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m

创业之家文章almm,文章关键词almm,作者竞核,创业路上的你是否迷茫呢,希望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almm吧。

编者按:本文来自竞核(ID:Coreesports),作者陈佩佩,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权利迭代,UC系严重流失,网易系占上风。

游戏畅销榜厮杀惨烈。

踩着Q3的尾巴,米哈游、莉莉丝等新势力接连冲榜,挤下网易、灵犀互娱。再往前,也就是Q2则是灵犀互娱的高光时刻。

最疯狂的时候,旗下两款产品《三国志·战略版》《三国志幻想大陆》双双跻身TOP5。

跟游戏表现相比,研发商灵犀互娱显得相对低调。“最好不要让市场关注到,我们现在还采购腾讯系流量。要是引起警觉,卡流量那就不太妙了。”一位接近灵犀互娱的知情人士告诉竞核。

整整蛰伏七年的阿里游戏,如今想隐身似乎已不太可能。在2020财年Q1财报会议上,高管已明确表示自研游戏业务已跨越孵化阶段。

不知这否再次奏响了阿里全面进军游戏市场的号角。

战略失当,从鄙视到真香

游戏跟阿里差点擦肩而过。

在2013年之前,阿里更确切地说是马云对游戏都是持“坚决抵制”的态度。

2008年,马云曾公开表态“饿死也不做游戏”,到了2010年,马云再次表示“我们坚定地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中国本来就是独生子女家庭,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

他语重心长地说,游戏业务阿里一分钱也不投。人家投,我们鼓掌,但我们不做,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

不过面对2000亿规模的游戏市场,杰克马选择性失忆。这也正应了《让子弹飞》中的那句台词“挣钱嘛,不寒掺。

商人的天性就是逐利,这本无可厚非。正如当年周鸿祎还提过“不会涉足杀毒领域”;刘强东也说过“京东5年内不卖书”。

你看他们不也见风使舵,活得好好的。毕竟世界在变,战略也得跟上才行。

跟进军即时通信业务来往一样,阿里挥舞着“反垄断”旗帜向腾讯开炮。

彼时曾任阿里发言人的王帅吐槽,阿里对国内游戏市场垄断、山寨的现状表示遗憾,对腾讯游戏一家独大对游戏生态的破坏很不满。

他说,如果游戏产业继续保持1:9的分成比例,那么游戏产业的畸形就不会改变。因此,阿里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推出新的游戏平台。

为践行这一战略发展游戏业务,阿里花大力气挖来腾讯高管刘春宁,担任阿里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全权负责游戏业务。

2014年1月8日,阿里在首届中国移动游戏产业高峰会(MGAS)上宣布将推手游平台。

具体玩法是,对于单机版游戏合作者,第一年阿里巴巴将免费为其提供服务,联合运营的游戏则采用八二的分成模式,阿里仅拿20%以覆盖成本和用户激励,内容开发商则获得70%的收益,剩余10%将用于支持农村孩子教育发展。

阿里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刘春宁还披露阿里手游平台战略:手机游戏是移动时代最核心的用户需求, 阿里手游平台战略,目标是打造更加健康、开放、共赢的游戏生态链。

会上,刘春宁详细向外界阐述阿里游戏的打法,包含为什么要做、切入点在哪里、阿里平台的优势。

最关键的切入点即是阿里自有的移动入口,包括淘宝、支付宝、来往、一淘、天猫等;投资入口陌陌、UC、千千静听、微博、墨迹天气。

当然最贴近游戏业务的入口还数UC。

阿里共分两次收购了UC大约66%股份。2013年3月花费31.3亿元战略投资;2013年12月,支付11亿元现金进一步增持,花了42亿元,获得了66%的UC股份。

半年后,也就是2014年6月11日,阿里全资收购UC,业内估值为50亿美元(超过300亿人民币),创造了当时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并购事件新纪录。

大致上,UC九游的发展历史可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九游尚未被UC收购前,九游依靠端游转手游的公会、重度玩家支持发展起来;第二阶段:UC收购九游后,2009年UC收购九游,当时其已成为重要的游戏分发平台;第三阶段,阿里收购UC,宣布打造手游平台。

发行受阻,重心偏转

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可以说UC九游受惠于阿里全面转型移动端的战略。此后,阿里的游戏业务开始跑步前进。

2014年,阿里宣布将手游业务交由移动事业群旗下的九游负责,主要进行精品游戏的营销推广和分发。

当年阿里游戏发布三款游戏:《疯狂的玩具》《啪啪啪》和《啵啵啵》;代理了9款游戏:《索尼克冲刺》、韩国手游《突突三国》和《弓箭》、欧美手游《点点》、综艺《花样爷爷》同名手游、Gameloft《近地联盟先遣队3》和《冰川时代:村庄》《暖暖环游世界》、Rovio的《愤怒的小鸟:斯黛拉》。

这些休闲游戏没能实现阿里游戏一战成名的野心,到是让研发商认识了阿里游戏渠道的孱弱。要知道叠纸游戏续作《奇迹暖暖》欧美揽金数亿人民币,而《暖暖环游世界》几乎没出现在畅销榜过。

这让难怪叠纸会将续作国内代理权转交给腾讯,某种程度上也宣告着阿里游戏“娱乐+电商”模式的破产。

即便一路跌跌撞撞,阿里游戏发行业务探索的脚步没有停止。2015年,九游宣布对阿里手游业务完成逐步整合。次年,UC九游正式更名为阿里游戏。阿里巴巴也任命UC九游总裁林永颂将出任阿里游戏总裁,移动事业群总裁俞永福亲自挂帅阿里游戏董事长。这足见对游戏业务的重视。

吊轨的是,一年时间不到,阿里游戏再次换将。2017年3月,原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UC国际业务总经理史仓健走马上任。

