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

创业之家文章自由,文章关键词自由,作者商业街探案,创业路上的你是否迷茫呢,希望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自由吧。

探案 | 一个技术工种的有趣灵魂与成长。

“饿了么36号,做好没有啊?”饿了么小哥靠在店门口,一边问炸鸡店的店员小哥,一边不停的看着自己的手机。

“早就好了,今天挣了多少?”店员小哥回复。

“我11点才开始送,目前大概有了两百多了,干到三百就回家打游戏。”饿了么小哥言语间带着些许自豪。

“我想等明年就跟你们一样去送外卖,到时候记得带带我啊。”店员小哥边把打好包的炸鸡递给饿了么小哥,边说。

“你又和你们店长吵架了?”接过餐品,饿了么小哥好像脑补了什么,立马问。

“他是店长,我是店员,谁敢跟他吵啊,他高兴就好。”店员小哥满脸不高兴,送走饿了么小哥,继续干活。

这个对话发生在12月中旬下午四点左右。当时【商业街探案】(ID:bustanan)的小编我正在上海普陀区某炸鸡店门口买炸鸡,门口停了几辆外卖小哥的电动车,他们有的三五一伙在一起聊天,有的坐在车上背靠着外卖箱刷着手机,有的则站在炸鸡店门口和店员闲聊。而此时的上海虽然有些微冷,店门口甚至还有些暖意。

这让我有了好奇,外卖小哥的真实人生究竟是怎样的?于是在一个周三的上午,通过蜂鸟众包App,注册成了一名饿了么的外卖骑士,踏踏实实送了半天餐。

一个拥有技术含量的工种

我自己就有辆电瓶车,本来想,自己是个骑车小能手,选个熟悉的区域,用一下午时间挣个100元钱不成问题,结果实际用了6个小时,接到5单,取消1单,只成功送达4单,其中1单还超时了,利用工作借口挣外快的梦想破灭。

第一单是送一份水果捞到一个写字楼,取餐很顺利,骑车到目的地的时间大概是30分钟,到了地方,我编靠询问路人进了办公楼,最终也没超时,我当时想:“这也不难嘛。”

从第二单开始,问题就频繁出现了。当时已经接近下午2点,我接了一个9元配送费距离3公里的订单。

2点10分时,我到了上海普陀区的百联大厦,需要在负一楼找到一家面店取餐。但下了负一楼以后我就茫然了:这里地方大,店面多,找起来不容易。找的时候问了几个路人、店员都无果,还被顾客询问面是不是冷了。

2点20分时,我成功取到了餐,但到了地面后,我发现有另外一个电瓶车堵在自己电瓶车身后,让自己没法快速启程,于是只能在和顾客沟通的消息渠道里,告诉她“我多半是得晚点才能送到了”。

又花了将近5分钟时间,把拦路的电瓶车挪开以后,我终于成功出发,最后在3点左右的时候才成功将餐品送到顾客的手上,但好在说明原因以后,顾客也并没有生气,而且也没有超时。

接着的送餐也因为找不到取餐点、楼牌号等多种问题,导致了超时、取消,被严重打击信心的我找到了一位有三年经验的外卖小哥李明(化名)哭诉自己,结果受到了他的嘲笑。

李明“安慰”我。没事,我一开始送外卖的时候还差点把自己送丢了。其实送外卖这个事你干多了,就会发现这活其实挺有意思的。很多人在1-3个月的适应期过了以后,大概就能掌握送外卖的方法,一天挣个300元并不能算太难。

李明说,他自己在刚送外卖的时候,会选择一次性配送费很高,但距离比较远的单子,结果发现这样很不划算。等后来,他就选择一个大约3-5公里范围的区域,围绕着这个区域去跑,跑久了地点就都熟了,一次性就可以接很多外卖单,一般情况下的话一次性接6~7单或者9~11单,基本可以在半个小时之内全部跑完,饭点时一般一个中午就可以挣一百多。

“在同一个区域外卖送多了,我们都是很清楚的知道这块区域哪些商家出餐快,哪些商家出餐慢,哪些商家客户比较多,那些商家客户比较少,自己需要花多少时间可以送到。”李明说。

李明还告诉我,一个优秀的外卖小哥,一定要知道如何挂单。所谓的挂单就是,骑手在某个地方接到一单外卖以后,预估自己大概需要花多少时间能送达,然后在取餐的时候,寻找和目标相近、时间稍微有些滞后的单子,这样就能实现跑一趟送多单。

不过,即便外卖小哥会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但送餐过程里仍然会遇到一些来自外部的不可抗力,而这些问题就需要平台来解决了。

科技提升效率,效率带来自由

12月17日,饿了么举办了第三届蓝骑士节。饿了么CEO王磊说:“我也送过外卖,一看快要超时电梯还没来,就只能狂爬楼梯。我们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必须要一步步往前走。”

饿了么在此前就陆续调查了超4万位蓝骑士对于配送工作的看法,并且和骑士们、物流供应商、商户伙伴、专家学者等进行了47场座谈会,吸纳多方建议。在骑士节现场,外卖小哥们也纷纷积极发言,反馈自己在送餐过程里遇到的问题。

