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刺中国第二季

创业之家文章冲刺中国第二季,文章关键词冲刺中国第二季,作者,创业路上的你是否迷茫呢,希望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冲刺中国第二季吧。

图片来源: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汽车商业评论(ID: autobizreview),作者贾可 刘宝华,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019年12月14日,北京汽车博物馆,全球汽车专家评选中国年度汽车,轩辕奖评审团将第七届轩辕奖唯一大奖颁发给了蔚来汽车ES6。

当时,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被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2019年第四季度到2020年第一季度是蔚来的至暗时刻,“蔚来没钱了”成了人尽皆知之事。

2020 年2月16日,汽车商业评论连线李斌时,他说:“我们求生存的这个动力,比别人早就要强多了,我们从去年开始就是求生存状态。”

2020年2月20日,汽车商业评论官方微信公众号推送了《为什么现在投资蔚来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文,提出了对于蔚来这样造车新势力的未来判断,认为资金这个坎必须要跨过去。天底下,没有百分之百保险的事情,但是天底下却有逻辑和概率,这个时候,万事俱备,只看胆略和勇气。

当天,蔚来股价4.08美元,市值55亿美元。但是到11月,蔚来股价一度曾涨到55.38美元,市值752亿美元。

汽车商业评论认为,汽车世界是丰田、大众、奔驰、宝马的,也是蔚来、小鹏、理想、特斯拉的,但是归根结底是蔚来、小鹏、理想、特斯拉的,这时候的它们是早晨两三点钟的太阳。

特别是来自美国的造车新势力的鼻祖特斯拉,给全球汽车业树立了一个榜样。2020年2月上旬,全球疫情蔓延之际,它的股价开始疯涨,时至今日,那些老牌汽车巨头股价市值全部加起来也难以望其项背。

而就中国的造车新势力蔚来来说,不仅是万千散户与财富净增十几倍(甚至更多)的神话擦肩而过,许多地方政府和传统车企也错过了抄底蔚来的绝佳机会。但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一场万人长跑,能够跑到终点的毕竟是少数。

随着全球汽车变革大潮而诞生的造车新势力群体整体上不可能有蔚来这么幸运,刚刚熬过所谓“新势力倒闭年”的2019年,疫情又扑面杀了过来,汽车市场和资本市场同时停滞,必然加速了一些企业的出局。

到2020年夏天,赛麟、博郡、拜腾相继暴雷。7月初网上流传一张图片,曾在2018年5月刷屏过的49家各类造车新势力车LOGO图,此时已有34家被打上红叉。这时候的造车新势力群体到了低谷期,但是这并不妨碍4个多月后另一张图片的刷屏。

三家中国造车新势力企业几乎站到了世界之巅——在全球车企市值排名上,蔚来超过戴姆勒、通用、宝马位居第5,小鹏超过本田、上汽、现代位居第10,理想超过福特、FCA、吉利位居第14。

这张图片刷屏后三家造车新势力市值排名继续提高,蔚来一度位列全球第4,仅次于特斯拉、丰田、大众。它们在市场销量上也齐头并进。11月,蔚来交付5291辆,连续2个月超5000辆,连续4个月创月度新高,连续8个月同比翻番。理想交付4646辆,是当月新能源SUV销量冠军。小鹏交付4224辆,小鹏P7成新势力最快交付破万辆车型。

事实上,早在理想7月30日在纳斯达克上市、小鹏8月27日在纽交所上市后,“蔚来、理想、小鹏上岸了”“死不了了”的说法悄然取代了“没有任何一家造车新势力值得投资”“活不了几家”的说法。

在中国,最不信邪的可能是蔚来车主,从2019年10月到新冠疫情暴发前,订单每周都在增长。对这个时期下单的车主来说,买完车没多久这家公司破产倒闭的风险肉眼可见,但车主们义无反顾。

在中国,最有胆魄发现趋势的可能是合肥市政府。2020年2月25日,就在汽车商业评论《为什么现在投资蔚来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文发出5天后,它与蔚来签署了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的框架协议。

但是,怀疑论者可能至今还没有放弃他们的怀疑,一旦蔚来、小鹏、理想、特斯拉的股票有些风吹草动,他们就开始说,你看,要不行了吧!

