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战

创业之家文章b战,文章关键词b战,作者蓝莓财经,创业路上的你是否迷茫呢,希望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b战吧。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蓝莓财经,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路德维希在《人的行动》一书中曾写道:“任何行动的目的、目标或意图,通常都是一种不适之感的消解。”

对于企业的行动来说,也是一样。近日,B站继七月份推出剪辑软件“必剪”之后,又推出了全新的视频剪辑软件“不咕剪辑”。接连推出剪辑软件,B站又是为了消解怎样的不适之感?

买买买,“不咕”为救“必剪”而来

今年7月份,B站上线了自家的第一款剪辑APP“必剪”。此前,B站虽有PC端剪辑工具“云剪辑”,但在手机端剪辑软件的布局一直是空白。必剪APP的出现,补足了B站在手机端的产品矩阵,且账号与B站互通,可以一键投稿至B站,方便了B站用户与平台内创作者。

不过,使用者对必剪的评价,并不全都是正面。有些用户反映,使用必剪只是为了完成B站创作中心的相关活动,必剪本身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完善,例如分帧不明显,导入素材、导出视频经常闪退,转场少,相较于比较成熟的剪映,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剪映是抖音推出的剪辑工具,另外快手也有推出剪辑工具快影,两家短视频平台推出剪辑工具的时间较早,产品相较于必剪也比较成熟。一般来说,必剪需要不断进行产品迭代、优化、完善。但是在十月份,B站又联合新投资的公司Versa推出一款新的剪辑软件“不咕剪辑”。

在10月26日前后,不咕剪辑联合B站阿福、醋醋、猛男舞团等多名知名up主进行了宣传。不咕剪辑同样支持一键发布至B站,同时增加有AI抠像这一独占功能。为什么B站要再推出一个剪辑软件呢?

一家企业的投资目的大致有三种:一是业务驱动型投资,用资源置换驱动业务发展,投资比自建更有效率;二是战略方向驱动型投资,防止公司在某些方向的系统性踏空,需要以资本整合的方式确保一定的行业地位;三是财务驱动型投资,不受业务局限,追求财务回报。

B站投资Versa的目的很明显就是第一种,业务驱动型投资,投资比自建更有效率。

根据天眼查APP显示,Versa所属公司是上海懿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目前融资4轮,背后资本有腾讯、红杉资本等,今年10月份完成B站的B轮融资。天眼查公司简介一栏显示:公司致力于为用户提供简单易用的图片视频处理软件,可以清楚知道Versa公司是做什么的。

经过调查发现,Versa就是公司另一款应用马卡龙玩图的原名。马卡龙玩图是一款基于人工智能的短视频和照片处理应用,不咕剪辑上的AI抠像功能,正是脱胎于马卡龙玩图中的AI识图。

Versa公司在短视频、图像上有技术积累,B站投资Versa推出不咕剪辑,可以用资源置换弥补必剪在技术上的劣势,驱动B站剪辑工具的发展。同样这么做的还有字节跳动并购Faceu团队,做出剪映。不过B站只是Versa投资方中的一个,不像字节跳动一样财大气粗,所以Versa的技术并不能直接并进必剪当中,才诞生了不咕剪辑。

“鸽子”还是自家喂比较好

B站有不惜投资也要做剪辑工具的原因。

首先是时代使然。

克里斯·安德森认为技术的市场发展有一项重要指标,那就是产品的临界价格。当一项产品价格降到某个程度,其市场将产生飞跃式的发展,此时将会出现大量的机会。

随着智能手机越来越趋向于平价,与智能手机相关的市场会出现大量机会。比如软件应用市场,智能手机的普及带动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各种各样的软件应用在智能手机上百花齐放。

视频软件同样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层出不穷。人们获取视频内容的成本在降低,从原本的只能从电视上获取视频,到现在随时随地可以从手机的软件中获取,也可以说是视频的“价格”在降低。随着视频内容的泛滥,与视频相关的剪辑软件市场自然会出现新的机会。

同时,根据安迪-比尔定理,硬件提升的性能,很快会被软件消耗掉。随着智能手机硬件在摄像、拍照、GPU等方面的提升,软件功能也会继续提升,智能手机具备了从信息接收工具转为生产工具的可能性。

其次是B站自身原因。

B站是PUGC平台,PGC内容在获客上有优势,UGC内容在营造社区氛围上有优势。PGC内容可以买,可以资源置换,但UGC内容则完全靠内容创作者,也就是up主们。

根据B站今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B站月均活跃用户1.72亿,日活跃人数5000万,日均观看时长79分钟,面对增长的用户数和观看时间,UGC内容供给自然也要跟上脚步。

而UGC内容创作,成本分类主要有三种,智力成本、技术成本和体力成本,这三个成本构成了UGC内容的准入门槛。一款好的剪辑软件可以降低UGC内容创作的技术成本,降低内容创作者的创作门槛。