随后,他立马宣布全面进军游戏发行领域,与Mail.Ru、TFJoy、Efun、龙腾中东等国际发行商合作,帮助国内游戏走出国门。

结果并未给人惊喜,海外发行业务碰壁,国内发行业务仍未见好转。至此,阿里游戏业务开始两条腿走路:发行+自研。

一笔重磅交易,拉开了阿里游戏的自研大幕。

2017年9月26日,阿里大文娱宣布全资收购由网易前COO詹钟晖(叮当)等创办的简悦。同一天,还宣布成立游戏事业群,下设开放平台事业部和互动娱乐事业部,由史仓健和詹钟晖分管。

广州简悦三位联合创始人詹钟晖、陈伟安和吴云洋,均是中国游戏界不折不扣的老炮。

1999年,詹钟晖加入网易,曾领导过 《大话西游2》《梦幻西游》等多个项目的开发。2006年5月起担任联合首席运营官,2009年3月起担任首席运营官。2011年5月15日卸任首席运营官。

据腾讯科技报道,作为网易游戏缔造者之一詹钟晖曾吐槽过,“我就是被赶出来的,当时我和丁磊在方向上有分歧,结局只能是我离开”。

收购广州简悦后,阿里游戏开始密集挖角网易游戏,撬来了《天谕》美术总监、《创世西游》主美术费剑锋。

与此同时,还有多名《天谕》和网易游戏其他项目组陆陆续续跳槽到阿里游戏。自研项目效果虽不能称为立竿见影,但在市场上的成绩是有目共睹。

由简悦研发的《风之大陆》,于2018年7月上线,并在当月拿下iOS中国下载量TOP6、收入TOP7,打破了腾讯网易垄断游戏收入TOP10的局面。

尽快这款产品被紫龙收纳囊中,阿里游戏并非获得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但,这足以说明简悦的研发实力。

在AppAnnie公布的2018年全球52强发行商榜单上,阿里游戏位列第37。再往下就是大家熟知的《三国志 战略版》,该作自2019年9月上线以来,身影屡次出现在畅销榜TOP5,甚至登顶。

据《三国志·战略版》联合运营商盛天网络财报显示,该作2020 Q1、Q2流水分别高达18亿、19亿元。上线至今,预估总流水达到50亿元。

得益于此,阿里游戏段位嗖得一下,蹿升至国内前五。排在它前面的是腾讯、网易、莉莉丝、趣加。

权利迭代,浮出水面的铁三角

后面的故事大家可能印象比较深。

俞永福重回C位,代表集团分管游戏业务。可不知,伫立在眼前的阿里互娱还是不是曾经熟悉的味道。

9月初,阿里向媒体证实,游戏业务所属的互动娱乐事业部(灵犀互娱)将整体升级成为独立事业群,与阿里大文娱平行。

跟三年前首次升级成独立事业群相比,拼图上少了开放平台事业部,地位则往前迈出一大步跟大文娱平级。

此外,游戏自研业务负责人詹钟晖职务将向上调整,高德集团董事长俞永福即将代表集团分管阿里巴巴的游戏业务。

至于分管开放平台事业部的史仓健,以及大批UC系高管,早于今年年初离职。

两年时间过去了,阿里游戏业务好像一点都没变,但五脏六腑又好似换新了一般。

不变的是,俞永福仍旧代表阿里巴巴站在舞台中央接受外界审视。变的东西相对要更多,游戏业务名字换了面貌灵犀互娱(或阿里互娱),业务骨干大换血,业务布局换到自研赛道。

在大公司内部,大多数业务调整,老旧的权力秩序都会面临重构,有人向上走,自然也有人徒留落寞的背影。

大体上,眼下阿里互娱内部已经形成以俞永福、黎直前、詹钟晖为首的铁三角管理层。

时间倒回到2016年,同样是10月底,阿里巴巴集团宣布筹建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由阿里巴巴合伙人俞永福担任董事长兼CEO。

次日,俞永福在内部邮件中宣布,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未来将采用“2+X”业务矩阵,即“两个用户平台引擎(UC,大优酷)+各专业纵队”。

其中阿里游戏进入新的移动事业群,由何小鹏任董事长。没过多久,阿里巴巴就宣布从2017年财年起,营收项目中的“移动媒体及娱乐”将从“其他”类别中分列出来。

当时这一举措也被外界视为阿里游戏地位提升的信号。2017年开始,阿里游戏更是四处挖角,收购公司,发力自研业务。差不多同一时间,在完成过渡使命后,阿里游戏董事长何小鹏离职。

为稳定新团队,俞永福沿袭阿里大文娱的班委会领导制,组建游戏事业群班委会。樊路远(木华黎)、詹钟晖(叮当)、史仓健(苍剑),常扬(刘墉)和黎直前(宇乾)进入游戏事业群班委会。

这是阿里游戏业务首次以独立事业群身份亮相,本来大有可能跟大文娱平起平坐。可惜事情的进展并不如人意。

《财经》曾报道,当初集团让俞永福分管大文娱业务,就是想给他重新证明自己的机会。高德能够搞得定,大文娱说不定也能行。

怀着重重疑虑,俞永福开始大刀阔斧改革,但业务仍旧深陷亏损泥沼。

2017年11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通过公开信宣布,俞永福将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大文娱董事长、大文娱及高德总裁职务。

至此,俞永福远离一线业务,转而投资。

去年2月份,原阿里游戏事业群向下调整为互动娱乐事业部,由阿里巴巴大文娱CFO、阿里文学CEO黎直前负责。

而今三年已经过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随着俞永福回归势必会提振外界对阿里游戏业务的信心。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换个角度看,眼下阿里互娱UC系老将流失惨重,不知道这位高级“打工人”现在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