丰田汽车社长丰田章男在11月举行的丰田汽车年度财务业绩会议上说:“特斯拉不仅严重高估了自己4000亿美元的价值,而且还没有成熟到足以影响全球汽车趋势,尤其是在电动汽车技术领域。”然后,有评论家补刀说,在生产和销售的汽车数量和种类方面,特斯拉还是要远远落后于丰田汽车。

汽车商业评论认为,丰田章男,这位紧跟汽车大变局而改革的企业家不过是表达了一种不服气而已,他并没有否认传统汽车正在大踏步向新汽车方向发展。丰田章男心里很清楚,在未来的全球汽车市场上,丰田汽车要面对的不仅是特斯拉,还有蔚来、小鹏、理想这样的新汽车之星。

但是,这肯定不意味着结局已定。

新汽车现在可以说是方兴未艾。智能电动汽车领域除了有风头正劲的蔚来、理想、小鹏这类新势力代表,北汽ARCFOX正式上市、东风岚图即将上市,长安联合华为、宁德时代造高端智能电动汽车,上汽联合阿里造智己汽车……

2018年8月,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公开称,造车新势力企业没人能在当年交付1万辆。结果是蔚来交付超万辆,何小鹏输了与李斌的赌局。

2020年2月还在说“我哪有什么时间去准备6个月的事,我把下个月的事准备好就不错了”,四处找救命钱的李斌也绝对不会想到,9个月后的蔚来会成为全球市值第4的车企。

这些都说明,即使是造车新势力中的佼佼者也会对这个群体的潜力估计不足。

1 头部三巨头的创始人

“我为什么做宝马、奔驰、奥迪这个级别(的汽车),因为他们创始人都死了。李书福、王传福、魏建军很厉害,在这些领域我觉得短期内我干不过他们。”

这是10月下旬,李斌在给轩辕大学巨浪1期授课时与学员们分享的一段话,看起来有些玩笑成分,但同时说明创始人对企业的重要性。但是,几年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造车新势力,它们的创始人都还活着,为什么到了2020年下半年就成了蔚来、理想、小鹏三驾马车遥遥领先?

最明显的原因还是出在李斌所说的创始人上。这三家公司的掌舵人都是连续创业者,蔚来、理想、小鹏分别是李斌、李想、何小鹏的第四次创业、第三次创业、第二次创业,其中李斌第三次公司上市,李想第二次公司上市。

汽车商业评论认为,这意味着虽然是第一次造车,但他们在组建公司、融资、招揽人才、管理团队等方面都有过成功经验,都运营管理过超过千人的大型企业,熟悉资本市场运作,他们要比其他造车新势力在创业精神和管理能力上胜出一筹。更重要的是作为创始人,他们几乎从一开始就清楚自己造车的底层逻辑。

另一个与之密切相关的共同点是三人都来自互联网,在汽车向智能网联转型时期,这一行业背景甚至比汽车行业背景更容易获得成功。因为30年来中国已发展出成熟的汽车供应链、产业链,造车的难度远远小于造智能网联汽车。

也因此,在产品和品牌方面,三家都定位中高端。显然,在智能网联电动车的新汽车方向上,定位中高端,奔驰、宝马、奥迪的市场远比李书福、王传福、魏建军的市场更容易被蔚来、理想、小鹏撬动。这或许是大多数造车新势力所没有想到的。

李斌这样对轩辕大学巨浪1期学员谈到蔚来迄今为止让他最满意的事:“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体系,不管是研发还是工业化,包括质量、零部件、制造、销售、服务,体系建立起来了。因为我们从第一天就开始做正向开发,建立自己体系化的能力是很重要的。”

他同时表示,开创新汽车,背景、经验没那么重要,蔚来早期搭团队的时候还是过于看重背景、经验、行业影响力这些因素。他给行业的提醒是,“如果要做一家更加创新的公司,应该有更多年轻人、更多有创业精神的人。”

2 坚决追随新汽车的方向

通过美股上市,中国造车新势力前三强与其他造车的差距已经明显拉大。而在11月股价暴涨后,三家不约而同开始增发股票,继续扩充资金弹药库。

三家此前都有200亿元左右的现金储备,此次增发又每家融资100亿元人民币以上。在资本市场热捧时趁热打铁多融资当然是明智之举,2020年倒下或陷入挣扎的造车新势力基本上都源于资金链告急。

更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公布的资金用途。

理想增发募集资金,约30%用于研究和开发新一代电动汽车技术,包括高压平台、高充放电率电池和超快充电技术;约20%用于开发新一代纯电动汽车平台和未来车型;约20%用于自动驾驶技术及其解决方案。