饿了么将外部呼声最高的“不可抗力”归纳为七个异常场景:商户出餐慢、联系不上用户、用户修改地址、道路封路、社区不让进、电梯拥堵、雪天路面结冰,并且给出了优化方案。

比如遇到用户失联、拥堵时,骑士可以在后台做异常报备,成功报备后可以对超时、差评免责。针对办公楼医院的电梯拥堵、雨雪天气结冰路边等场景,平台在识别后会给骑士增加弹性时间,并提供一定特殊天气补贴。

除了管理更人性化外,饿了么也正通过升级技术应用和智能硬件解决一些“老大难”问题。比如饿了么也在探索开放数据接口,小区安保可以对接骑士身份认证系统,方便骑士进出。在确实无法随意进入的小区、商场,增加智能取餐柜,方便送餐。

未来,饿了么还将继续推进人工智能头盔、智能蓝牙耳机、智行餐箱等智能配送装备的落地。此外,饿了么也在进行人机协作配送的探索,辅助骑士最后一公里配送。

在此前发布的“十四五规划”要点中,已经明确提出国内未来的发展主题是基于科技创新,推动社会的高质量发展。具体到服务业来说,科技也是降本增效的唯一途径。所以我们看到,饿了么的着眼点是,以更人性化的管理方式保障骑士的收入、安全是基础,基于科技的力量来重塑送餐流程和方案,这也是是更根本、长远的解决办法。

事实上,一个良性成长的系统不会困住外卖骑士,相反,这可能让他们更自由。

东北人李明(化名)有三年的送餐经验。2018年前,他在北京某食品加工厂工作,这工厂包住不包吃,每天工作时间短的时候大概在10小时左右,长超过13小时。李明每个月可以拿到6000多元钱。2018年初,李明辞职,回到东北老家哈尔滨开始送外卖。

李明并没有像其他外卖小哥一样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那么紧张,他每天早上睡自然醒,在8、9点左右起床,大概在10点左右出门送餐,从早上10点大概送到下午1:30左右。

过了中午高峰期以后,李明一般会选择回家休息,到了下午4点过以后再次出门,干到晚上的8-9点,这样还不算太紧张的节奏,让李明每个月大概可以稳定有7000元左右的收入。

作为一个东北人,李明娱乐生活的三大样是“吃烧烤、泡澡堂、看直播”。

像哈尔滨烧烤店多,晚上8点后才到就餐高峰,正好干完活和兄弟们去撸串,吃完再去KTV唱2个小时,开销200元左右,每周一次还是负担的起的。另外,斗鱼上有个叫东北大鹌鹑的英雄联盟主播,风趣又幽默,是李明最喜欢的主播之一。

李明说,他看重这个工作的地方其实不是挣钱,而是自由度,不用天天看某些人的脸色。

除了李明外,探案也访问过一位上海的外卖小哥,他每天工作时间在10小时左右,日送单量在70-80单,一天的收入在600-700元,月收入超过15000元。

越来越多的“精英”工种开始成了蓝骑士

在蓝骑士节开场,饿了么CEO王磊提到,针对骑手的职业生涯管理,有三个关键点:第一是安全、第二是开心、第三就是发展。

目前,蓝骑士中,八成来自农村,送外卖是许多人的进城第一份工。“我们的骑手在职业发展路径上,之前并不是特别清晰,我们有很多优秀的骑手代表,不仅有很多人转去做了站长、调度员,甚至成为服务商的老板,甚至还有骑手同学入职了饿了么来帮助我们更好地去服务好大家。”王磊说。

日前,浙江省人社部门为网约配送员颁发了职业技能等级认定证书。获得证书后,蓝骑士将享受到政府培训补贴、杭州市积分落户加分和个人所得税专项抵扣等政策。

我们也看得到,送外卖其实不是一个围城:里面的人出得去,外面的人也进得来。

疫情期,蓝骑士成为“副业刚需”,许多厨师、健身教练、白领们兼职送外卖。饿了么在疫情期提供了蓝骑士就业岗位120万,兼职骑士平均每月多赚2900元。但很多人可能不了解的是,其实在疫情前,就有一些行业的白领们转型送外卖了。

在第三届蓝骑士节上有一位爆单王,曾经是某影视公司的美术指导,他叫陈建。

陈建是位90后,已经送了3年外卖。在做设计师时,他月薪最高达到过4万,刚开始转行的时候他曾经遭到亲朋好友的质疑,觉得比较丢人。但是他认为:“现在的收入相比于之前是下降了大半,但是给自己的时间更多、更自由。”

陈建以前做美术指导的时候,曾连续数天熬夜加班,身体素质下降,作息时间也没有规律。很多工作都是熬夜干出来的,最长的时候他连着熬了三个晚上,虽然也有连休,但根本缓不过来。

陈建最初做外卖时是兼职,抱着锻炼身体调剂工作的目的,不过他做了一段时间后,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变得规律起来,身体也好多了,干脆就做起了全职。当然,在全职做外卖小哥保障基本收入的同时,陈建还在做自己的抖音和自媒体,“就是这些年在基层跑的经历,让我的创作非常受欢迎。”陈建告诉探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