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亦菲吴亦凡

创业之家文章刘亦菲吴亦凡,文章关键词刘亦菲吴亦凡,作者深响,创业路上的你是否迷茫呢,希望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刘亦菲吴亦凡吧。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响,作者王雪宁,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韩国女团Blackpink今年10月2日回归。回归首日,专辑销售量就达到了60w+,可怕的是,其中“中输”就占了近50w。所谓“中输”,也就是中国粉丝的贡献。而美国女歌手Taylor Swift,去年的新专辑在中国销量超过百万,目前微博粉丝也达到989万。

海外明星在中国赚的盆满钵满,中国艺人在海外也是同样火爆吗?

事实令人尴尬。前段时间《花木兰》让刘亦菲在国际上“刷屏”,然而她的“出海”之路却是一波三折——2006年,刘亦菲在国内热度正高涨时,选择去日本培训做歌手,签约日本索尼音乐娱乐公司。不过两年来并未激起什么水花,后续推出的专辑也反响平平;2008年《功夫之王》上映,刘亦菲登上了好莱坞IMDB全球新人榜人气第一的宝座,但之后没能乘胜追击;2015年,在与宋承宪合作《第三种爱情》后开始交往,但两人的情感无疾而终,刘亦菲的国际化路线也没有终点。

不仅仅是刘亦菲,其他中国明星在影视、音乐等方面的国际化道路似乎都走得有些坎坷。据报道,邓紫棋曾在英国伦敦开演唱会,但在门票赠送的情况下仍然上座率惨淡;而吴亦凡、范冰冰等国内顶流,在好莱坞大片里仍然是工具型角色。

中国明星想要冲出国门,似乎没有想象中简单。

“出海”之路,屡败屡战

“归国四子”的国际化基因应该是最足的了。

吴亦凡于2016年与韩国SM公司正式解约,完全转回中国发展。在亚洲地区积累下人气后,他又将目标瞄准了欧美市场。

2017年,吴亦凡演唱的歌曲《JUICE》,登上了iTunes美国即时下载总榜的第28位。同年,与美国当红rapper Travis Scott合作的英文单曲《Deserve》,上线两小时登顶美榜并持续了19个小时。2018年的新专辑《Antares》,在粉丝的努力打榜下,五小时就登上了美国iTunes四个榜单的Top1。

此外,吴亦凡在影视和时尚方面也是动作频频。不但参演了《极限特工3:终极回归》、《星际特工:千星之城》等欧美大片,还登上了英国《tmrw》、法国《CRASH Magazine》等多个著名杂志的封面,更是伦敦时装周、巴黎时装周的常客。

这一系列动作,都展现出了吴亦凡对其“国际化”标签的重视,但其“出海”效果依然不佳。

专辑《Antares》在iTunes榜单力压Ariana Charts(A妹)新歌,被美国网友质疑刷榜,还掀起了全民寻找“Kris Wu”的尴尬风波。海外嘻哈领域的两位专业人士Brandon和Skezz在听过吴亦凡的单曲之后,也表示歌曲存在修音过度、歌词缺乏逻辑性等问题。

而吴亦凡在几部欧美电影中的短暂露脸也并未掀起太大的水花。

除了吴亦凡,张艺兴的海外数据其实也相当亮眼。

2016年发布的首张原创Solo专辑先行曲《What U Need》,MV公开21小时,就在海外官方平台YouTube上突破百万播放量。2018年与Alan Walker合作的《Sheep》,获得了iTunes worldwide世界专辑榜第9名。另外,张艺兴还在2019年参加了第61届格莱美颁奖典礼。就连上个月生日的话题,也登上了世界推特53个国家和地区的趋势。

不过,2018年张艺兴的新专辑NAMANANA(梦不落雨林)上线后,虽然在美国iTunes专辑榜只排在19位,却还是有不少网友质疑刷榜。其中既有之前吴亦凡海外刷榜事件的影响,还因为他们认为张艺兴刚在美国出道,根本不具备这么高的人气。

