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地产

创业之家文章海南地产,文章关键词海南地产,作者财经无忌,创业路上的你是否迷茫呢,希望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海南地产吧。

编者按: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620年9月16日,102名英格兰移民乘坐着“五月花”号横穿大西洋来到马里兰,寻找一块清教徒能居住的“净土”,“美国梦”第一次开始悄然萌芽。

300年后,位于中国最南端的海岛宣布建省,全中国甚至半个地球都变得疯狂起来。来自全国各地约10万人次的闯海人,如潮水一般地奔向海南寻梦、创业。

海南作为中国第一个特区省,获得了最特殊、最灵活、最优惠的政策。如同美国成为全世界淘金者的胜地,大国商业在幼年期总需要一片释放狂野能量的土地,海南就曾扮演了这样的角色。

今日的中国金融界、地产界中的佼佼者,十之五六都拥有自己惊心动魄的海南往事,冯仑、潘石屹、张宝全、任志强、戴志康等都是怀揣梦想远赴海岛,要么折戟沉沙,要么全身而退。

海南梦,一个从头开始、大把机会的财富梦,很多人在白纸一样的海南获得成功。商业的种子和野心,也被他们带到远方。

炒房地产发家的首富

1984年,邓小平第一次南方谈话。

在谈到如何办好经济特区时,他说:“我们还要开发海南岛,如果能把海南岛的经济迅速发展起来,那就是很大的胜利。”于是,地理位置特殊的海南被列入开放的重点。

彼时,在福建开塑料厂的冼笃信从报纸上读到了这个消息,心里一阵狂跳,“实话实说,我不知道开放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这肯定是一个机会。”

“激动得夜不能寐”的人不止冼笃信一个,时任海南行政区党委副书记、公署主任雷宇很清楚,开放对于这个孤悬海外的海岛意味着什么。他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进口13000辆汽车转卖到内地,赚两个亿就够了”。

闸门一开,全岛顿时陷入疯狂。冼笃信连夜从南平赶回琼山,组建了琼山南联商贸总公司。凭借着岛内的人脉,开始倒卖汽车。最多的一次,他一下子拿到22辆车。他把车在马路上一字排开,整个琼山县城都轰动了。

1984年9月,这场史无前例的汽车狂潮终被国务院叫停。但汽车生意却让冼笃信完成了原始积累。保守统计,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赚了大约100万元。

1987年,海南即将建省的消息再次传到了冼笃信那里,已经离开海南三年的他又杀回了海南。

这一次,他先后开办了电镀厂、医用香精厂和进出口公司。后来,冼笃信注册成立了最终成就他“海南首富”地位的腾龙商贸公司。

1988年4月13日,海南省政府挂牌,中国唯一的省级经济特区诞生。第一任海南省委书记许士杰的一句话:“开发落后的海南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除了招商引资外,一个重要的手段就是盘活政府手中的土地。”瞬间点醒了冼笃信。

凭着商人的敏感,冼笃信相信“房地产开发”——这一陌生概念的背后,肯定隐藏着巨大的商机,于是借了2000万贷款,凑足5000多万元资金投入到了三亚市中心的“120项目”。

从1990年开始,海南的房地产市场开始呈现渐进式升温的态势。1992年初,邓小平二次“南巡”的效应,海南的房地产市场被彻底引爆,全国各地的资金争相涌入这块仅有34万平方公里的岛屿。

“你有一个公司,先拿到一块地,然后用地作抵押,再到银行贷款,甚至房子还没有建好,就能抛出去,根本不用你操心,就有买家找上门来。”

冼笃信就这样用赚来的钱在海南四处买地,手握着约5000亩土地,当时总值超过10亿元。冼笃信成为当仁不让的海南首富。

1994年,《福布斯》首次对中国富豪进行排名,冼笃信以5亿元总资产进入前10名,位居希望集团刘永好、东方集团张宏伟之后。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海南人,因为经历了海南最好的时代,冼笃信而有幸成为了海南岛第一位福布斯富豪,也是海南岛的第一位首富。

就在海南房地产市场热浪滔天时,有关中央将要进行宏观调控的风声也从各个渠道传出,冯仑、潘石屹、王石、任志强等人开始将手中的地产出手。

在宏观调控的背景下,海南地产泡沫破裂,市场陷入大萧条。冼笃信的巨额财富几乎被蒸发殆尽,他成了一个“最成功的失败者”。

汽车行业诞生的首富

在1988年那场海南建省“十万大军下海南”的热潮中,从重庆大学毕业的22岁兰考籍小伙子景柱,在毕业分配意向表填了:祖国边远地区、私营企业或其他科研机构。于是,景柱被分配到了海南汽车冲压件厂。

在海南汽车制造厂,机械专业出身的景柱从技术员干起,历任车间主任、厂长助理、代理厂长等职务,后来还曾兼任海南省汽车办主任。

当时的汽车市场中马自达深陷企业危机,急于打开利润市场,而海南汽车冲压件厂苦于没有产品生产,双方接触后一拍即合,准备合资生产马自达轿车。

然而受制于国家汽车产业政策,产品没有“准生证”,海南马自达车辆只能岛内销售,1996年底,企业濒临破产。

一年后,时年31岁的景柱景柱临危受命,出任海南汽车制造厂厂长,开启了海马汽车的第二次创业。

期间,海马与马自达再次合作生产海南马自达汽车,并凭借普力马和福美来跻身国内主流车企阵营。

1998年,国家财政部以资产划转方式,将海南汽车制造厂国有资产100%划转给一汽集团,并更名为一汽海南汽车有限公司。

景柱不愿调入一汽集团,海南省委增补他为海南省总商会(工商联)副会长,并由省委组织部管理他的档案,储备待用。

景柱还组织几百老员工成立持股会,四处筹措资金,建成了民营海马汽车公司。2000年,民营海马集团成立,收购面临退市的“*ST琼金盘”,最终实现借壳上市。

2004年,在海南省和一起集团的要求下,民营海马汽车和国有一汽海南汽车有限公司完全合并为“一汽海马汽车有限公司”。也是在这一年,海马实现了销售收入过百亿,年利税总额30多亿元。