最后就是竞争对手的原因了。

经济学中有一知名原理叫做“挤出效应”,意思是说在市场总量相对稳定的情况,可能由于供应、需求有新的增加,往往会引发挤出效应,从而导致部分资金从原来的预支中挤出,而流入到新的商品中。

每个人一天的时间是固定的,在有限的时间内吸引更多的用户注意力是每家公司的软件都在考虑的事,毕竟将用户吸引过来才好变现,这在一定程度上就造成了用户使用时间上的“挤出效应”。

视频类应用主要就是靠内容吸引用户注意力,而剪辑软件作为工具可以看作是处在内容生产的上游。快手、抖音都已经推出了手机上的剪辑软件,爱奇艺、腾讯同样也有移动端的剪辑软件。B站在必剪推出之前,手机剪辑软件方面一直是空白,在B站平台上也会看到有用户使用剪映制作视频上传。

在争夺用户时间的战场上,肯定不能将内容生产的上游拱手送给给竞争对手,B站做出剪辑软件是为了补充自己的产品矩阵。当然,手机剪辑软件只是剪辑软件的一部分,主流剪辑还在电脑,推出剪辑软件更多的是在预防自己的内容创作者在其他平台的剪辑软件上形成习惯,继而转型别的平台。

简单来讲,就是B站和竞争对手靠鸽子们(内容创作者)打仗,自家的鸽子新兵老跑到别家的平台吃食,那以后养好的鸽子不就更容易飞到别的平台了,B站要防止出现这样的情况。

B站不止要防“鸽”

接连推出“必剪”“不咕剪辑”的B站,仍会面临很多问题。

第一,B站的UGC内容主打的是中长视频,手机现在并不适合做中长视频内容创作者专业的生产工具。

视频剪辑需要打开多个界面,手机屏幕过小,有些剪辑操作需要逐帧细剪,容易误操。同时,手机内存虽然越来越大,但是对于中长视频来说需要剪辑的视频素材更大。另外,调色、音频处理、多轨剪辑等专业化操作,手机剪辑软件仍做不到。

第二,手机剪辑软件降低了内容创作的技术成本,降低了创作者的进入门槛,但同样会导致低质内容泛滥。低质量内容泛滥对B站社区氛围营造并无好处,来自不同分区的低质量内容,会冲淡B站的社区氛围,降低B站的用户粘性。

同时,低质量内容增加也会为B站带来审核压力,而B站的审核机制,尚不完善。

笔者身边一名专栏区up主曾吐槽B站的审核:“有些词大up能发,小up却发不了,文章里出现一个‘橘里橘气’就打回了,其他up讲就没事。”另外,一位B站五六十万粉丝比较老的up主也曾就B站的审核问题与B站工作人员硬刚,虽然当时达成和解,但也能看出,B站审核存在一定的问题。

第三,B站创作的内容多是二次创作作品,严格追求版权问题的话,仍处于灰色领域。

今年由于疫情原因,日本四月、七月动画产量降低,导致许多动画区up主纷纷转型生活区,有些用户表示接受不了up主们的转型。动画区up主尕、天堂做了一期关于为什么不做动画杂谈的科普,其中讲到了版权问题对动画杂谈视频的影响。动画杂谈视频中涉及到视频的版权方、国内版权代理方,如果追究就可以下架杂谈视频。

B站的鬼畜视频、混剪视频等,都是对原有内容的二次创作。实际上,原创与二创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原创可以凭借二创宣传,收获人气,这时候原创是不会追究的。例如小米的《Are you ok》,听的人多了,反而是对小米的宣传。但也有一些涉及到版权与合作方想占据内容的独家性,自然不会开放二创。

同时,国家政策也越来越重视版权的保护,现在很多品牌商选择up主做广告不会植入进二创视频内,以规避政策风险,对up主变现造成一定的影响。

最后,业余的做不过专业的。

上文已经提过,UGC视频内容创作成本可分为体力、技术、智力。对于大多数作品来说,判断其优劣的标准,通常是智力成本>技术成本>体力成本,智力成本在视频创作中占据主要位置。而智力成本占比越高,作品就越偏向于PGC,对技术的要求就越高。

B站的up主们为了获得更多的关注,会在视频质量上会做出更多的要求,B站用户也会对更倾向于高质量视频。手机剪辑软件始终只能作为入门使用,获得更大的成就、更多的关注,还是需要学习专业的剪辑软件。

结语:

“不咕剪辑”虽然能补充B站在手机剪辑软件方面技术上的不足,但是解决不了其他的问题。另外,B站商业变现能力仍依赖于核心二次元群体,在扩张的同时,也要克制着自己出圈的动作。B站的三季度财报快要发布,变现能力是否有所改善,存在的问题有没有缓解,或许可以从中窥知一二。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