C-Pop(中国流行音乐)想要走向世界,还需要时间。

音乐之外,演员们的海外路线也是一波三折。

以《还珠格格》名扬海外的范冰冰,凭借《观音山》和《我不是潘金莲》,分别在2010和2016年,拿下了东京国际电影节和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两个国际A类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并于2017年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

但是2018年因为税务问题,“国际范”慢慢淡出了大众的视线,在海外的走秀和杂志拍摄也日渐减少。并且与早年在《X战警:逆转未来》中“打酱油”差不多,明年即将上映的欧美特工片《355》,据说范冰冰也是五位女主演中戏份最少的。

想要在海内外重新登顶,“范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有意思的是,这些在国内红透半边天的顶流在海外路不好走,但一些国内无人知晓的华裔演员却在海外家喻户晓。

美籍华裔演员吴恬敏,出演了掀起全球火热风潮的好莱坞喜剧片《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入选《时代周刊》“全球百大人物”。

另一位美国华裔演员刘玉玲 ,参演过《霹雳娇娃》(Charlie’s Angels)系列、《致命女人》(Why Women Kill)等多部海外作品,并且成为了继黄柳霜之后第二个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留星的华裔女星,称得上是好莱坞发展最好的华裔女演员之一。

国内的流量明星“出海”艰难,海外发展势头良好的华人在国内却藉藉无名,二者兼得还需时运。

以剧带人,突破市场

中国明星想要“走出去”,贴上“国际化”的标签,以剧带人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东南亚地区各国可以说是国产剧的“铁粉”。《红楼梦》、《西游记》等经典电视剧的缅语配音版相继在缅甸各电视台播出;老挝MV电视台目前播放的影视剧中,大约有65%都来自中国,吸引了上百万观众收看;泰国Monomax视频网站播放的《斗破苍穹》也颇受当地观众好评。

2018年,在爱奇艺热播的古装剧《延禧攻略》,也在越南最大的视频网站Zingtv上同步播出,并且引发了追剧的狂潮。甚至有不少越南观众看完后,特意来到中国去看延禧宫。《延禧攻略》的走红也让主演们拥有了“姓名”,越南、新加坡、马拉西亚等多国粉丝天天在秦岚等人的ins下面留言,问什么时候才能去他们那边。

去年暑期在腾讯视频播出的《陈情令》,也通过腾讯海外版WeTV在泰国播出,其火爆程度堪比当年《大长今》在中国播出时的盛况,各种剧照截图、粉丝向MV在泰国全网扩散。主演们也因此在泰国粉丝暴涨,线下各大商场、车站等全是肖战和王一博的海报与视频,后来到泰国宣传时,甚至还因粉丝过多导致机场的交通瘫痪。

“媳妇”海清则是在非洲“出圈”了——2012年《媳妇的美好时代》在坦桑尼亚备受关注,刚引入时,只被译成了斯瓦希里语(坦桑尼亚唯一官方语言),随后因热度太高,又翻译了葡萄牙语、西班牙语等,在非洲大部分地区播出。海清2012年去里约参加地球峰会时,就被许多参会的非洲妇女一眼认出。

《甄嬛传》、《琅琊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步步惊心》等国产剧也很受日韩观众的喜爱,《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更是成为了韩国中华电视台(中华TV)收视率最高的剧集。所以不难看出,日韩已经成为除东南亚、非洲等地,又一“破圈出海”的通道。

2016年网络剧《上瘾》在国内和海外Youtube平台播出后,在中国以及泰国、加拿大、西班牙、印度尼西亚等多国引起轰动,主角许魏洲也因此深受追捧。紧接着,同为歌手的许魏洲开始在韩国、泰国等召开巡回演唱会,还作为中国星光特使,出席了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2017Billboard公告牌音乐大奖。

如今,以作品带动明星发展已成为国内的常态,对于想要在海外“出圈”的中国明星来说,先有一部好作品,才能有机会让人记住你。

当你在国际上拥有了“姓名”之后,你的其他作品、行程自然会受到关注,这其实是一个良性的循环链条,或许也是中国明星打入海外市场的最佳策略。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