海马汽车一度辉煌,曾创下自主品牌中第一个单车型销量破百万、轿车和SUV单一车型双双月销破万的记录。

2006年,伴随着整个牛市,景柱的个人财富水涨船高。2007年,景柱登顶海南首富。

然而两者的联姻并没有持续多久,由于马自达从中做梗,双方关系迅速恶化。也是在2006年,双方合作到期后,一汽海马与马自达的缘分走到了尽头,前者不再拥有马自达品牌的使用权。

心灰意冷的景柱离开了海南,带领团队北上河南,用了3年时间,在河南站稳了脚跟。与此同时,他师从经济学家厉以宁,攻读了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

从2007年开始,海马汽车的发展几乎一年一个台阶,2015年创下了10.8万辆的新高,郑州基地营收超过百亿。

与此同时,野心勃勃的景柱开始变得见异思迁,海马集团开启了激进的多元化战略,陷入了经营性危机。

2019年4月,已经退居二线的景柱又重出江湖,再次担任海马汽车董事长。面对海马的窘境,景柱试图用他经济学博士的身份救海马于水深火热。

以小搏大的首富

2月26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来自海航的陈峰以130亿的财富值,再次登上海南首富。相较于负债7000亿的海航,创始人陈峰的名字直到海航的“暴雷”才被大众所熟知。

陈峰原名叫陈锋,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他从小就有比较强烈的争心。因为时逢全国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陈峰便把“锋”换成了山峰的峰。

1980年代初期,民航局计划从全国民航系统挑选11个人去德国学习航空技术管理,陈峰靠自己的苦学以及沟通技巧,成为11人之一。回国后他辗转到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

彼时,全国掀起了海南热,陈峰也变成了闯海者之一,80年代末,来到海南兴南集团。

1989年,海南省政府给了他1000万元成立航空公司,这笔钱在当时很多,但连个飞机翅膀都买不了。而且民航政企不分家,属于垄断行业,对于成立这样的地方航空公司非常排斥。

“我一个人提个包,去做一个当时看来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事情。没人相信我能成功,人人骂我是疯子,‘陈疯子’由此得名。”陈峰在后来的采访中说道。

为此,他先是租了一架军用飞机,然后拿到民航局的牌照。之后,陈峰与助理王健通过了内联股份制的模式向公众发行股份,并且最终筹集到了2.5亿的资金。然后再靠着这2.5亿资金作为担保,从银行贷款了6亿。

就这样,靠着资本的运作和资金杠杆,海航慢慢累积了8.5亿的资金,陈峰靠着这笔钱买下两架飞机,专门飞海口到北京的航线。到了1993年,海航已经是当时最赚钱的航空公司。

为了让海航扩大发展,陈峰远赴美国华尔街去寻找资金。最终受到了资本大鳄索罗斯的赏识,拿出了2500万美元买下了海航25%的股份。海航也就成为了一家中外合资的航空公司。

2000年,适逢民航总局进行重大改革重组,陈峰不想被吞并,于是利用金融杠杠不断收购小航空公司,先后并购新华航空跟山西航空,前前后后花费了20亿。

海航的“鲸吞”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

2015年,陈峰随同国家领导人访美访英,在美国,他参与了中方和波音公司签署300架、总价值约2400亿的采购合约,其中海航占30架。

在英国,他和全球第二大发动机提供商罗罗签署了总价值逾150亿的发动机和相关服务合同。

当时资本圈盛传,海航要“抄底欧洲”。截至2017年6月,海航在全球各项收购的交易金额已经超过500亿美元,比一些国家的全年GDP都高。

公司行业分布广泛,涉及商业服务业、零售业、互联网、商品贸易、电器机械和器材制造业、航空运输业、计算机、货币金融服务业以及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为主的9大行业。用陈峰的话来说:除了避孕套的企业没有,其他都买了。

其实,在海航的整个发展过程中,“以债养债”一直都是海航常态发展的方式,自然高负债问题也紧随其后。这样子一系列的举措下来,海南航空也背负上巨大的债务。

2018年7月,联合创始人王健在法国普罗旺斯意外身亡,海航的主要缔造者只剩下陈峰,此时海航的流动性紧张已到了无法遮掩的地步。

好在海航家大业大,原本不断“买买买”的海航可以通过“卖卖卖”自救。在2019年,海航就出售了大概3000亿资产。

在那个充满传奇的年代里,海南有说不完的故事可回忆。生于海南的腾讯马化腾、在海南发迹的农夫山泉钟睒睒、折戟在海南的吉利李书福和新希望刘永好,都已经成为今日中国民营经济的领袖。

从冼笃信到景柱再到陈峰,从腾龙到海马再到海航,首富们的财富故事也是年轻的海南成长的缩影。

每当北方冷风袭来、雪花飘起的时候,内地的人们,如南徙的候鸟,络绎于途,前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南。这个时候,人们并不会去想,1990年代海南地产泡沫的几乎全军皆墨的悲剧。

白驹过隙,莫不如是。如今,海南大潮再起,那些渐渐消散的风云故事正在迎来勇者无惧的新一代。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发表评论