小鹏增发募集资金,30%用于研究和开发其智能电动汽车以及软件、硬件和数据技术;30%用于销售和市场推广、服务渠道的拓展、超级充电网络的构建,以及在国际市场上拓展;20%用于智能电动汽车核心技术的潜在投资。

蔚来增发募集资金,60%用于新产品和下一代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30%用于销售和服务网络扩展以及市场渗透。

三家募集资金的绝大部分将用于技术研发,并且集中在新一代车型平台、自动驾驶等技术领域。这将使得造车新势力在新汽车方向上跑得更快。

这里特别提一句,还是在10月的轩辕大学巨浪1期课堂上,李斌在回答“如果回到2014年重做一遍蔚来,会有哪三件事改变做法”的问题时,特别有感触地提出会在做车之前就去搭建整个智能化的平台。

所以我们看到,2020年8月,中国著名的自动驾驶公司Momenta研发总监任少卿加盟蔚来,担任助理副总裁,负责自动驾驶研发,向李斌直接汇报。

2020年9月,伟世通全球首席架构师及自动驾驶总监王凯加盟理想,出任首席技术官,全面负责智能汽车相关技术的研发和量产工作。

而早在这两家之间,2019年3月,自动驾驶领域专家吴新宙博士正式加盟小鹏汽车,担任公司自动驾驶副总裁,并向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汇报。

汽车商业评论认为,强化自身包括自动驾驶技术在内的智能化水平,这是造车新势力三巨头普遍认识到的,却也是诸多其他造车新势力所忽略或没有那么坚定认识并加以贯彻的地方。

3 那些还有可能性的新势力

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此前对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成员和数量有多个划分:三巨头、四小龙、TOP5,但是毫无疑问,随着2020年下半年理想和小鹏相继在美国上市、股价飞涨、增发募资,蔚来、小鹏和理想与身后的竞争对手们逐渐拉开距离,造车新势力格局越来越清晰。

那么,在当下的造车新势力中谁最有可能紧跟蔚来、小鹏和理想?或者换句话说还有谁能够活得更长久?汽车商业评论从产品角度判断,可能天际、合众、高合还有零跑、拜腾这几家汽车可能性要高一些。

在“独立于商业、独立于权力、独立于关系”的第八届轩辕奖评选中,天际ME7是唯一和蔚来、小鹏和理想一起进入到终审的25个提名之中的车型。评审团认为这部车动态舒适性非常好,静态氛围豪华感强,车联网水平超出期待,遗憾在于整体感觉四平八稳,没有让人产生那种看到车忍不住想进去看看的瞬间炫目的精神气质,同时因为其立足高端但整体品牌形象还是给人模糊的感觉。

合众汽车虽然落选轩辕奖,但它未申报的小型电动车哪吒V是一款令人惊叹的年轻人代步车,它有着特斯拉的气质,燃油车的性价比,一上市就已经引起消费者强烈关注。它从另外一个角度掀开了造车新势力对传统汽车的打击,和已经成为电动汽车市场一霸的上汽通用五菱宏光MINIEV的造车逻辑如出一辙。来自大华的朱江明领导的零跑汽车,其零跑T03也开始有了市场,同样说明了这个道理。

同领导天际汽车的张海亮一样,曾经追随贾跃亭的资深汽车人丁磊领导的华人运通虽然产品姗姗来迟,但首款车型高合HiPhi X主打高端,在满足高端用户体验上开启了另外一条道路,也是值得期待。

虽然在2020年夏天暴雷,但拜腾汽车却依然坚强,两位创始人先后离去,产业投资人和高管团队依然想把企业做下去。10月29日,南京盛腾科技有限公司在拜腾汽车南京总部举行揭牌仪式。实际上,支撑拜腾能够继续前行的还是其产品某种意义上经得起推敲。

还有包括威马这样可能马上就要上市科创板的造车新势力,还有像爱驰汽车这样一开始就瞄准海外市场的造车新势力,只要资金实力能够支撑,一旦对新汽车的认知和行动达到知行合一,那么未来也是值得期待。

还有像恒大汽车这样不按常理出牌但却依然有其造车逻辑的最新的造车新势力,只要不像类似赛麟汽车那样从一开始就没有造新汽车的初心,那么,它们的未来就像天际汽车科技集团董事长兼CEO张海亮所言:“竞争才刚刚开始,造车不分早晚,势力无谓新旧,就算不是马拉松,至少也是中长跑,绝不是百米冲刺。”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