些国家,这种正式性还通过具体称呼其军事、教育、社会头衔而更加强调出来。例如,在德国文化中,人们会说:“这是施瓦兹上校(已退休)”或“这是亚历克斯博格博士”(尽管他的博士学位是关于中世纪文学的,并且与他在公司里的职位毫无关系)。在墨西哥,人们会说,这是亚历山德罗先生或因基尼艾洛·冈萨雷斯先生等。在意大利,那些完成了大学本科学业的人,会被带有敬意地称作“博士”。而在巴西,只有在称呼高管级别的人时才使用头衔。

5

沟通

在孕育期, “讨论”这个概念是十分模糊的。人们在谈论自己的想法和感觉时,他们不停地重复,不断地否定自己,他们很容易恼怒,但这并没有损害他们对问题的敏感性。与享受浪漫曲折孕育期的人们截然不同,婴儿期的人们要求谈话简短扼要、直截了当,偶尔还会带有残酷但诚实的冒犯。行动比说更重要,行动代表一切。“现在就去把它搞定!!!”是婴儿期公司的座右铭。

在学步期公司里,沟通成为接连不断的混乱的来源。人们提出各种要求——不管是否有人会对其做出反应。要求员工做到最好,但无论他们怎么做,总是达不到那些强势的、自负的创业者的要求,在这个时期,公司中标准的表达方式是用四个字母构成的词。在青春期,偏执情绪盛行,每个人都在没完没了地解释和说明谁说了什么,以及为什么那么说。

在一个正处于壮年期的公司中工作,是多么惬意!每个人都知道做什么、为什么做、何时做、如何做,以及由谁来做。工作要求很高,但是大家都能够完成。人们在说话时,会考虑他们的措辞。他们说话从容,语气有分寸,仿佛在掂量自己所说内容的重要性。

到公司进入贵族期时,表达的方式成为最本质的东西——方式本身就代表某种信息。人们说话很慢,但这与所说内容毫无关系。管理者过多地使用视觉工具和书面沟通方式。在开会时,人们避免做正面答复,会使用一连串的双重否定和限定词:“这看来似乎是,在某种情况下,可以认为如此,但是,从另一方面说,也不一定如此,我们或许可以推断……”在离开会议室后,都不知道究竟做了些什么。会议记录的副本,让人如读天书,里面充满了隐喻、暗讽和含蓄的影射。

在贵族期,人们处理问题的方式,就和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对待性的方式一样,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没有人会去谈论它。

我听到的一个笑话,很适用于衰退阶段的公司。一个人到诊所看病,请求一位眼耳科医生给他看病。“我们没有那种医生。”护士回答说。“或者是耳鼻喉科医生,或者是眼科医生,为什么你要眼耳科医生?”她问道。“因为我听到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如果你在私底下悄悄问一个人会议上都讨论了什么,他可能会告诉你:“我们正在失去市场份额。”为什么在会上人们不会直接说出这个问题?如果是在处于婴儿期或学步期的公司中,人们一定会直接说出来的。在贵族期的公司中人们不会那么做,是因为问题尚未达到严重的程度,而每个人都知道搅起波澜将带来怎样的危险。因此,人们希望公司能挺过这场暴风雨,他们相信,如果公司能挺过目前的困难,就没必要采取任何行动。他们认为,能否生存下去不取决于他们的控制。“或许政府会改变法律。”“竞争对手不可能这样继续扩张下去,他们肯定会遭受增长所带来的痛苦。”贵族期公司不依赖自己的努力和智慧来改变形势,它们迷恋于过去,没有能力面对未来。这种面对问题明显的无动于衷或行动迟缓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权力中心的软弱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